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議長歐德思市情咨文 籲增健保、心理健康投資

紐約布魯克林華社 培訓班防仇恨攻擊

新世紀合成鴉片戰爭?美國全球通緝的武漢「毒梟藥王」

左為資料照片,美國藥物濫用的醫護救援。右為被全球通緝的武漢商人葉全發(Chuen Fat Yip)。(美聯社)
左為資料照片,美國藥物濫用的醫護救援。右為被全球通緝的武漢商人葉全發(Chuen Fat Yip)。(美聯社)

武漢城裡有一個被美國下令全球通緝的『毒梟藥商』 ?」拜登總統15日晚間簽署了一系列的行政命令,就「芬太尼毒梟」的犯罪問題,下令財政部與國務院聯手制裁四家中國企業,並對一名武漢商人葉全發(Chuen Fat Yip)發出了500萬美金懸賞的「全球通緝令」。拜登政府表示,葉全發是目前全世界已知最大「芬太尼系毒品」的生產龍頭,以武漢為中心的全球成癮假藥網路,不僅是助長墨西哥、巴西毒梟集團「產品轉型」的幕後推手,在疫情期間美國飆升28%、年度死亡總數超過10萬人的藥物成癮致死問題,也都與這些「東方藥王」直接相關。

美國15日公布的一系列制裁公告,主要是依據拜登總統直接簽署的幾則總統行政命令,其授權聯邦財政部能進一步擴大「毒品與濫用藥物的制裁範圍」,從傳統上針對運輸、銷售、分配...等中下游結構的毒梟目標,進一步擴張到上游那些「明知產品被濫用卻以此獲利」的關鍵原料生產者。

上游化工廠 供應芬太尼「合成原料」

其中,被特別點名打擊的4家中國企業,大多是供應全球毒梟「芬太尼合成原料」的上游化工藥廠,他們分別是:武漢遠成共創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迅精化學有限公司、河北環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及河北艾豚商貿有限公司。

此外,一名68歲的中國公民、同時也被認為是武漢遠成集團的幕後控指者——葉全發——更被司法部指控為「全球第一大的芬太尼類毒品製造商」,並控制著中國與香港送貨全球的運毒網路,而遭到聯邦政府懸賞500萬美金「全球通緝」。

資料圖片,緬甸邊境抓到的非法合成鴉片原料走私。(美聯社)
資料圖片,緬甸邊境抓到的非法合成鴉片原料走私。(美聯社)

圖為毒梟古茲曼之子大亂墨西哥的破壞照片。(路透)
圖為毒梟古茲曼之子大亂墨西哥的破壞照片。(路透)

葉全發 曾頻繁進出美「推廣產品」

司法部表示,現年68歲的葉全發,在被聯邦緝毒局(DEA)盯上之前,曾頻繁進出美國「推廣產品」。但他的營利主力,其實是以「生產成癮性假藥原料」為主,過去以大量輸入高劑量的芬太尼類鴉片止痛藥,在2019年中國政府應美國壓力開始管制芬太尼後,葉全發等「成癮藥商」則轉向生產中國政府故意不管制的芬太尼前體原料,並配合網路犯罪直銷與指導跨國毒梟下游的加工合成,繼續於這場「新世紀鴉片戰爭」中大發利市。

葉全發的製毒足跡,在2018年被美國司法部控罪起訴後,雖然一度轉趨低調,但以武漢與香港為主的輸出經營網卻愈做愈大。為了避免犯罪金流被美方追蹤,更把大量交易轉入虛擬貨幣。但根據美國財政部與國務院的說法,葉全發與其家族的「製毒網路」恐怕已是同領域犯罪者的全球第一人。

「我們認為被通緝的葉全發,目前仍活躍在他居住的武漢市區。」

在記者會上,美方官員就直接說出葉全發的藏匿下落,並再次強調「此人已被美國全球通緝,懸賞500萬美金」。不過此舉也被外界解讀為美方對是故意表達對「中國政府包庇類鴉片藥物濫用毒販」的不滿。

因為早在2018年的川普總統任內,美國政府就已針對另一組「中國芬太尼毒王」 ——以山東為大本營的鄭光華(65歲)、鄭福景(38歲)父子領導的「鄭氏販毒集團」(Zheng DTO)——下達毒梟通緝令。但對此,中國政府一方面以「美中兩國沒有引渡協議」而不予理會,另一方面則對這些以中國為基地的新世代製毒外銷廠商持續消極默許。

圖為武漢街頭。(Getty Images)
圖為武漢街頭。(Getty Images)

圖為武漢街頭。(Getty Images)
圖為武漢街頭。(Getty Images)

事實上,作為「合成鴉片類」的芬太尼,雖然在一定安全劑量下是合法的止痛藥物。但在當前的全球新型毒品犯罪中,芬太尼往往會以危險高劑量的成癮方式,成為海洛因的便宜強效替代品。特別是在過去10多年間,因幾間美國大型藥廠故意推廣「類鴨片止痛藥物」的非處方使用,讓底層社會遭遇了一年比一年嚴重的止痛藥成癮問題——一內一外的不義結合,最後也讓「類鴉片濫用」成為美國街頭的新世代毒品問題。

高濃度假藥 成為美國鴉片濫用主力

一開始,美國的鴉片濫用主要是大型藥廠鑽漏洞的不道德問題,但之後各種地下製造的「高濃度假藥」卻開始成為濫用主力。各級犯罪集團開始透過網購、民間合成DIY來自行滿足成癮需求,接著連本以古柯鹼為營利大宗的跨國毒梟,都開始分流投資非法芬太尼。

像是被捕的墨西哥毒王「矮子古茲曼」的兒子——「老鼠」奧維迪奧(Ovidio Guzmán López)——就是墨西哥毒梟插手芬太尼的經典代表。他們從鄭氏集團、葉氏集團等「中國藥王」手中取得大量的製藥原料與顧問技術,接著在配合上游供貨的銷售,以假藥、網路售藥、或混入一般通路地下販售...等方式,以極低的成本餵養著大輛成癮者的藥物需求。等到一般人因芬太尼成癮後,美國在地毒梟集團則會再有意無意地混入古柯鹼、或其他更高成癮性的毒品,用「以藥養藥」的方式,讓意外成癮者一步一步地墜入成本更高、傷害更致命的毒品深淵。

網路上購藥 「疫」外掉進鴉片陷阱

相關的類鴉片藥物成癮問題,在疫情期間也有加倍惡化的趨勢,這可能是因為大疫年間的封城與醫療管制,讓許多人只能透過網路購藥或延誤治療而更容易接觸「鴉片陷阱」。

美國一年間就有超過10萬人因「藥物濫用」而死。(注射示意圖/路透)
美國一年間就有超過10萬人因「藥物濫用」而死。(注射示意圖/路透)

以2020年4月到2021年4月的數據為例,美國一年間就有超過10萬人因「藥物濫用」而死。此一數字不僅比起前年度同其成長了28%;其中超過60%以上的死者,也都與「芬太尼等類鴉片藥物」的成癮使用有關——正也因此,一年比一年嚴重的藥物成癮危機,才會讓拜登政府大舉動作,試圖逆轉這場死傷愈發慘烈的「新世紀鴉片戰爭」。

毒品 武漢 通緝

上一則

世界OnAir/首摘AIA桂冠華人女建築師 張淑征迢遙成功路

下一則

蜘蛛人橫掃全球 疫後首部票房破10億元大關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