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整點快訊╱德州興起拐杖嘲諷歪風 殘障者揮杖自衛遇害

關閉近3個月後 美國重啟駐基輔大使館

拜登如何加碼支援烏克蘭?美軍82空降師待命出征

俄國12萬大軍壓境而戰雲密布的烏克蘭危機,美國五角大廈24日收到拜登總統的戰略急令,要求8500名「本土美軍」提高戰鬥準備。根據軍系媒體流出的消息,奉命準備開赴烏克蘭邊境的越洋前鋒,應該是正駐軍在北卡羅萊納州布拉格堡基地的美國陸軍82空降師。圖為示意圖美軍。(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俄國12萬大軍壓境而戰雲密布的烏克蘭危機,美國五角大廈24日收到拜登總統的戰略急令,要求8500名「本土美軍」提高戰鬥準備。根據軍系媒體流出的消息,奉命準備開赴烏克蘭邊境的越洋前鋒,應該是正駐軍在北卡羅萊納州布拉格堡基地的美國陸軍82空降師。圖為示意圖美軍。(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西方『準撤僑』的警告指示,讓烏克蘭中央政府很不爽。」因俄國12萬大軍壓境而戰雲密布的烏克蘭危機,進入相當戲劇化的肅殺24小時。在美國國務院周日深夜宣布撤出駐烏大使館眷屬與非必要員工,並建議所有旅烏美國人「第一時間離境」後,周一英國、澳洲與德國外交部也連忙跟進了對烏克蘭的「準撤僑」指示。與此同時,五角大廈24日也收到拜登總統的戰略急令,要求8500名「本土美軍」提高戰鬥準備,隨時要奉北約之令深入東歐的烏克蘭前線——但對於美國方面的肅殺備戰,身為歐洲盟軍兩大巨頭的德國與法國,卻頗不以為然,像是法國總統府就私下透露:「法國並不認為有『俄軍入侵烏克蘭』的迫切風險。」

烏克蘭危機的局勢演變,24日輪到「美國連續動作」。周一下午,美國總統拜登也與歐洲盟軍領袖——包括歐盟主席馮德萊恩、法國總統馬克宏、德國總理蕭茲、英國首相強生、波蘭總統杜達...等人——針對烏俄危機展開長達90分鐘的視訊密談。會後,拜登相當滿意地表示「西方陣營非常團結」,接著就由五角大廈公告美軍的應變策略。

五角大廈24日表示,有鑒於烏克蘭危機持續升溫,美方已決定提前啟動,要求8500名「本土美軍」進入備戰待命,只要北約一下達快速應變部隊的動員令,這8500兵力的部隊就能在第一時間空降進入東歐前線。

雖然五角大廈並沒有公開收到戰備指示的是哪些部隊,但根據軍系媒體流出的消息,奉命準備開赴烏克蘭邊境的越洋前鋒,應該是正駐軍在北卡羅萊納州布拉格堡基地的美國陸軍82空降師。

圖為俄羅斯的Tu-95戰略轟炸機。(美聯社)
圖為俄羅斯的Tu-95戰略轟炸機。(美聯社)

圖為美軍82空降師部隊。(美聯社)
圖為美軍82空降師部隊。(美聯社)

美國國防部特別強調,這批奉命進入出發準備狀態的美軍部隊「目前還不在歐洲」。而部隊之所以還沒有直接出動,則是依當前的戰略局勢判斷,

「假若盟軍確認要啟動『北約快速反應部隊』(NATO Response Force)的動員機制...作為區外部隊的這8500名美軍,才會增援進入歐洲大陸。」

五角大廈之所以透露「8500兵力」、「部隊還不在歐洲」、「要等北約共同啟動動員」的一系列資訊,都是意有所指的外交施壓。因為白宮與軍方此前所透露給「紐約時報」等主流媒體的消息,此前都是判斷「拜登可能馬上派出5000美軍直奔東歐或波羅的海三國」——但本回實際傳令的部隊規模雖然更大,本土待命的指示卻離原本預期的「直接出動」還有一段時間差,因此全案才會被外交輿論判斷為:

「美國正在放緩『軍事對立』的衝擊強度,一方面要避免俄國受到進一步刺激,二方面也要給歐洲盟邦跟進立場的政治時間。」

事實上,常駐於布拉格堡基地的82空降師,本來就是美國用於全球戰略應變的彈性部隊。而目前除了可能擔當戰略箭頭率先出動的82空降師第1旅級戰鬥隊,其上級單位「美國陸軍第18空降軍」麾下的——101空降師、第3步兵師、第10三第師...等同僚單位——也都隨時能在48小時內空降東歐前線戰術就位。

鑑此,白宮與五角大廈24日故意強調部隊還在本土的「公告傳令」,才被認為是意有所指的降緩威脅暗示。

圖為北約盟軍操演。(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圖為北約盟軍操演。(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美國之所以要「輕踩煞車」的主要原因。除了北約成員之間仍有「立場分歧」的不團結因素外,來自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不滿牢騷」,則可能是另一個政治顧慮。

美國撤僑 烏克蘭總統不滿

澤倫斯基政府對於美國的抱怨,主要是美國國務院1月23日深夜發出的「撤僑指示」(命令外館眷屬即刻離境,非必要職員盡可能撤離;官方建議美國公民不要前往烏克蘭,旅烏美國人則也應「趁機場還運作,戰爭還沒開打之前」於第一時間盡快離開烏克蘭)。在其之後,英國、澳洲與德國,也都跟進美國發出了類似的「準撤僑令」。

就美國的角度解釋,針對烏克蘭的撤僑指示只是客觀判斷的未雨綢繆,畢竟在阿富汗淪陷的喀布爾危機之後,美國已無法承擔「第三次西貢淪陷」羞辱災難;但對烏克蘭政府來講,美國公開啟動逐步撤僑,即是高調暗示對烏克蘭的沒有信心,這對於國難當前的民心士氣也是相當負面的打擊。

例如美國Buzzfeed News目前派駐在烏克蘭的資深戰地記者米勒(Christopher Miller),就引述一名澤倫斯基親信的不具名說法:

「華府一直和烏克蘭人民主傳教,一直說:美國會站在烏克蘭這邊、我們會支持烏克蘭加入西方陣營的意志、我們會與你們站在同一陣線抵抗俄羅斯的侵略...現在俄國真的來門口鬧事了,結果喊最大聲的美國人們,卻是第一個拔營逃跑的外館國家?」

1月21日,美國高級飛行員在多佛空軍基地收拾彈藥、武器和其他設備,準備送往烏克蘭...
1月21日,美國高級飛行員在多佛空軍基地收拾彈藥、武器和其他設備,準備送往烏克蘭。(Getty Images)

烏克蘭政府的牢騷與不滿,不僅只由駐烏記者帶話傳開。此前一直向世界高調求援的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24日更是一反常態地對全國提出「冷靜喊話」。澤倫斯基表示,雖然當前國內外都有大量戰爭的謠言與風聲,但已在烏克蘭邊境派出12萬重兵的俄國軍隊目前並沒有更進一步的威脅動態,前線的情報風聲沒有太多變化,「一切動態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烏克蘭人沒有理由自亂陣腳!」

與之前的愛國動員不太一樣,澤倫斯基在周一的演說中,不斷強調「邊境局勢平穩沒有惡化」,烏克蘭政府與西方盟國的外交與軍事溝通也非常密切,

「烏克蘭的國軍有信心守護我們的國家,但我們也需要人民自己來保護自己——首先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請國民們保持冷靜,沒必要散播失敗主義、因風吹草動就鬼叫著『輸定了!打不贏!』——只要烏克蘭人能團結,對於衛國之戰有決心準備,我們就有信心扛下各種侵略。」

事實上,西方盟國雖然開始針對外館文職人員、僑民發出撤離建議,但以美軍為首的軍事支援並沒有因此減少。除了美軍、英軍與波羅的海三國持續向烏克蘭提供軍火運補之外,英軍周末也加強了在波羅的海的駐軍兵力,美國以「綠扁帽特種部隊」為主的百餘名精銳戰士與指導教官,也都仍持續隨烏克蘭軍隊行動訓練。

除此之外,美國海軍陸戰隊目前也開始調派兵力,陸續進入基輔美國大使館「擴大防守」,但目前尚不清楚美軍陸戰隊的入烏規模,也不確定這批部隊的任務究竟是要協防外館周邊、還是為了緊急全撤的預先準備。

圖為1月24日,俄羅斯軍準備前往白俄羅斯參加聯合軍事演習。(美聯社)
圖為1月24日,俄羅斯軍準備前往白俄羅斯參加聯合軍事演習。(美聯社)

法德抱怨 為何美英煽動恐慌

但在美國高調動員兵將的同時,北約的西歐盟國——特別是德國與法國——卻都沒有相對應的跟進表態。之中,北約雖然同意要往東歐前線增派戰機與海軍艦隊,但總編制有4萬戰鬥兵力的「北約快速反應部隊」是否需要提前動員?目前卻沒有一個公開的說法與時間表。

巴黎與柏林的猶豫與低調,不僅反映了歐洲對於俄羅斯的投鼠忌器。以法國總統馬克宏為首的西歐盟軍,更不斷開始發出「疑美論」的圈內低語。像是法國大報「世界報」日前就引述了一名愛麗榭宮高級幕僚的私下說法,直言:

「巴黎與柏林都無法理解,華府與倫敦為什麼要一直散播『烏克蘭局勢』的恐慌消息?因為就我們來看,各種情報都不能證明俄軍真會武力入侵。」

法國政府私下透過「世界報」抱怨,美國與英國所收到的前線情報,雖然與德國、法國的盟軍共享,但同樣的情報雙方卻有差異極大的解讀。英美認為俄軍的備戰已經蓄勢待發,但法德這邊卻不認為莫斯科的戰爭機器已真心就位,「我們從衛星看到一樣的戰車、火砲、部隊動員數量...但這些資訊都不足以客觀證明『戰爭正在逼近』。」

巴黎方面認為,華府與倫敦的外交姿態都只是在火上加油,甚至意圖以此「綁架北約與歐州」。在各種局勢升溫的狀態,柏林與巴黎只要對於美國的說法有不同意見,就可能冒著「分裂西方團結」的控訴罪責與戰略風險。

1月24日,拜登與歐洲領導人對話。(路透)
1月24日,拜登與歐洲領導人對話。(路透)

不過馬克宏政府的抱怨,也被法國政壇認為是另一種「計中計」的政治盤算。因為馬克宏即將在今年春天迎來總統連任大選,儘管外交政策對於選戰加分有限,但懷疑者也都認為他是故意要和美國唱反調,以重演當年前總統席哈克「力阻小布希入侵伊拉克」的新戴高樂時刻。

烏國智庫:俄軍根本還沒準備好

與此同時,烏克蘭大報「烏克蘭真理報」本周也刊出了一系列的本地智庫分析。其結論判斷莫斯科對於烏克蘭的野心與威脅雖然是客觀事實,但就當前的兵力布署、動員規模與可知客觀證據來看,

「俄軍並沒有『全面開戰烏克蘭』的實力,也不太可能在2月底之前,以此動態發動『全軍突襲』。」

報導的分析認為,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雖然布下了三方重兵,但12萬人的部隊規模「並沒有比2021年春季危機更多」。假若俄軍的目的是要消滅烏克蘭所有武力並推翻當前政府,「10萬大軍根本不夠用...光是攻城與占領,俄軍就沒有速戰速決的能量與必勝把握。」

此外,俄軍雖然在西部地區調集血庫、並從後方召來大批用於前線占領的憲兵團,但就前線確認的情報來看,「俄國尚沒有作出足以應付全面開戰的『大規模戰時醫療總動員』。」這一方面可能是俄國COVID-19疫情還是嚴重導致醫療量能吃緊,另一方面也暗示俄國還沒有決心作好開戰的後勤準備。

烏方認為,要判斷俄軍是否即將開戰,後方醫療動員的命令規模、西部地區的油料價格與補給車隊,都是比較客觀且難以閃避的「戰爭預兆」;同時,俄軍的戰鬥兵團都來自於西伯利亞、高加索與中亞駐地,到了烏克蘭前線後還有兵力休整、重新戰訓的「戰備問題」。

光是烏克蘭冬季的特殊地理與氣候環境,就需要好一段時間戰訓準備,更何況要調動十多萬大軍?而此一說法,也應證了俄國其他獨立媒體的調查訪查,針對俄軍部隊「到了烏克蘭前線之後才發現機械裝備妥善率低於50%」的各種埋怨。

報導結論認為,就當前的客觀局勢來看,俄軍沒有發動全面入侵的條件。就算莫斯科真心要開戰,烏克蘭邊境的部隊至少還需要2至3個星期的「大規模調整與動員」,才能滿足發動戰爭的最低後勤基準。

圖為2021年11月,兩架Su-35戰鬥機於俄羅斯上空飛行。(美聯社)
圖為2021年11月,兩架Su-35戰鬥機於俄羅斯上空飛行。(美聯社)

烏克蘭 俄國 五角大廈

上一則

華人專家最新研究:輝瑞補強針至少可擋Omicron4個月

下一則

世衛:6成人恐染Omicron 歐洲疫情可望終結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