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快看世界/肯德基中國開售雞爪 竟因這事促成

油價高 加油刷一般信用卡比加油信用卡省更多

阿富汗人不准離境 拜登堅持總撤兵 局勢依舊災難

「儘管G7中有6國要求拜登『推遲831總撤退』,但美國仍堅持長痛不如短痛...」,心意已決的拜登總統卻以一敵六,堅持按照831的原定計畫撤離,才最符合盟軍利益與混亂局勢的唯一解。圖為準備在機場登機撤離的民眾。(路透)
「儘管G7中有6國要求拜登『推遲831總撤退』,但美國仍堅持長痛不如短痛...」,心意已決的拜登總統卻以一敵六,堅持按照831的原定計畫撤離,才最符合盟軍利益與混亂局勢的唯一解。圖為準備在機場登機撤離的民眾。(路透)

「儘管G7中有6國要求拜登『推遲831總撤退』,但美國仍堅持長痛不如短痛...」針對阿富汗淪陷後的崩潰撤退問題,G7各國領袖24日召開緊急線上會議,以英德法3國為主的「一級北約盟軍」,雖同加拿大、義大利、歐盟與日本共同施壓美國「應該推遲美軍8月31日的總撤軍期限...以全員撤離阿富汗為第一優先」。但心意已決的拜登總統卻以一敵六,堅持按照831的原定計畫撤離,才最符合盟軍利益與混亂局勢的唯一解。

但根據《華盛頓郵報》與《金融時報》的內部獨家,早在G7會議之前,拜登就已派遣了CIA局長伯恩斯(William Burns)於23日秘密飛抵阿富汗,與神學士政權的對外談判首腦巴拉達爾(Mullah Baradar)「一對一密會」,但雙方的接觸是否有任何交換或承諾?CIA與神學士都各自抱持著「不承認也不否認」的默認姿態。

KBL機場外擁擠的交通狀況。(路透)
KBL機場外擁擠的交通狀況。(路透)

正當拜登力壓G7盟邦異議、堅持按原訂時間撤兵的同時,阿富汗的神學士政權又再一次強烈地發出了「嚴正警告」,除了明確強調「不准拖延!所有外國軍隊都必須在831全員撤離」,神學士也針對喀布爾國際機場(KBL)的空中撤退行動發出了全新限制——「外國人可以自由離去...但所有阿富汗人,全都不許出境!」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 一洲焦點

美軍在阿富汗的平民撤離行動,截至8月25日清晨為止,總共已成功撤出7萬5900人;目前在KBL機場的美軍與北約聯合撤離部隊,每日也能撤離2萬1000-2萬5,000人——此一疏運能量,已達原先預估的250%。

英德法為主的G7國家與美國以外的眾北約成員國,這才會對白宮的片面決策感到惱火,並...
英德法為主的G7國家與美國以外的眾北約成員國,這才會對白宮的片面決策感到惱火,並全力施壓拜登推遲831的總撤軍命令,好讓聯軍的撤離行動,能多幾天「從容善後的政治空間」。 (路透)

然而撤離行動的效率與運輸能量,雖然已經大幅提升;但KBL的現場局勢與展望,實際上卻依舊「無比災難」,

「軍方根本無法判斷撤離進度條,現在究竟完成了多少...因為國務院與CIA至今根本無法確定『還有多少美國公民困在阿富汗』!」

根據美國政府的預估,在8月15日喀布爾淪陷之前,阿富汗全境約有1萬-1萬5000名美國公民。但國務院代表也向美國國會坦承:此一數字其實只是「估計數字」,美國政府其實不知道815當天阿富汗境內到底有多少美國人。

「我們抓不出具體數字,更沒有現地名單。」國務院向《華爾街日報》表示:由於阿富汗的國情特殊屬高風險地區,因此無論是國防承包商還是民間人士,美國國務院都會建議赴阿公民,在入境前與出境後,應主動向美國駐阿富汗大使館「登記去向」。

許多美國大使館的阿富汗員工、隨軍翻譯不斷被推遲登機順位,甚至得被迫離開機場,但部...
許多美國大使館的阿富汗員工、隨軍翻譯不斷被推遲登機順位,甚至得被迫離開機場,但部分人就在這種高風險的反覆過程中被塔利班帶走消失,這也對美國駐外單位的基層人員,帶來極為嚴重的士氣與道德打擊。(歐新社)

但於實務上,國務院的旅行建議只是非強制性的「建議」,往來的美籍公民要不是完全不通知、不登記,要不就是直接回國沒有通知大使館解除名冊——正也因此,美國使館才始終不可能確定:阿富汗境內到底還有多少美國人需要撤離。

為了挽救旅阿公民名冊的可信度問題,自喀布爾危機開始前,駐地的美國使館就協同本土單位與中情局,透過交叉比對與重新連絡的方式,試圖「逐一清點」並連絡那些四散的美國公民。但截至24日為止,美國官方還是提不出具體目標數字,KBL美軍只能盡可能地收人上機,但任務完成率到底該怎麼客觀評估?浮動的在地情況仍混沌不明。

根據《金融時報》周末的資料,目前從KBL前線撤回的平民,預計只有25-30%是美國公民。但在被救出境的數萬阿富汗人裡,又有多少人是雙重國籍者?綠卡持有者?或特殊移民簽證(SIV)登記人?後續的清點概況,也都還未有餘力能夠釐清。

圖為塔利班部隊指揮官(中)強調阿富汗人應該毫不畏懼地恢復日常生活與工作。(歐新社...
圖為塔利班部隊指揮官(中)強調阿富汗人應該毫不畏懼地恢復日常生活與工作。(歐新社)

不知道還有多少本國公民受困的窘境,也同樣發生在英國、法國...與其他北約盟國身上。而若連本國公民的數目與下落都難以確定,就更別提那些符合庇護申請資格、曾經為北約盟軍與西方使節團賣命的阿富汗籍員工們——正也因此,以英德法為主的G7國家與美國以外的眾北約成員國,這才會對白宮的片面決策感到惱火,並全力施壓拜登推遲831的總撤軍命令,好讓聯軍的撤離行動,能多幾天「從容善後的政治空間」。

無法有效清點人數的混亂狀況,也造成了KBL撤離行動的「國籍階級問題」。根據《華爾街日報》與《紐約時報》所蒐集的證詞報導,直到25日為止,喀布爾機場內仍有許多阿富汗籍的合法SIV持有者,完成登機後卻突然被美軍抓下飛機,好把撤離機位讓給持美國護照或綠卡的「優先登機者」。

這樣的狀況,雖說是為了處理美國平民撤離混亂的困境;於政治現實上,美軍本來也就有義務得優先拯救本國國民的安全。但於實際狀況中,許多美國大使館的阿富汗員工、隨軍翻譯,卻也因此不斷被推遲登機順位,甚至得被迫離開機場,於隔日再重新面對一次機場外的神學士武裝搜查。

「美國831的總撤軍日期不變」。圖為8月24日,美國眾議員華茲(Mike Wal...
「美國831的總撤軍日期不變」。圖為8月24日,美國眾議員華茲(Mike Waltz)的助理在一場新聞發布會結束後,拿著賓拉登的照片離席。 (路透社)

但部分人就在這種高風險的反覆過程中被神學士帶走消失,這也對美國駐外單位的基層人員,帶來極為嚴重的士氣與道德打擊。

除了登機序與人員清點失能的問題外,阿富汗神學士政權也在8月24日下午,針對美國KBL撤離的問題,發出了一份明確而措辭強烈的「絕對聲明」。內容中,神學士提出了兩大主張:(1)所有外國軍隊都必須在8月31日完成100%撤退,神學士不接受拖延談判,若有違約「後果自負」;(2)神學士不會干擾外國人自由離開,但「所有阿富汗人一律不得離境」。

「神學士不會放任美國人帶走阿富汗的社會菁英!要重建新的阿富汗,我們也需要醫生、工程師...與各種專業人才。阿富汗需要你們,所以你們不准走。」

神學士發言人24日如此表示。然而神學士對「阿富汗人不准出境」的威嚇命令,是否包含雙重國籍者?綠卡與SIV持有者?甚至是那些仍在聘僱狀態中的美國使館阿籍雇員?當前的情勢仍然混亂。

僅知此一政策,確實吻合喀布爾機場外的街頭現況——神學士的部隊正團團包圍KBL機場外圈,除了在北方山地架設了俯瞰監控、甚至足以直接砲轟機場美軍的火砲陣地,神學士的武裝部隊也層層封鎖了機場南方聯絡喀布爾城區的交通幹道與機場民航線出入口,對所有本地人士進行封鎖、鎮壓、身分搜查與逮捕驅離。

圖為阿富汗人聚集在KBL機場外,希望撤離阿富汗。(歐新社)
圖為阿富汗人聚集在KBL機場外,希望撤離阿富汗。(歐新社)

神學士壓力升級的威脅發言,實際上是針對美國總統拜登與G7的文攻武嚇。因為在24日的同一時間,G7正在舉行各國領袖緊急視訊會議,其一方面要就神學士政權採取「一致立場」,另一方面其中6國也正要對美國施壓「推遲831總撤軍日期」。

根據法國《世界報》的說法,在25日的線上會議中,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向拜登表示「加拿大軍方已作好了隨時增援喀布爾、推遲撤軍日期的軍事準備」,德國、英國與歐盟則希望美國至少能與神學士交涉,對機場撤離行動多寬限幾天,而法國總統馬克宏更是義正嚴詞地向拜登表示:「西方聯軍有責任救出那些曾與我們合作、為盟軍賣命的阿富汗朋友...這是我們的道德義務!」

但對於各國的態度,拜登本人卻始終不為所動,除了堅守「831總撤退」的不變立場外,更反過頭來說服了G7必須與美國連動。於是,在美國堅持不讓步的狀況下,G7的領袖會議只能草草結論:歐洲各國無法說服美國續留喀布爾,只能反過頭來「呼籲」神學士繼續開放KBL機場,「供所有平民自由選擇是否離境。」除此之外,針對是否要承認神學士為阿富汗合法政權、並解凍前政府的國際帳戶?G7也沒有作出最後結論,只確定會在相關議題上「採取7國一致的行動」。

G7會議結束後,拜登總統也於24日傍晚於白宮召開記者會,再次宣告「美國831的總撤軍日期不變」,並解釋美軍若不如期撤收,隨著時間的拖長與政治局勢的惡化,很可能成為「恐怖組織與敵意武裝的人肉標靶」。

拜登認為:在當前狀況中,地理條件「易攻難守」的KBL機場,幾乎不可能拉出有效的穩定防線。同時除了神學士的耐性有限之外,阿富汗在地的恐怖組織——例如IS阿富汗支部——都有可能對美軍與撤離平民發動恐怖攻擊。因此下好離手俐落撤收,仍是美國當前評估風險的優先唯一解。

除了IS阿富汗支部,以及可能因此重新集結捲土重來的蓋達組織外,讓拜登有信心如期撤軍的原因之一,也是當前KBL現地正「快速翻倍」的撤離效率,每日已能救出至少2萬5000平民——換言之,在待援目標多已被「大致救走」的前提下,美軍並沒有迫切必要,突冒風險來推遲撤軍。

然而每日空運2萬5,000人,平民撤離總人數已超過7萬的「援救數字」,是否等於撤離任務的行動進度?拜登的發言卻刻意保留了模糊,同時也再一次地拒絕接受各方記者提問——因為如同國務院此前的坦承,美國並無法確認「美國公民在阿富汗境內的真實數字與動向」,從8月15日開始的救援疏散行動,也並不完全按照SIV申請人的程序權重走,而更突然加入了婦孺老幼與大量趁亂逃命者。

換言之,到底還有多少該被救走的平民仍然受困?831的總撤軍大限與神學士的「阿人禁出令」,又會扣住多少人?這些殘酷的未知數字,才是引發國際政治糾紛與焦慮的真正主因。

事實上,拜登此前已緊急命令CIA局長伯恩斯於23日親自前往阿富汗,與神學士政治領導人——同時也是新政府的準領袖熱門人選——巴拉達爾密談。此一機密行程,也由華府方面故意於24日向《華盛頓郵報》與《金融時報》等媒體洩漏風聲,但雙方具體的接觸內容為何?有沒有實際成果?兩國政府都抱持著「不清楚不評論」的刻意態度。

過去曾有豐富外交經歷的伯恩斯,是拜登內閣裡最有份量的職業外交官。而雙方的直接接觸,也是美國與神學士交往史上,美方出使層級最高的一回。諷刺的是,過去被美軍長期追殺的巴拉達爾,曾一度在CIA的埋伏下於巴基斯坦被捕,但他後來卻為了雙方的和平談判而被特赦出獄。之後,巴拉達爾也以卡達為談判據點,負責與川普政府交涉阿富汗和平談判。

伯恩斯與巴拉達爾的喀布爾密會,在戰略層次上也留下了許多模糊的想像空間。儘管兩人會談過後,神學士的態度反而明顯強硬,甚至語帶威脅。但外界大多認為:伯恩斯的真人出馬,或許代表美國已和神學士政權達成某種「和平承認默契」,這也讓拜登不得不繼續按照原定劇本演出,讓美軍於約定時間內完全撤離。

或許也是因為美國自行與神學士的高層密會,在G7會議之後,原本一直喊著「美軍不能現在走」的歐洲盟軍,也紛紛宣佈了提前撤收的命令——像是一直呼籲拜登要「信守對阿富汗朋友的道德責任」的法國,目前確定要提前在8月26日結束「平民撤離行動」,好保留足夠時間讓在地法軍「打包回家」。

與此同時,美國在KBL的82空降師部隊,也正默默地在展開「緩降撤退」,原本最高達5800人的駐軍,已在24日撤回了其中800兵力。預計前線部隊與撤離行動,都將即刻逐級減少,已求在周日前後結束,進入831離去前的最後斷後收尾。

美國公民 阿富汗 神學士

上一則

6.25萬難民限額?布林肯稱5月有新指示

下一則

全美520萬12-18歲學生曾遭霸凌 校園仇恨言論增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