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topic/%E6%80%9D%E6%B7%B5%E5%A0%82%E8%AA%9E

思淵堂語

思淵堂語 | 城門城門開不開

第二屆法拉盛詩歌節上,詩人王渝的一首詩,「門外的人」,受到關注。詩人解釋說:一生中不論搬到何處,都是「外人」:「在南京的日子,始終沒變成南京人,搬到台灣成了 ...

思淵堂語│口德與教養

4月最後一個周日,讀《世界日報》,有〈台灣印象〉為話題的文章,〈老宅、美食和人情〉。我至今還沒有去過台灣,只能間接了解台灣的民風,包括讀書、看文章,還有新聞 ...

思淵堂語│莊嚴寺的佛像

上回寫了瞻仰上海龍華廟。而美東第一大寺廟莊嚴寺,位於紐約上州肯特鎮(Kent), 距紐約市僅80餘哩。此地是昔日船業大王沈家楨所購400英畝山林的一部分,沈 ...

思淵堂語│離天三尺三

大約十年前,從紐約飛北京,轉飛貴陽。近三小時,降落在龍洞堡國際機場。我是參加美國圖書館界代表團去中國的。從前蘇聯時代,從紐約飛中國、橫穿美洲大陸、經夏威夷橫 ...

思淵堂語 │春風化雨更有詩

2018年4月,法拉盛詩歌節閉幕,王鼎鈞先生「詩人萬歲」的祝福,猶在耳際,今年4月,春雨大半日,洗淨了遠方詩人的風塵,在抑揚的詩歌朗讀聲中,第二屆法拉盛詩歌 ...

思淵堂語 | 皇權下的文人

2005年,我翻譯了美國歷史學家史景遷(Jonathan Spence)的一本著作,中文書名《皇帝與秀才》。這本研究清代歷史的專著,Treason by t ...

思淵堂語 | 華人地位與定位

有人說,在美國這個多族裔構成的國家中,只有華裔曾經被立法禁止移民。每一次排外,華裔美國人總是首當其衝。那樣的歷史,鑒戒不遠,值得今天的華人社會警惕。在最近一 ...

思淵堂語 | 故土,其「故」安在

我的上海老家,離龍華不遠。小的時候,政府號召,建設祖國,學生要撿廢鋼鐵。其實馬路上哪有什麼「廢」鋼鐵可撿,不過是鑽籬笆翻圍牆,去偷幾塊廠區的原材料,交到學校 ...

思淵堂語 | 大樓裡的人情世故

皇后區有一家住戶,每年過耶誕節前,把房子布置得美輪美奐,參觀者絡繹不絕,儼然一景。 我曾經住公寓大樓多年,裝飾是大樓管理員操勞的。Superinten ...

思淵堂語 | 葡萄牙的葡萄園

葡萄牙國,漢語有「葡萄」二字,雖是陰差陽錯,但此境確實盛產葡萄和葡萄酒。從里斯本坐火車北上,約320公里,是波爾圖(Porto),葡萄牙的第二大城。早在9世 ...

思淵堂語 | 趙淑俠講淒情納蘭

作家趙淑俠居住在法拉盛,曾邀請她來圖書館講她的獲獎小說《淒情納蘭》。
趙淑俠在瑞士生活了近30年後,1989年到紐約,其後又從老華埠搬到了法拉盛。趙淑俠,此 ...

思淵堂語 | 冰指傳奇

趙小宇幾年前購買了一棟獨立房,前屋主是英國人後裔,屋子整理得有條不紊。廚房設備七成新,而且冰箱、洗碗機、爐灶還是品牌產品,好用得很。小宇很滿意,因為僅這些設 ...

思淵堂語 | 續說荷蘭因緣

我曾寫一文回憶,讀大學時,陪住同屋是荷蘭人老龍,頗有故事。我在紐約,又定居法拉盛,此地400年前乃荷蘭殖民地,但我的荷蘭因緣並未就此結束。 數年前,在 ...

思淵堂語 | 我家的聖誕鳥

今冬住家後院有藍松鴉、北美紅雀光臨,乃每天餵食。不禁想起曾經領了一對lovebird,中文名相思鳥。說是一對,當時並不知性別。它們鳴叫、蹦跳、梳理羽毛、飲水 ...

思淵堂語 | 詩歌的圍脖

2019年1月21日,是紐約入冬以來最寒冷的一天。前晚,有血月、月全食,似乎把預報的白色暴風雪擠兌走了,但狂風之響,如荒原奔馬,我想像那風必定有某種顏色,到 ...

思淵堂語 | 建立華人移民口述歷史

2018年底,亞洲人平等會執行主任馮郁雯帶領團隊,前來法拉盛圖書館辦講座,惠及民眾。聊起社區需要,我說,了解具體政策、應對生活之道,是社區非營利服務機構的重 ...

思淵堂語|胡適日記看法律

許多人有寫日記的習慣。日記於個人回憶,釐清事實,頗有幫助;即使作為時代的背景材料,民間瑣談,也是有益的。日記的一大功能,是和自己說心事,嬉笑怒罵,都在筆墨間 ...

思淵堂語 | 知識愈多愈反動

經歷過文革的中國人,對於「知識愈多愈反動」這句話,絕不陌生,且有經歷。 文革時代,我是4歲到14歲之間:文革之初,是幼年,無知無覺。小學起,算是參加了,少 ...

思淵堂語 | 金庸之「金」

中午亂翻書,以書下飯。手上是夏志清先生的《雞窗集》。其中一篇是為吳魯芹先生著《英美十六家》寫的序,以「雜七搭八的聯想」為題。其中說,英美文學是夏公的「初戀」 ...

思淵堂語 | 文人舊事多唏噓

說起中國知識分子的命運,令人唏噓者一而再再而三。微信有一篇文章,列出被迫害而死的文藝界人士四百餘,皆文人中頂尖或著名者。即使如此,在此數字後加兩個零,也不為 ...

思淵堂語|情緒的美學提升

去年末,讀了七年前去世的歷史學家高華「讀王鼎鈞的《文學江湖》」。此乃2011年6月舊文,初發表在台灣《思想》雜誌。時鼎公名滿天下,中國大陸開放已30餘年,竟 ...

思淵堂語|在紐約地鐵的那夜

一張單程機票,把我的人生旅程帶入全然陌生的航向。每天的日子,是用盡全力拉開的一幕。而紐約地鐵,是特別的舞台。 自費留學是「洋插隊」。在曼哈頓百老匯大道一家 ...

思淵堂語|葡國之旅 閒說吳伯

初秋啟程葡萄牙之旅,中午抵達里斯本。出租車排隊,井然有序。近九哩路程,到了老城區,略為堵車。里斯本的街道並不很窄,但很多開闢為行人步道,下城街邊的商家,直接 ...

思淵堂語 | 我登上了歐洲長城

夏日度假,選擇了葡萄牙。葡萄牙於「發現時代」通過航海,和全球各地各國千絲萬縷,真好比葡萄蔓籐,果實累累。早期,羅馬統治(公元前210年起),後來,日耳曼人占 ...

思淵堂語|秋日裡的遺憾

11月4日,紐約馬拉松賽開跑。是日,天青勝碧,樹葉裡的水分似乎被秋陽擠乾了,只剩下明媚之色。 打開微信,看到一篇文章「我在美國治肺癌」,用心讀完。作者樓欽 ...

思淵堂語 | 歐風絢麗里斯本

仲秋飛往葡萄牙,第一站是首都里斯本。葡萄牙歷史多姿多彩。早期被羅馬統治,後來為日耳曼人占領,其後迦太基人和摩爾人建城,統治約400多年,復被基督徒打敗。「征 ...

思淵堂語 | 人書俱老俞爾科

紐約10月之末,秋色漸深。此時,紐約書法界為中醫學者、書法大家俞爾科老師舉辦的作品展,令觀者心神舒泰。 俞老師早年學藝於上海市青年宮,拜胡問遂為師。胡先生 ...

思淵堂語 | 翻譯十三葉

詩人謝炯寫中英語詩歌,兼擅翻譯。她翻譯了「十三葉」,漢語原作,來自中國最重要的詩人。她還寫了長篇「出版後記」,包含很多翻譯「如何可能」的細節,也許以後可能成 ...

思淵堂語 | 法拉盛的市聲

9月底周末那天,較早到了到法拉盛,發現清晨的街頭,自有獨特氣息。賣燒餅豆漿的天津小店盛津,不少人在排隊,菜包子熱氣蒸騰,豆腐腦色香味佳;嘩啦啦,店主拉起鐵門 ...

思淵堂語 | 如煙對我說

中秋前,我上山休假。山村已經冷清了,除了偶爾開過的車子,樹叢後雄雞的啼鳴,忽然打破寂靜。我在此歇腳,打算明天繼續北上,去靠近加拿大邊境的安德榕克山區,也許可 ...

思淵堂語 | 遊墓地

墓地突然「網紅」,生者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之後文字凡及墓地者,坊間戲稱「蹭網紅」。 我對墓地素來無惡感,偶爾還去散步,感覺是在歷史公園。那個雪天,我遊走 ...

思淵堂語 | 中秋北遊記

中秋的周末,我們晚上出發,向紐約西北山中行駛。明晃晃的圓月掛在右手邊,隨著山形,忽隱忽現。兩小時後抵達聽松軒。雖是夜深,仍到屋後漫步。小徑傍湖,林深而樹茂。 ...

思淵堂語 | 紐約公爵書

和葛文潮先生認識蠻久了,得於各種因緣。主要者,是他開辦「七堂」,主事高雅茶道、花道,並撫琴吹簫。看過他寫的日本記事,我曾說:他日作一集,頗為可觀。不料突然之 ...

思淵堂語|表舅百歲了!

1990年8月,表舅自美國去中國旅遊探親。在上海見面後數日,我即飛往美國,開啟人生新的旅程。當年留學,可沒有現在留學生的便利(乃至奢侈),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

思淵堂語|做好進入文明的準備

我從紐約上州南下,車行150哩休息時,詩友傳來北島的文字「旅行記」。首句是:「一個人的行走範圍就是他的世界。」尚未及於有詩意的聯想,鬧得沸沸揚揚的華人瑞典旅 ...

思淵堂語 | 世說「新」語

木心曾說,中國的筆記小說中有極為精采的短篇。王渝引「我見猶憐」說明:聊聊數語,人物形象就活了。校友簡雄寫江南風土人物,善用野史小說,說:所謂經史子集四兄弟, ...

思淵堂語╱在紐約憶木心

紐約海外華文作家筆會和紐約詩刊,在法拉盛圖書館舉辦木心紀念會。大約一年前,王渝老師就和我說起,在法拉盛辦一場這樣的活動很有意思,因為當年木心在皇后區生活,如 ...

思淵堂語╱中道而廢說教書

在紐約唐人街堅尼街(Canal Street)的中段,有一座中式建築物,雕樑畫棟,紅彩綠釉,即使在中國城也頗為顯目。多年前的一天,在烈日之下,我匆匆走進二樓 ...

思淵堂語/心是真正的故鄉

每個周末,會定期收到法拉盛華商會總幹事杜彼得先生的一篇文章,談論天下大事及華人切身利益,常有「老臣謀國」的見解。當然,這是借用一個說法,若說杜先生是「臣」, ...

思淵堂語╱冷眼向洋熱風中

「冷眼向洋」是書名,作者為美國研究專家、當代著名公共知識分子資中筠先生。書初版於2000年,再版於2007年。資先生是中國的美國研究的重要學者,學識淵博,立 ...

思淵堂語/法拉盛的武學宗師

大約一年前,我的兩位朋友,老黃和新德,開始從陳師練武。五十可學吹打,武術也可以嗎?我因為懶散,沒有跟進。今年老黃繼續帶領大學生去中國遊學,回來說,雖然行程緊 ...

思淵堂語/水墨筆下的法拉盛

著名藝術家嚴力曾說:「全世界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在平面上畫畫,所以必須不擇手段地令它產生能抓住視覺的效果。說起有視覺衝擊力的畫面,就是要讓觀眾緊緊地抓住感嘆 ...

思淵堂語/疫苗之殤是國殤

我們這一代人,伸出手臂,還能看到當年打預防針的痕跡。1960年代,許多農民挨餓,城裡時見從外地來乞討求生者,留下深刻印象。連吃飯也勉強了,當年疫苗針(只記得 ...

思淵堂語/寫作是自由的表達

法拉盛圖書館發起的華裔作家新書發表會,自2016年底起,20個月內,舉辦了27次,多為「個展」,也有少數「合展」,向讀者介紹了30多位作家、詩人;多數作者是 ...

思淵堂語/私人的文本

7月中旬,嚴力送一本他的著作給我,說:這是一本特別的書,美國人策畫、編輯,伊朗出版。我覺得你需要有這本書。我打開一看,僅僅從裝幀,就很有手感。他告訴我,書是 ...

思淵堂語/靜靜的等待

一個國家由接踵而來的移民建立,美國,即非獨一無二,也算特出而著的一例吧?在不同時期,移民法律或緊或鬆,政策解釋法律,政治因素,則時顯時晦。法、理、情三足鼎立 ...

思淵堂語/為圖書館慶生

不相關的諸多事情,在回顧時,常有了意謂。1998年9月,我離開了世界現代史博士課程,放棄長達六年的投入 (正值世足賽賽事,想到「臨門一腳」),進入羅格斯大學 ...

思淵堂語/觀船模,憶往事

遊輪之旅回紐約的第一個周末,在法拉盛邦恩公園再次遇見帝國州船模俱樂部(Empire State Model Mariners),擺開陣勢,展示船艦模型,下水 ...

思淵堂語/掌聲響起來

冰寒 6月中旬,乘坐遊輪Celebrity Soletice號,往阿拉斯加。旅途中,船長塔索(Tasos)介紹這艘巨輪設計、建造過程。塔索船長一位談吐幽默 ...

思淵堂語/因故事而啟新思

國殤節周末,我在家門前掛起了已褪色的星條旗。在窗前一片西洋杜鵑映襯下,國旗低垂靜默。當日朋友十人聚會,因多在皇后圖書館任職,我們戲說,是皇后和將軍。 此刻 ...

思淵堂語/木心之奇 漢語之好

古今中外寫詩之人多矣!但我所知有限,所讀更少。楓雨以「我喜愛的詩人」命題,未指古詩還是現代詩。若前者,吾宗杜甫。錢穆先生說,讀古詩,學習古典詩的方式,是深讀 ...

思淵堂語/聽王渝說故事

王渝老師的小品文,多寫平凡人在平凡日子裡的小事。事屬偶然,但簡單的文字,淡淡的幽默,皆令讀者悟到出奇的道理,人性的光輝。 因為有機會和王渝聊天、談事,我偶 ...

〈思淵堂語〉海外奇談

海外奇談這個題目,也是一個角度。「海外」,可以是海內之人抵達域外反觀,也可為久居外國者,所觀所想。又,一個「奇」字,顯示看到和判斷的,超出平常的思維和見識, ...

〈思淵堂語〉爸爸,我要帶你來紐約

又是5月了。春天以最好的姿態展現歲月的時光,卻是父親離開世界的季節。5月,因而在我的心上,有一個浮動、不定的東西,突然間落下:那不是飄灑的玉蘭花瓣,而是他倒 ...

思淵堂語/詩人萬歲

紐約4月未開春,冬天的尾巴太長,甚至下了最後的雪(真飄灑了些許)。頑強的紐約客也無計,只好忍耐。可是,14日陽光普照,溫暖宛若初夏(僅此一天)。對於很多人, ...

思淵堂語/紐約的花季

文友曹莉見滿街花樹,忙不迭攝影,並以「剛入春夢的紐約客」為題,寫下一段文字:「本人也算老江湖了,色利之誘能視而不見,舉把小扇就擋了,可春風才招個小手,柳葉才 ...

《思淵堂語》聆聽鼎公演講

2018美國圖書館周第一天,皇后圖書館作家演講系列在法拉盛圖書館揭幕。王鼎鈞先生以「文學作品的境界」為題主講。閱讀是人類文明的重要標誌,也是文化、文學傳遞的 ...

《思淵堂語》媽媽過了大年

六年前,紐約時間年初一清晨,全家在視屏前向媽媽拜年。媽媽在萬里之外,朝我們揮揮手。 那是上海年初一的晚上。飯後,媽媽去了大姊家,預備住些時間。睡下不久 ...

《思淵堂語》那時日子

紐約作家陳九,在微信圈發了一篇散文「漂泊三重唱」。九兄的文字接地氣。那篇「紐約有個田翠蓮」,非常紐約,寫得踏實,和哈金短篇小說集「落地」中的人物一樣,眼看過 ...

《思淵堂語》學詩與詩學

每一次敲鍵,如同起飛,在負重下滑行,漸漸入雲;每一次收結,彷彿降落,收緊翅膀,碰接地氣。飛行之途有長短,但中間高度但求雲上,不知風自何來,歸宿何處。如在原野 ...

《思淵堂語》生活之書

我自認為一介書生。至今的前半生,先流於做學生,接著做編輯,最後管理圖書,非「書」之生者何也?但,如在懷念外婆的短文中所感嘆,生活一直在教訓我:「人」生之得失 ...

《思淵堂語》圖書館的故事

電視台邀請了紐約市皇后圖書館的幾位館長,話說「開卷有益」,有點像到農場見農民,聊聊天,細論五穀生長、收成。而接著談一本「圖書館的故事」,也就恰當了:看著金黃 ...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