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在美華人糖尿病高發 如何防治?

川普赴佛州投票 隨後將赴三州造勢

資深記者好友:金斯柏個性頑強 50年只看她哭過一次

NPR資深記者妮娜‧托騰伯格( (左)與金斯柏大法官,由採訪成為好友。(美聯社)
NPR資深記者妮娜‧托騰伯格( (左)與金斯柏大法官,由採訪成為好友。(美聯社)

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魯絲‧貝德‧金斯柏18日辭世,與她深交50載的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資深記者妮娜‧托騰伯格(Nina Totenberg)19日撰文悼念摯友,細述兩人50年前初識至金斯柏生前最後時光。托騰伯格說,「魯絲非常固執,她知道如何與疼痛共處,肋骨斷裂、放射治療、化療,她就是頑強地堅持下去。」

托騰伯格說,她與金斯柏初識於1971年的一通電話。當時她剛負責採訪最高法院,讀到時任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法學教授的金斯柏撰寫、後來極具里程碑意義的「里德訴里德案」(Reed v. Reed)簡報,內容關於憲法第14條修正案平等保護條款適用於女性。從此兩人常通電話,但她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場無聊的紐約會議,兩人決定一起去逛街。

紐約民眾19日在華盛頓公園聚會悼念大法官金斯柏。(美聯社)
紐約民眾19日在華盛頓公園聚會悼念大法官金斯柏。(美聯社)

後來,金斯柏移居華府,服務於聯邦上訴法院及最高法院,與托騰伯格成為專業上的朋友兼密友。托騰伯格有很長時間必須照顧住院的第一任丈夫,那時已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金斯柏,常偕夫婿馬蒂(Marty Ginsburg)帶托騰伯格出去透氣或共進晚餐,讓她倍感溫暖。

金斯柏的言出必行,體現在2000年托騰伯格第二度婚禮上。已接受結腸癌放射治療一年的金斯柏,婚禮前一晚出現腸阻塞,但她仍堅持到場,也不透露任何訊息,以免讓托騰伯格在大日子擔心。

2009年,金斯柏確診胰腺癌,無法到羅格斯大學演講,但她飛往紐約接受手術,仍努力準備講稿,好請他人代為發表。出院不到10天,仍處於術後疼痛狀態,但她仍出席歐巴馬總統首次國情咨文演講。

2018年金斯柏癌症再次發作,不得不取消一連串緊湊行程,但接受完放射治療,金斯柏還準備在下年把所有行程安排回來,結果醫生直接交代她的助理別這麼做。

紐約布魯克林區的一處民房是金斯柏大法官生長之處。紐約州已決定將相關故居列為重要景...
紐約布魯克林區的一處民房是金斯柏大法官生長之處。紐約州已決定將相關故居列為重要景點,陳列雕像。(美聯社)

托騰伯格表示,50年來她採訪過金斯柏不下數十次,但她最喜歡的一次是在華府當著1500名觀眾與她和保守派的大法官史卡里亞(Antonin Scalia ,已故)長談。金斯柏和史卡里亞意識形態對立,卻是摯友。那次訪談,他們捍衛各自意識形態卻相互尊重,讓觀眾看到儘管觀點不同,兩位傑出法官仍互敬互愛。

托騰伯格還記得,在金斯柏傳記電影「法律女王」(On the Basis of Sex)上映前自己採訪她時,曾請金斯柏讀她已故丈夫馬蒂在56年共處歲月中寫的最後一封信。托騰伯格說,那是「唯一一次見到她哭泣」。

托騰伯格寫道,不管金斯柏有多不舒服、感覺多糟,都在活動中神采奕奕。無論是面對大使館裡一小群觀眾,或簇擁16000名觀眾的體育館,她始終是那個「無與倫比的RBG」。而金斯柏也很喜歡當那個「惡名昭彰的RBG」。

當她小小的身軀從側門進入歌劇院準備聽歌劇時,不知怎地人們就是會看到她,然後起立鼓掌,大聲歡呼。在新冠疫情期間,金斯柏戴的口罩還印有她的小臉。

托騰伯格寫道:「有時人們問我,如何能當記者又是RBG好友?答案真的很簡單。如果你有幸與金斯柏這樣的人為友,你倆都知道你們都有自己的工作且須專業地完成工作,無須施惠。」

2018年底金斯柏肺癌發作,她要求托騰伯格的醫生丈夫戴維·雷內斯(David Reines)別把消息告訴托騰伯格。托騰伯格被蒙在鼓裡長達六周,期間甚至歷經金斯柏傳記電影首映,直到金斯柏動手術前一晚,雷內斯才透露此事。

法院宣布金斯柏動手術同一天,托騰伯格撰寫新聞;當晚8點,金斯柏特別打電話給托騰伯格解釋瞞著她的理由。

托騰伯格寫道:「她令人難忘地說:『我只是不想讓你陷入你我友誼與記者義務之間的兩難。』」

金斯柏 大法官 紐約

上一則

美下架微信 彭博:川普築虛擬高牆 將付出難以估計代價

下一則

金斯柏之逝 選前大地震 恐牽動總統選舉結果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