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皇后區中餐館深夜火警 消防員架雲梯雨中撲滅

富豪稅、帳戶申報爭議大 1.75兆元開支案 財源難找

愛國或叛國?密利阻「川普開戰中國」的解放軍密電風暴

美軍的最高現任將領——63歲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14日遭捲入重大的軍政倫理與忠誠風暴。(歐新社)
美軍的最高現任將領——63歲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14日遭捲入重大的軍政倫理與忠誠風暴。(歐新社)

「愛國者或叛國者?...這是『恐懼的總和』。」美軍的最高現任將領——63歲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Mike Milley)——14日遭捲入重大的軍政倫理與忠誠風暴。根據「水門案」的權威名記者伍德華(Bob Woodward)即將出版「川普三部曲」的第三本新書「危急關頭」(Peril),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夕,與2021年1月6日國會山莊慘遭攻陷之後,密利上將曾至少兩度背著白宮,私下致電解放軍參謀長李作成上將。交涉過程中,密利上將不僅履次擔保「美軍沒有『向中國開戰』的意圖」,甚至個人還向李作成上將承諾:假若川普真的要向中國動武,「我一定提前通知中方,不致讓你措手不及。」

由於伍德華在白宮政治與美國媒體圈裡戰功彪炳,川普任內也曾多次為了著書而深度採訪川普本人,本回揭發的驚人內容裡,亦包含了通話紀錄逐字稿,甚至還有密利上將本人在電話裡向眾議院議長波洛西(Nancy Pelosi)質疑川普總統「恐已發瘋」。因此在「危急關頭」的節錄內容曝光後,美國政壇也再次陷入大地震,除了共和黨議員們憤怒地要求密利上將提出解釋,川普本人也生氣的發出聲明稿,強調自己「從沒打算攻打中國」,更譴責密利上將的行為若真屬實,「根本等於『叛國』」。

➤➤➤新書爆密利聯繫共軍防中美開戰 川普駁:蠢人「叛國」

儘管截至14日晚間為止,白宮、拜登總統、美國國防部、以及密利上將本人都沒有對伍德華的驚爆內幕提出回應。但極具倫理爭議與戲劇張力的報導指控,已讓華府政壇掀起新一波論戰高潮——密利上將的私下運作,究竟是止戰之殤的「保險應對」?還是背著時任總統,踰越軍人職責的「忠誠問題」?

(歐新社)
(歐新社)

伍德華新書 川普第三部曲

即將於9月21日於美國出版的「危急關頭」,是繼「恐懼」(Fear,2018)與「憤怒」(Rage,2020)之後,美國權威記者鮑伯.伍德華針對「川普白宮執政」的第三本報導新書。由於伍德華過去歷史揚名的作品,即是在華盛頓郵報任職期間揭發尼克森總統竊聽醜聞的「水門事件」,因此「危急關頭」新書的書摘與重點內容,也提前在上市前由老東家華郵搶先刊出。

「危急關頭」一書主要針對的是川普政權的最後一年,以2020年選戰前後的白宮內幕為主線,但內容中也同樣銜接了拜登總統的「繼任支線」,並對拜登如何處裡川普遺緒、如何搞砸阿富汗撤兵問題、以及如何與國會兩黨交換施政條件。但第一波發出的新書話題,卻圍繞著美國現任的最高上將——參謀主席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

根據伍德華的說法,在川普執政的最後階段,白宮與軍方的摩擦衝突最主要是因為2020年6月1日,因喬治.佛洛伊德警暴致死案而起的華府BLM運動抗爭,當時示威者與白宮駐警爆發激烈清場衝突,最後竟然演變成捲入軍方的「拉法葉廣場鎮壓事件」——當時川普先是對全國發言,揚言要出動美軍接管城市「鎮壓街頭暴動」,之後又下令憲兵、國民兵與聯邦執法人員所混成的鎮暴部隊,對白宮周邊發動「強勢清場」,一時間不僅引發美國輿論高度震撼,包括「瘋狗」馬提斯( Jim Mattis)在內的歷代美軍名將,也都對川普用兵鎮壓的行為感到極為憤怒。

拉法葉廣場事件中,奉命趕赴白宮「救駕」的密利上將,一度被拍到穿著軍裝在華府清場區...
拉法葉廣場事件中,奉命趕赴白宮「救駕」的密利上將,一度被拍到穿著軍裝在華府清場區內巡視,其作為最高將領的憲政立場與政治態度,也因此遭到反對派意見的嚴厲批評。(美聯社)

拉法葉廣場事件 赴白宮救駕

然而在拉法葉廣場事件中,奉命趕赴白宮「救駕」的密利上將,一度被拍到穿著軍裝在華府清場區內巡視,其作為最高將領的憲政立場與政治態度,也因此遭到反對派意見的嚴厲批評。但對此,密利上將卻覺得自己是遭到川普團隊「拍照設局」,透過政治扭曲讓自己與軍方看起來像是「支持川普的武裝親衛軍」。

即將於9月21日於美國出版的「危急關頭」,是美國權威記者鮑伯.伍德華針對「川普白...
即將於9月21日於美國出版的「危急關頭」,是美國權威記者鮑伯.伍德華針對「川普白宮執政」的第三本報導新書。 (Getty Images)

拉法葉廣場事件後,美軍的國內政治立場,也變得極為爭議與敏感。對於白宮政策措舉漸失信任的密利上將,於是開始透過各種管道,試圖預警確認:「川普總統到底會不會為了選舉而『擅開戰爭』 ?」

相關控訴現在聽來恍如隔世,但根據伍德華所取得的對話資料,當時聯邦政府裡面,不僅是密利上將備感疑慮,就連川普自己提名的中情局長哈斯佩爾,也多次致電密利將軍,主動示警白宮確實很有可能為了國內政治因素,在選舉前後對伊朗、中國採取「不可想像的軍事行動」。

哈斯佩爾的CIA預警,不僅止於反映了政府內部對於川普團隊的高度不信任感,同時也顯示國際輿論對於川普白宮的決策,已充滿了各種疑心生暗鬼的極端猜忌——其所代表的威脅程度,並不限於「川普到底有沒有意圖挑起戰爭」,而更是其他敵意國家如何解讀「川普會不會突然對我開戰」?

而之中,除了與川普關係最差的伊朗之外,另一個不斷對美軍釋出緊張信號的,即是中國。於是為了化解中國對美國情勢的誤判與誤解,在2020年10月30日的大選前夕,以及2021年1月8日國會山莊遇襲事件過後,密利上將也以美軍最高將領的身分「致電解放軍」。

密利的中國對口 李作成上將

根據伍德華所取得的對話記錄逐字稿,密利上將的「中國對口」,即是解放軍中央軍委參謀長李作成上將——在中美的軍事對峙與冷戰交鋒中,2018年上任的密利與2017年到職的李作成,不僅是兩軍參謀總部的核心人物,更也是「同期赴任」的熟人對手,因此密利才會以直接致電的方式,以非官方身分試圖釐清與中國的「戰爭迷霧」。

為化解中國對美國情勢的誤判與誤解,在2020年10月30日的大選前夕,以及202...
為化解中國對美國情勢的誤判與誤解,在2020年10月30日的大選前夕,以及2021年1月8日國會山莊遇襲事件過後(圖),密利上將以美軍最高將領的身分「致電解放軍」。 (路透)

「李將軍,我在此向你絕對擔保:美國政府的政權目前很穩定,一切都會很快OK——我們並不打算(對中國)發動攻擊,或對解放軍發動『熱戰行動』。」

在1月8日的密電通話中,密利上將向李作成如此表示。根據伍德華的說法,密利之所以認為有需要「兩度安撫解放軍」,主要是因為選舉前與國會山莊事件後,中國對於美國政治走向的預測,出現了歇私底里的緊張情緒,除了懷疑川普本人可能會在最後時刻採取激進的對外軍事行動外,美軍當時在西太平洋——特別是南海海域——的大規模軍演,也都讓解放軍感到情緒緊繃。

在這樣的認知前提下,為了避免擦槍走火的密利,於是主動向解放軍高層提出多次擔保,甚至親自授意美軍印太司令部「延後軍演」,以展示對緊張情勢的無敵意。

(路透)
(路透)

這些發言與最高將領之間的私下熱線,在強權之間一直是心照不宣、但十分重要的「後台溝通」,就當時美國政壇的敏感狀況,密利將軍對中國的安撫與擔保,也是相當合理——但問題在與伍德華新書中,記錄的另一句1月8日電話對白,當時密利據信是如此對仍有疑慮的李作成說道:

「李將軍,我們彼此已經認識5年,算是熟人有默契了——我在此向你保證,假如美國真的要對中國發動攻擊,我一定會在開火之前『提前通知你』,這樣你就不必擔心『驚喜』了吧。」

2018年上任的密利與2017年到職的李作成,不僅是兩軍參謀總部的核心人物,更也...
2018年上任的密利與2017年到職的李作成,不僅是兩軍參謀總部的核心人物,更也是「同期赴任」的熟人對手。 (美聯社)

密利上將的承諾,就最後意義而言,其實只是政治性的安撫表態——因為在密利將軍當時的認知與準備裡,美軍本來就沒有要「開戰中國」的即刻準備,要在1月8日趁亂突襲解放軍的實質可能性根本不存在,因此根本不存在「通風報信」的可能。況且當時的狀況,其實是「中國對於美國政治混亂中的疑心猜忌」,因此要如何維持雙方暢通的交流管道與非戰互信,顯然是最為美軍最高將領的職責義務。

但相關的說法仍存在著非常致命性的瑕疵與問題——意即,當時的密利其實無權擔保「美國會不會對中開戰?」——這裡指的,不是美國是不是真的要打中國的實質可能性,而是密利作為職業軍人而不是政治官員,他並沒有權力來決定開戰與否,因此在沒有總統本人背書,甚至背著三軍總司令的狀態下,密利究竟可不可以「憑自己的一人外交」,獨自向最大假想敵的軍事對手承諾「如果開打我會提前通知你」?

為了避免擦槍走火,密利主動向解放軍高層提出多次擔保,甚至親自授意美軍印太司令部「...
為了避免擦槍走火,密利主動向解放軍高層提出多次擔保,甚至親自授意美軍印太司令部「延後軍演」,以展示對緊張情勢的無敵意。 (取材自US Navy)

預先示警洩軍情 忠誠度問題

雖然最後美中並沒有在川普任內開戰,密利自然不需要履行提前告知的諾言,但如果川普真的要打,密利作為最高將領是否真的要向解放軍「洩漏軍情預先示警」?這不僅是個人單純的良心選擇意治,也是牽扯到最高階將官對於三軍統帥命令的忠誠度問題。

除了與解放軍之間維持著「爭議密線」,伍德華也表示密利上將曾積極地試圖監控「川普總統的核武發射命令」,儘管在合法指揮系統下,美國總統本人可逕行下令發射核武、作為軍方最高將領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並不在必要指揮鍊裡」,但密利本人仍親自召集了戰略司令部的負責將官,並以個人命令促使眾將承諾:

「若真有大變,一定要馬上通知我。」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根據「危急關頭」書中的說法,密利的種種後台交涉其實都沒有強制力,而是遊走在自由心證與信任的制度外緣。但在其他對話裡,密利也明顯於1月6日國會事件後,表達了自己對川普「精神狀態」的質疑。

例如說在國會山莊案後,眾議院議長波洛西也親自打電話給密利,要他確認「川普總統對於美國核武的使用程序與監管機制」。對話中,裴洛西非常生氣地表示「川普已經瘋到喪心病狂了」。而密利則附和表示:「沒錯,我完全同意。」

密利與解放軍將領的交涉,在自由派的評論裡也有不少意見認為這是美軍確保擦槍走火的「防火牆預設」,就穩定局勢來看,密利是作了愛國者應該做的事情;但書中當事者——前總統川普——對於「危急關頭」書中的密利行為,卻是極為光火。

「我必須強調: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攻打中國』」。

川普表示,他非常懷疑整件事的說法,但如果密利將軍真的做出了這種事,「這傢伙就該被抓起來接受〈叛國罪〉的調查」。

「我必須強調: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攻打中國』!」圖為川普以及其身後的密利。(路透)
「我必須強調: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攻打中國』!」圖為川普以及其身後的密利。(路透)

類似的激烈反應,也出現在共和黨保守派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致信白宮的緊急信:「我想我們無須強調,高階將領把美軍機密軍情外洩,這種威脅有多麼嚴重!但我必續鄭重警告,這種類型的妄自行事,對於總統對外談判,真的會帶來極為可怕的破壞性衝擊。」

川普政府的國安幕僚也私下向華盛頓郵報譴責了密利荒腔走板的顛覆之舉。但根據這些官員的說法,當時的川普政府確實有在考慮對中國採取更明確的政策性施壓,但這些討論並不包括授權或示意密利私下去和解放軍高官胡說八道——密利的電話,事前事後沒有告知白宮或其他涉外部會,比起透過檯面下管道平撫局勢,這種一廂情願而且極其危險的一人外交,反而更可能刺激中國採取更激烈的「誤判回應」。

不過對此,密利上將與拜登白宮,截至15日清晨為止,都沒有對「危急關頭」書中的指控作出回應。

拜登曾打算親自興師問罪川普

除了密利對川普的猜忌與不滿之外,作為川普三部曲中的最後一本書,伍德華也把採訪與獨家報導同步拉往了拜登團隊。除了講述拜登與川普的選戰對抗外,他也特別講到了阿富汗撤軍問題等「政權交接」的震盪效應。

但比起對於拜登的針砭,伍德華提到的另一個祕辛則更能具體化華府政壇的高度對立——書中表示,在川普確認難以連任之後,他一直拒絕認輸、也不願意打電話給對手拜登致意。過程中,等到不耐煩的拜登曾打算主動出擊,親自打給川普興師問罪。

不過相關風聲,卻被共和黨大老、時任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ell McConnell)透過國會傳話,說服拜登打消致電念頭。伍德華表示,當時的麥康諾認為「川普的身心狀況已經接近失控」,此時不應該再給他更多政治刺激,這恐會促使他作出「無可挽回的暴走決定」。

密利 川普 美國總統大選

上一則

抗中堡壘? 美英澳宣布成立AUKUS新聯盟 助澳自製潛艦

下一則

SpaceX全平民太空之旅 晚上8時發射升空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