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小學教材畫太醜被罵 人教社致歉:將全面整改

聯合國人權高專籲中國 新疆反恐不應專斷行事

「兩位麥可」回家了 加中關係難解凍 走味的感覺一直在

被中方用來交換孟晚舟而獲釋的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中)25日飛回加拿大多倫多國際機場,與妻子(左)、姐姐(右)高興團圓。(路透)
被中方用來交換孟晚舟而獲釋的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中)25日飛回加拿大多倫多國際機場,與妻子(左)、姐姐(右)高興團圓。(路透)

中國「人質外交」下的兩位加拿大受害公民康明凱 (Michael Kovrig) 和史佩弗 (Michael Spavor) ,在華為財務長孟晚舟獲釋、登上返國班機後,立即被中國釋放;事件發展之快,令觀察家震驚。雖然這場令美中和加中關係急凍、看似難解的衝突,終於結束,但對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來說,他的對中政策一直受到質疑,此次事件更是一記警鐘。

孟晚舟獲釋之際,多位中國政策專家原本推測,中國官方以前不時否認扣押「兩位麥可」(Two Michaels)與加拿大拘捕孟晚舟有關,中國會等一等再釋放他們,至少「做做姿態」,不料中國「火速放人」。

2012年至2016年擔任加拿大駐中國大使的趙樸(Guy Saint-Jacques)指出,「北京毫不猶豫的這麼做,顯然承認這正是人質外交。我認為他們向世界傳達的信息是:『小心,要是你敢惹我們,我們就會追捕你的公民。』」

孟晚舟高調返國後,中國官媒「環球時報」援引中方專家的話說,中國釋放加拿大人「化解了中加關係瓶頸」。但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副教授王慧玲(Lynette Ong)表示,加中關係不太可能立即解凍,「走味的感覺」會一直存在。

「展望未來,我認為加中關係不會像1000天前一樣,」王慧玲說:「從根本上說,這是一個不同的起點。我認為中國低估了玩這種人質外交遊戲的成本;它的聲譽受到了極大損害。」

丕優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民調發現,逾七成加拿大人對中國看法「不佳」,創歷史新高,遠高於2018年的45%。

換上一身紅裝的孟晚舟25日自加拿大溫哥華飛回中國深圳,機場飛表談話,感謝政府。(...
換上一身紅裝的孟晚舟25日自加拿大溫哥華飛回中國深圳,機場飛表談話,感謝政府。(美聯社)

杜魯多甫於20日提前舉行大選並再次贏得少數政府政權。他2015年首次上任後,曾致力加強與中國的經濟聯繫,但「兩位麥可」被中國拘留後,杜魯多即不斷面臨對北京採取更強硬立場的壓力。

杜魯多直言中國「任意」拘留兩位麥可,拒絕包括前外長在內的部分加拿大政界名人呼籲以釋放孟晚舟換回兩位麥可,稱這麼做會危及全球加拿大人。他仰仗美國等盟友向中國施壓,要求釋放兩位麥可;今年他還號召數十國簽署聲明,反對「在國與國關係中任意拘留」,但未明確提及中國。

今年2月,加拿大國會通過動議案,宣布中國正對新疆維吾爾族人進行種族滅絕,但杜魯多和他的內閣在這項不具約束力的動議中,投下了棄權票;當其他多個盟國基於國家安全考量禁止華為進入5G網絡,渥太華始終表示,他們仍在進行安全審查。

批評者指責杜魯多與中國打交道的作法軟弱天真,但杜魯多在9月聯邦大選辯論中,談及他處理加中關係的方式時,曾向對手保守黨黨魁奧圖爾(Erin O'Toole)說:「你不能就只是朝太平洋對面丟蕃茄。」

分析人士表示,杜魯多可能擔心激起北京進一步報復,在兩名麥可被捕期間延後對華為的決定;但北京火速釋放兩人一事,顯示逃避這些問題其實是站不住腳的。

「我們需要有一貫的對華政策,」王慧玲表示,「自由黨現在的政策基本上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在許多重要問題上一直保持沉默或不願採取堅定立場。其中大都是因為兩個麥可的結局不明。」

杜魯多25日被問到兩名麥可獲釋對加中關係的意涵時表示,未來幾周將有時間進行「反思和分析」。

在杜魯多2016年8月訪問中國時擔任駐中國大使的趙樸表示,「儘管我一直試圖告訴渥太華,但他(杜魯多)顯然沒有及時了解中國的發展,也沒有了解我所謂的『陰暗面』。他們是一群惡棍,正將中國帶往危險的方向,我們也將為此付出代價。」趙樸說:「當兩個麥可被捕時,他總算了解了。」

中國 杜魯多 加拿大

上一則

6.25萬難民限額?布林肯稱5月有新指示

下一則

全美520萬12-18歲學生曾遭霸凌 校園仇恨言論增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