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下行?虛驚一場?上行? 高盛推演Omicron 四種情境

奧斯卡影帝馬修麥康納:目前沒打算選德州州長

曾談憂鬱喚起重視 「飛魚」菲爾普斯支持拜爾絲

美國游泳名將「飛魚」菲爾普斯曾在2016年公開談自己的憂鬱症,喚起大眾對運動員心理健康的重視。圖為他25日接受訪問。(路透)
美國游泳名將「飛魚」菲爾普斯曾在2016年公開談自己的憂鬱症,喚起大眾對運動員心理健康的重視。圖為他25日接受訪問。(路透)

紐約時報報導,五至十年前,像體操選手拜爾絲(Simone Biles)的運動員可能不願透露自己承受大量壓力,遑論退出奧運女子體操團體決賽;不過,2015年到2016年文化接受度改變,全美大學體育聯盟(NCAA)發起心理健康運動,而在東奧開賽前,國際奧委會(IOC)也加強心理健康資源,提高多種語言諮詢電話,並提倡關注心理健康。

「大家可能給運動員貼上心裡脆弱的標籤。」臨床運動心理健康師希拉蕊·考森(Hillary Cauthen)27日說,隨著文化接受度轉變,NCAA也成立心理健康運動。

美國奧運女子體操隊長拜爾絲28日宣布退出今次東奧所有賽事,令各界大吃一驚,但她的...
美國奧運女子體操隊長拜爾絲28日宣布退出今次東奧所有賽事,令各界大吃一驚,但她的勇氣引起各界重視選手心理健康。(路透)

2016年里約熱內盧夏季奧運前,締造23面金牌紀錄的游泳運動員「飛魚」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開始談論憂鬱症與自殺念頭,此後許多運動員也開始揭露,他們正在對抗焦慮和憂鬱症。

現擔任媒體游泳報導分析師的菲爾普斯表示,他為拜爾絲的痛苦感到心碎,「大家不停談論過去18個月的心理健康,我們都是人,人無完人,所以狀態不好也沒關係。」

認知科學家貝洛克(Sian Beilock)研究運動員為何屈服壓力;他表示,拜爾絲能夠確認自己心理狀況不好並退出,這麼做並不容易,而且得面臨後續壓力。

貝洛克指出,運動員逐漸願意說出問題,並承認心理健康問題影響每個人;他說,拜爾絲和網球名將大坂直美坦言壓力問題,對於面臨疫情封鎖壓力的大眾而言,也是一種「許可」(permission)。

國際奧會理解年輕運動員面臨的困境,在賽前、賽中和賽後三個月提供心理健康服務,選手村也有心理師,並提供24小時逾70種語言的免費熱線服務,包括短期諮詢和實際協助,或者有性騷擾與虐待等因應指南和回報機制。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 一洲焦點

拜爾絲 游泳 奧運

上一則

6.25萬難民限額?布林肯稱5月有新指示

下一則

美軍襲擊阿富汗釀家庭9死 包括6孩童最小才2歲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