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俄國專家:Omicron傳開 可能使疫情結束

密州校園槍手父母底特律落網 送槍還忽視警訊

第2次史普尼克危機?密利證實「中國極音速飛彈試射」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習近平啟動的『新世紀核武競賽』已全面開始!」美中新冷戰的激烈角力越演越烈,27日美國最高將領——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Mark Milley)——首度親口證實了英國《金融時報》10月中旬的獨家報導,確認中國解放軍在今年7月兩度試射「超越美國情報想像」的極音速飛彈。

作為第一名認證飛彈報導的美國戰略高官,密利將軍不僅坦承解放軍的現代化遠比預期更具威脅,甚至以1957年蘇聯成功發射人類史上第一顆人造衛星「史普尼克一號」(Sputnik I)而引爆美蘇太空競賽的「史普尼克危機」為例,強調中國開發中的先進兵器,恐將觸發「新世紀史普尼克危機」的深遠衝擊。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 一洲焦點

極音速武器 最早源於美蘇冷戰

密利將軍。(美聯社)
密利將軍。(美聯社)

所謂的「極音速武器」(Hypersonic Weapon),其實最早是源於1950年代的美蘇冷戰,在當年互相保證毀滅的核武戰略下,蘇聯紅軍為了壓制美國的洲際戰略導彈技術並突破北美的飛彈預警與防禦系統,因此才提出極音速兵器的開發概念,希望發展出一種「無法被有效偵測與攔截」的戰略導彈,以確保自己在核武末日的戰略優勢。

然而由於當年科技的限制與成本考量,蘇聯主打的極音速武器,並沒有成為可造成明顯威脅的軍事現實。因此隨著鐵幕的瓦解與冷戰的結束,極音速武器的開發才逐漸被各國冷藏擱置——一直到過去5年間,因東西對抗的國際局勢重現,由俄羅斯帶頭、中國緊追在後的極音速武器研發競賽,這才重新成為國際新聞的「緊張頭條」。

密利將軍與《金融時報》報導的「中國極音速武器」,指的是今年夏天中國「兩度試射」的新型飛彈——根據《金融時報》與美方後續確認的交叉說法,這套也被稱作「局部軌道轟炸系統」(FOBS)的極音速兵器,是由中國太空計劃所使用的「長征五號火箭」,搭載一部可裝載核武彈頭的「極音速滑翔載具」(HGV)。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在FOBS出現之前,國際強權的核武打擊系統多以「洲際戰略彈道飛彈」(ICBM)作為主力,裝載核彈頭的洲際飛彈一路升到大氣層,然後再算準目標直衝墜下。但這樣的傳統打擊必須依照彈道規律,飛彈升空燃料用盡後,再重返大氣層的打擊階段就不能大幅調整方向與瞄準目標,因此是可被各種先進飛彈防禦系統偵測與攔截。

中國藉長征五號 提升核武打擊

但極音速武器——以目前中國所持有的這套「局部軌道轟炸系統」為例——卻能大幅提升核武打擊的機動彈性。根據《金融時報》的內線說法,中國的極音速武器是藉由長征五號火箭打到太空,然後脫離的「極音速滑翔載具」再迅速切回大氣層,像打水漂一樣地以5倍音速以上的極高速度朝目標「長途滑進」。

與燃料用盡後無法調整方向,且彈道軌跡容易被預警雷達與反飛彈系統攔截不同,回到大氣層中的「極音速滑翔載具」仍可調整方向高速機動,在預想狀態下甚至可能故意「繞過」雷達偵測區,以難以預警與攔截的方向角度,突襲轟炸敵國的戰略大後方——鑑此,此一武器的存在,在強權的核武震懾戰略裡,才有極為致命且無可抵禦的主動優勢。

圖為洛克希德馬丁開發的Hypersonic Missile AGM-183A。(...
圖為洛克希德馬丁開發的Hypersonic Missile AGM-183A。(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自從俄羅斯於2018年公開了一系列新型極音速武器之後,近3年來中國解放軍也屢屢暗示跟上的進度「超前預期」,但真正讓美國軍情單位極感震驚的,仍是今年夏天的兩次成功試射——《金融時報》報導,解放軍的兩次試射,分別是在2021年7月27日與8月13日。其中最引發美方關注的7月27日實驗,最終打擊的落點雖然偏離目標區將近40公里,但此一結果與成功的發射過程卻已讓美軍上下「極為吃驚」。

報導強調,中國成功發射極音速武器的情報,雖然被美方偵搜掌控,但其所引發的「軍情地震」卻帶來極為劇烈的衝擊。這是因為兩次試射的結果,都遠比美國原本想像得更為「精準先進」,但美國一方面沒料到中國在特定軍事科技的發展「已經超前」,二方面也因為美國目前尚沒能發展出同級別的極音速兵器,報導也因此多次強調美軍科研單位對於「中國武器為何能打破物理限制」的極度不可置信。

由於同年稍早,美國軍情衛星才發現解放軍正在中國西部大舉擴建ICBM的發射基地,能搭載核武的極音速滑翔載具,也因此大幅彰顯了中國正在「高速強化核武打擊戰力」。因此作為被針對方的美國,也才在警覺之後把與中國的敵意警訊拉到罕見高點。

北京政府微妙否認 只說是載具

不過面對《金融時報》的警訊獨家,中國政府則採取了微妙的否認姿態,只強調中國試射的不是「某些國家所謂的極音速飛彈」,而是專門用於太空科學研究的「多用途載具」——然而此一說法卻像是「故意否認的承認」,因為本回測試的「極音速滑翔載具」原理,其實就像是狂飆的自爆太空梭一樣。

圖為中國在玉門大舉興建的導彈發射井。美國軍情衛星發現解放軍正在中國西部大舉擴建I...
圖為中國在玉門大舉興建的導彈發射井。美國軍情衛星發現解放軍正在中國西部大舉擴建ICBM的發射基地,能搭載核武的極音速滑翔載具,也因此大幅彰顯了中國正在「高速強化核武打擊戰力」。(美聯社)

中國成功試射極音速武器的消息,在美國各大媒體之間引發了很大的輿論震撼,像是美國總統拜登在接受《CNN》主辦的公民提問直播節目裡,就被民眾提問「美國是否跟得上中國極音速武器威脅?」並以此延伸「美軍是否會協防台灣?」等戰略敏感問題。

但相關議題由於過於敏感,大多只由華府官員「不具名證實」或實問虛答,一直到美軍總長密利上將27日接受《彭博電視台》專訪時,才由這位美軍現役最高將領親口證實「中國極音速武器的威嚇危機」,

「我還不知道我們是否已達到了新一代的『史普尼克時刻』,但我認為八九不離十了。中國試驗的極音速飛彈,真的是非常關鍵的技術進展,美國上下對此也正極為關注。

所謂的「史普尼克時刻」指的是1957年,蘇聯領先美國向太空成功發射了人類史上的第一枚人造衛星——此一消息當年嚴重打擊了美國的軍民士氣,並刺激了美國全力投入太空競賽,並讓後來的總統甘迺迪大舉投入NASA的登月計劃。

雖然「史普尼克時刻」所引發的結果,讓後起直追的美國成為了世界第一的太空強權。但當年的進度落後,讓蘇聯取得競爭優勢(第一顆人造衛星,第一個把人類送上太空回地球),也一度讓同步啟動的美蘇核武對抗大舉升級(火箭與衛星技術直接連動戰略導彈的發展),因此當年的史普尼克衝擊時刻,亦被稱為冷戰中的「史普尼克危機」。

談中,密利將軍親口證實美軍確實掌握了「中國試射極音速武器系統」的證據情報,並稱相關進度讓「美軍非常擔心」,並警告各界應該要重新評估戰略,因為眼前的證據已顯示未來戰爭的樣態,恐要開始劇烈改變。

密利說詞 美軍處於落後中國姿態

美軍的極音速武器試射裝備。(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美軍的極音速武器試射裝備。(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不過密利將軍的「證實表態」也是《金融時報》發出獨家報導以來,第一位正面證實的美國國安高級官員。這之中所反映出的氣氛樣態,也給新聞圈帶來了相當罕見的美中緊張肅殺感。因為訪問中,密利將軍雖然不斷強調美軍也同步正在發展非傳統的先進軍事科技——包括極音速武器、軍用AI人工智慧、軍事機器人...等等——但其語氣所暗示的意思,並不像是「美軍仍保有發展優勢」,而更像是現處落後姿態的「美軍還在努力急起直追」。

事實上,在極音速武器的開發上,美國確實是因為俄中重新開發的「戰略刺激」,才於近3年大力催促自家發展——不過美版極音速武器計劃,雖然吸引了洛克希德馬丁、雷神公司...等頂尖軍火商的研發投入,美國軍方近兩年也陸續編列了每年超過32億美金的開發預算,但相較於五角大廈數周前新聞稿所主張「發展神速」,但以雷神公司為主的幾家軍火集團卻都表示:

「在極音速武器領域上,美國確實處於落後位置...在此一武器項目上,我們與中國還有『好幾年』的技術距離。」

《金融時報》認為,中國在極音速武器上的領先,雖然不能直接推導為「美中正要爆發新一波核武競賽」,目前亦無法確認中國在掌握此一技術後的「軍用化目的」與部署計劃,但一連串的對抗氣氛與隔空摩擦,卻也讓快速白熱化「新冷戰」的恐怖平衡,成為不可逃避的美中危機現勢。

中國 美國 太空

上一則

蔡英文接受CNN專訪 證實美軍駐台協訓

下一則

CDC:免疫功能不足者 有望打第4劑疫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