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NN獨家專訪 台灣高端總經理對自家疫苗掛保證

非裔女芝北華埠威脅「要槍殺亞洲人」 刺傷1亞裔

聯歐抗中俄 拜登喊話 歐洲未必聽話

拜登總統想建立「聯歐抗中抗俄」聯盟,正面臨挑戰。(歐新社)
拜登總統想建立「聯歐抗中抗俄」聯盟,正面臨挑戰。(歐新社)

美國拜登總統領導下,重新開展對外關係;但從歐盟目前對俄和對中國作為來看,歐洲仍在製定屬於自己的路線,且目標未必與拜登總統一致。拜登想在後川普時代建立「連歐抗中抗俄」聯盟,正面臨挑戰。

拜登19日在歐美領導人和外交官聚集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中致辭,兩年前同一會議上,拜登曾致詞感嘆川普政府傷害了美歐戰後固有關係,「這將成為過去。我們會回來的。美國將再次肩負起我們的領導責任。」

拜登19日的講話強調他將兌現承諾,呼籲建立更團結的西方戰線,以應對俄羅斯和中國的反民主威脅;但如果拜登的「領導」指的是回到美國傳統所謂「我決定、你遵循」,恐將事與願違。

對許多歐洲人來說,那樣的世界已經消失了;歐洲也不可能會像華府定義的那樣,在戰鬥中表現得像美國小跟班。

歐洲對於如何與美國的兩大主要競爭對手中國和俄羅斯往來,有自己的想法。

「拜登對俄羅斯採取非常鷹派的態度,將中俄兩國扯在一起,定義了一場反威權主義全球新冷戰。」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研究主任夏皮羅(Jeremy Shapiro)說,這讓許多歐洲領導人感到緊張。

其他區域專家則發現,歐洲大陸公開表現出來的熱情,比拜登政府官員期盼的少很多;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跨大西洋安全計畫主任安卓亞‧肯德爾-泰勒(Andrea Kendall-Taylor)說,「大家都明白情況不會只是美國簡單露個面說『嘿,我們回來了!』但大家仍曾樂觀以為,事情會比看起來容易得多。」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高級訪問學者斯佩克(Ulrich Speck)表示:「我本來期待(美歐關係)在川普凍結之後,開始暖化。但我目前還沒看到。」

拜登正迅速採取許多最簡單的步驟實現與歐洲關係和解與統一,包括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重新強調多邊主義和人權,並誓言重新加入瓦解中的2015年伊朗核協議;但連歐對抗中俄一事,顯然困難得多。

中國長期以來一直是歐洲的關鍵貿易夥伴;歐洲領導人將北京視為競爭對手,也認為它是合作夥伴,幾乎不認為北京是敵人。至於俄羅斯,無論它有多頑強,仍是同在歐洲的核武鄰國,且擁有財務和情感上的影響力。

此外,英國素來是美國最可靠外交夥伴,現在英國已離開歐盟,美國與歐洲大陸盟國之間的外交政策協調效率也變差了。

前國務卿、小布希政府駐北約大使伯恩斯(Nicholas Burns)表示,「歐盟已不再有像英國人那樣對世界的複雜看法,我不認為美國在外交和戰略上與歐洲交織在一起。」

拜登 美國 中國

上一則

少數族裔疫情慘重 抗議醫療資源分配歧視

下一則

CDC更新防疫指南 強調2歲以上戴口罩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