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律師染疫後記不住車牌 研究:新冠長期症狀可達15個月

華郵:川普想在喬州秀實力卻被打臉 布希王朝結束

烏克蘭危機報#01:莫斯科周一凌晨2點30分的談判來電

儘管不如情報警告一般在北京冬奧閉幕前全軍開打,對歐洲造成空前壓力的烏克蘭危機仍持續升溫。(美聯社)
儘管不如情報警告一般在北京冬奧閉幕前全軍開打,對歐洲造成空前壓力的烏克蘭危機仍持續升溫。(美聯社)

「馬克宏21日凌晨急電克里姆林宮,初步協調了拜登與普亭的美俄元首真人高峰會...」儘管不如情報警告一般在北京冬奧閉幕前全軍開打,對歐洲造成空前壓力的烏克蘭危機仍持續升溫。20日,白俄羅斯國防部宣布「軍演周日結束的3萬俄軍」不會撤退;頓巴斯的親俄分離政府,周末也同時發動「強制徵兵」的總動員令,不僅成年男性,甚至15歲少年都被強抓充軍;此前莫斯科曾片面宣布撤收的邊境部隊,也仍持續朝烏克蘭方向日夜集結,總兵力接近20萬大軍——根據美國情報單位向媒體流出的說法:所有的證據都指向「普亭已經下令開戰」。

但在烏克蘭局勢看似不可收拾之際,法國總統馬克宏20日卻全力一搏地發起了連續24小時的「電話穿梭外交」。他先是在周日上午親電俄國總統普亭,接著再打給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隨後傍晚再和美國總統拜登華府連線,並等待拜登結束長達4個小時的國安緊急會議後,再於莫斯科時間21日凌晨2點30分撥通了克里姆林宮的電話,試圖與睡不著的普亭進行「逆轉談判」。

馬克宏與普亭的「凌晨密談」一直持續到莫斯科時間周一清晨3點30分才結束。會後,法國總統府也代表美俄雙方發出緊急通報,強調「普亭與拜登...都已『原則同意』盡快舉行真人見面的『美俄元首高峰會』」,但白宮同意見面的絕對前提,則是:俄國絕對不能攻擊烏克蘭。

馬克宏與普亭的「凌晨密談」一直持續到莫斯科時間周一清晨3點30分才結束。會後,法...
馬克宏與普亭的「凌晨密談」一直持續到莫斯科時間周一清晨3點30分才結束。會後,法國總統府也代表美俄雙方發出緊急通報,強調「普亭與拜登...都已『原則同意』盡快舉行真人見面的『美俄元首高峰會』」,但白宮同意見面的絕對前提,則是:俄國絕對不能攻擊烏克蘭。(歐新社)

截至2月21日清晨,烏克蘭邊境的軍事動態...?

烏克蘭危機的衝突等級,從2月18日開始直線升級。截至21日為止,風險熱點主要分為三大項——

(1)俄國持續朝烏克蘭邊境增兵,總兵力規模估計已達到19~20萬人;

(2)頓巴斯前線的衝突倍增,以及親俄分離主義政府的「充軍總動員」。

(3)原本預定20日落幕的俄軍-白俄羅斯軍「同盟決心」聯合軍演,周日宣布無限期延長、俄軍不會從白俄撤兵;

在增兵方面,俄國往烏俄邊境集結的部隊,目前仍持續以鐵公路的運輸不斷西進。儘管少量部隊從西線軍演區撤離,但從各方衛星空拍畫面與民間前線的社群通報來看,俄軍都沒有大規模撤收的趨勢;相對的,無論是頓巴斯邊境東境、還是白俄羅斯臨烏克蘭北部邊境,俄軍的戰鬥部隊都有「持續朝烏克蘭本土20公里距離線推進」的不安跡象。

根據美國政府向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也是向烏克蘭頓巴斯前線,派出停火國際監督觀察團的國際平台)所提出的情資報告,俄國在烏克蘭邊境集結的部隊——包括親俄分離武裝在內——即將超過20萬大軍。

原本預定20日落幕的俄軍-白俄羅斯軍「同盟決心」聯合軍演,周日宣布無限期延長、俄...
原本預定20日落幕的俄軍-白俄羅斯軍「同盟決心」聯合軍演,周日宣布無限期延長、俄軍不會從白俄撤兵。圖為俄國與白俄羅斯軍演。(Getty Images)

根據美國政府向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所提出的情資報告,俄國在烏克蘭邊境集結的部隊——...
根據美國政府向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所提出的情資報告,俄國在烏克蘭邊境集結的部隊——包括親俄分離武裝在內——即將超過20萬大軍。圖為俄國與白俄羅斯軍演。(美聯社)

在頓巴斯前線的衝突,則從2月17日清晨的盧干斯克砲擊開始急遽轉惡。盧干斯克與頓內次克的親俄分離主義政府,從18日起,突然以「烏克蘭政府軍即將發動總攻擊」為名,下令全區70萬名平民婦孺必須緊急疏散至俄國本土。

同時,盧干斯克與頓內次克分離政府,也於19日開始下達「徵兵令」,強制性地要求所有成年男性必須接收徵召,逃避或推遲入伍者將遭刑事重懲——前線通報中,甚至連15歲的未成年男性,只要身高夠高、體格發育夠好,就會被不分青紅皂白地強行抓走「充軍」。

親俄分離主義的「平民撤離」雖然大張旗鼓,但每日的人流運量卻不到千人——主要原因是前線居民根本不相信莫名其妙的「烏軍侵攻說」,絕大多數民眾無論立場都不願撤離——根據俄國獨立媒體「梅杜莎」的採訪說法,分離主義政府會用金錢、糧票與暴力恐嚇手法「強迫平民搭上疏散專車」,但這些人被送進俄國後,住所、食糧、藥物、供暖...等基本維生需求卻幾乎無人聞問,因此引發極為強烈的地方民怨。

盧干斯克與頓內次克兩個親俄政府皆表示:在2月17日的清晨砲擊後,烏克蘭政府軍不斷陰謀「恐怖攻擊」。但親俄領導人所發表的「軍民總動員命令影片」,卻被發現是在2月16日就已預錄上傳、也就是17日盧干斯克砲擊發生之前。

再加上當前的頓巴斯狀況,幾乎一比一地吻合美國總統拜登、國務卿布林肯此前一周不斷向媒體透露的「俄軍自導自演SOP」——親俄部隊先捏造邊境衝突,製造平民人道危機,俄國趁勢出動「維和部隊」,維和部隊發現不明萬人塚證明烏克蘭發動大屠殺,最後俄軍取得開戰殲滅烏軍的大義名分——因此國際輿論大多以此判斷:俄軍已經準備「全面開戰」。

當前的頓巴斯狀況,幾乎一比一地吻合美國總統拜登、國務卿布林肯此前一周不斷向媒體透...
當前的頓巴斯狀況,幾乎一比一地吻合美國總統拜登、國務卿布林肯此前一周不斷向媒體透露的「俄軍自導自演SOP」——親俄部隊先捏造邊境衝突,製造平民人道危機,俄國趁勢出動「維和部隊」。圖為19日頓內次克區域發生的炮擊。(Getty Images)

根據美國政府——特別是總統拜登的親口說法——俄軍對烏克蘭的侵攻命令,應已由克里姆林宮直接下達,從中的首要目標即是首都基輔(參見:從白俄邊境直攻烏克蘭國都,除了可以繞過烏東防禦最堅強的重兵防線,也能最大程度地逼垮烏克蘭的反抗意志,是俄軍最可能速戰速決的決勝路線)。但要直取基輔,除了空降突襲以外,最主要的箭頭部隊即是集結在白俄羅斯邊境上的3萬俄軍。

20日,白俄羅斯國防部公開表示:由於「頓巴斯地區的戰雲密佈」,俄國總統普亭與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已達成了「無限期延長軍演」的共同決定。原本周日就要落幕的同盟決心軍演,將自此無限期延展,俄國大軍沒有撤離白俄羅斯的戰略時間表,是否有更進一步行動?則端看「烏克蘭的反應」。

俄軍不撤白俄的決定,雖然不讓國際社會感到意外,但卻也明示著烏克蘭危機的「持續升級」。由於在白俄羅斯拖鞋革命中盡失民心,過往屢以普亭為野心假想敵的盧卡申科,在過去幾個星期來也積極以「莫斯科鷹爪」自居,除了主動表態願意接受俄國核武重新佈署在白俄境內,盧卡申科也積極承諾白俄軍隊將配合「俄國差遣」,並期待以此交換莫斯科的30億美金經濟援助,好穩定白俄羅斯因鎮壓民主示威而遭國際封鎖制裁的國內壓力。

但就在戰爭信號亮起紅色警戒的同時,主導歐陸穿梭外交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卻在短短24小時內穿梭爭取到了「重大外交空間」。

但就在戰爭信號亮起紅色警戒的同時,主導歐陸穿梭外交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卻在短短24...
但就在戰爭信號亮起紅色警戒的同時,主導歐陸穿梭外交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卻在短短24小時內穿梭爭取到了「重大外交空間」。(美聯社)

馬克宏的24小時:代表美國穿針引線,兩度致電克里姆林宮

在俄國軍事壓力升級之際,歐美各國則集結在德國舉行「慕尼黑安全會議」。會談過程的亮點,除了北約各國「展現團結」氣勢之外,主要以中國外長王毅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演說發言最為關鍵——在王毅方面,中國政府雖然強調同情俄國的安全顧慮,並批評北約與美國的冷戰霸權思維,但中國政府卻令人意外地表示「烏克蘭的國家主權同樣不得侵犯」,此舉被認為是北京當局不願支持烏俄開戰的戰略表態。

儘管烏克蘭的局勢,長期而言可能會讓北京對台灣的文攻武嚇更為有利。但中短期暴增的國際能源價格與經濟動盪,卻可能給即將尋求無限期連任的習近平政府帶來極大的內部壓力。同時,在西太平洋的戰略動向上,美國也可能會為了控制局面,反而加倍強硬地應對中國問題。因此在烏克蘭問題上,北京的對外態度也顯得很是保守、並不樂見於劇烈衝擊。

至於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在周六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他反而將軍抽車式地以慷慨激昂的發言,要求北約與歐盟「正面對烏克蘭問題表態」——澤倫斯基表示,烏克蘭已成為西方「戰略模糊」的犧牲品,假若美國與北約真的擔心俄國入侵,那麼西方各國應該「立即公佈」對俄的全面制裁計劃?北約也應該把話說明,烏克蘭究竟什麼時候、滿足什麼條件才能加入北約的軍事同盟?

澤倫斯基表示:烏克蘭人能接受失望,但無法接受敷衍。他可以理解西方各國對於俄國強霸的投鼠忌器,

「但也請諸君千萬要明白:烏克蘭沒有在歐洲與俄羅斯之間『充當緩衝肉墊』一輩子的義務。」

澤倫斯基表示:烏克蘭人能接受失望,但無法接受敷衍。他可以理解西方各國對於俄國強霸...
澤倫斯基表示:烏克蘭人能接受失望,但無法接受敷衍。他可以理解西方各國對於俄國強霸的投鼠忌器,「但也請諸君千萬要明白:烏克蘭沒有在歐洲與俄羅斯之間『充當緩衝肉墊』一輩子的義務。」(美聯社)

澤倫斯基發言後,也於稍晚時間要求各大國際平台與合組組織,盡快協調「烏克蘭-俄羅斯的直接對話」。烏克蘭總統呼籲頓巴斯前線應該「即刻停火」,並公開表示自己隨時都願意與普亭見面,真人了解俄國究竟想要達成怎樣的戰略目的——只不過,克里姆林宮一直不願回應澤倫斯基的會面喊話,並再三強調:「俄國在意的是北約進逼,沒有打算入侵烏克蘭。」

接著到了周日,就是法國總統馬克宏的「穿梭外交時間」。

2月20日上午,剛才透過法國外交部下達「烏克蘭撤僑令」的馬克宏總統,先是撥通了給普亭的克里姆林宮電話。在一個多小時的發言裡,馬克宏主動向普亭提出「歐洲戰略新秩序的談判倡議」,強調如果俄國放棄當前對烏侵攻計劃,自己願意擔任美俄調停人,安排俄國總統與北約的直接談判。

對於馬克宏的倡議,普亭雖然不置可否但也未正面排斥。通話結束後,馬克宏則馬上致電給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表明法國願意從中協調,並希望在最短時間內中介起「基輔與莫斯科」的直接停火談判。

艾麗榭宮表示:普亭在稍晚的第二次通電裡,同意在OSCE的居中斡旋下,從周一開始與烏克蘭政府交涉「頓巴斯停火」的緩衝事宜。如果一切順利,雙方將各自在前線方圓500公里內設置武裝緩衝區——儘管此一目的成功率很低,但能烏克蘭直接與俄國對話降溫,卻已是當前所剩不多的外交選項之一。

至於「美俄元首的直接見面」,馬克宏則在20日傍晚找到了拜登——但兩人通電的前後,拜登正好就烏克蘭問題,於白宮召集長達4個多小時的緊急國家安全會議。會後,拜登臨時取消了達拉瓦州的周一私人行程坐鎮白宮,但美國政府卻也同時給馬克宏「綠燈回應」。

2月20日上午,剛才透過法國外交部下達「烏克蘭撤僑令」的馬克宏總統,先是撥通了給...
2月20日上午,剛才透過法國外交部下達「烏克蘭撤僑令」的馬克宏總統,先是撥通了給普亭的克里姆林宮電話。在一個多小時的發言裡,馬克宏主動向普亭提出「歐洲戰略新秩序的談判倡議」,強調如果俄國放棄當前對烏侵攻計劃,自己願意擔任美俄調停人,安排俄國總統與北約的直接談判。(Getty Images)

在取得拜登同意「真人會普亭」的初步意願後,一秒不得閒的馬克宏也在巴黎時間21日清晨0時30分——莫斯科時間周一2點30分——撥通了克里姆林宮的普亭電話。雙方極為罕見地在「熬夜狀態」下討論了1個多小時。

直到巴黎時間2點30分左右,瘋狂加班的法國總統府才緊急發出了全球公告,強調馬克宏的火線外交終於得到了關鍵突破:

「美國總統拜登與俄國總統普亭,都同意就當前危機『真人見面會談』。」

巴黎公佈外交突破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隨後補充發言:美俄元首高峰會,將以「俄國不入侵烏克蘭」為雙方互動的先決條件,普亭與拜登後續會面的時間、場合、談判內容與時機,將由俄國外長拉夫羅夫與布林肯本周四(24日)的會談安排——但如果在約定時間之前俄國發動攻擊,或任何嚴重挑釁的軍事行動,「美國必將直接退出此一談判。」

然而相關的會面說法,主要都由法國與美國直接說明,俄國——特別是普亭本人——如何解讀馬克宏的穿梭外交,熬夜的克里姆林宮直到21日早上都沒有即時說明。事實上,普亭周末才要求22日召開聯邦委員會的緊急會議。儘管在官方說法中,強調這一會議是要討論俄國老兵年金的政策問題,但在最嚴重的設定裡,普亭也可以透過此一機會下達「戰時戒嚴令」或承認「頓巴斯-盧干斯克脫離烏克蘭的主權獨立」。

除此之外,在馬克宏的穿梭中,克里姆林宮也對法國外交部的「饒舌多嘴」有所不滿。因為在20日早上的第一通會談裡,普亭據悉曾輕鬆地要馬克宏不要緊張,「國家杜馬要承認烏東分獨立的議案只是鬧鬧,你們不用理它!」但相關對話卻由法國外交部直接外流給媒體、藉此強調普亭並不是真心想要軍事攤牌,只不過此一洩密行為則讓俄國政府頗為惱怒。

在20日早上的第一通會談裡,普亭據悉曾輕鬆地要馬克宏不要緊張,「國家杜馬要承認烏...
在20日早上的第一通會談裡,普亭據悉曾輕鬆地要馬克宏不要緊張,「國家杜馬要承認烏東分獨立的議案只是鬧鬧,你們不用理它!」但相關對話卻由法國外交部直接外流給媒體、藉此強調普亭並不是真心想要軍事攤牌。(美聯社)

烏克蘭 俄國 普亭

上一則

第4劑疫苗今秋開打?FDA審查啟動

下一則

拜登擬修美墨邊牆 擋偷渡兼復育生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