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topic/%E5%B0%8F%E8%AA%AA%E4%B8%96%E7%95%8C-3

小說世界

婚床(四)

父親雖然初中畢業,卻當了高中的語文老師,嚴格意義上不能算是知識分子,但是卻有舊時知識分子的窮酸習氣,什麼言必行行必果、什麼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總之在我五歲不到 ...

昔日千金(一三)

這書法像是出自名家手筆,說不出為什麼,只覺得親切眼熟。這是一家中國文化傳統氣息濃厚的餐館,他們喜歡。 在餐廳角落坐定,瀏覽著牆壁上的字畫舊照,處處充滿舊時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二八)

現在他們也聯繫不上文若芸,不知道她去了哪裡。她留給娘家人最後的聯繫電話,現在已經成了空號了。 小趙說,提起文若芸,她們家人的反應都很冷淡。想來也是,務農的 ...

笨笨成功學

笨笨成功學

畢業十年同學聚會,笨笨攜妻挈子,跨洋過海前來參加。說來慚愧,一個班三、四十人,唯一一個開了診所自己當老闆的是這個當年的笨笨。 「我這次來,也是為了招兩個人 ...

他不是叔本華(全文完)

一顆成熟的橡果隨風墜落,正好砸在韓翠微的頭上。韓翠微兩眼一酸,差點兒落下淚來。 ● 「你是威利。」 「我說我是叔本華。你相信嗎?網路這麼虛幻的東西,男 ...

昔日千金(一二)

「你不要這樣小看別人!」 「算了,懶得再跟你講。」舅舅翻了一下白眼,似乎覺得這個妹妹幼稚得可笑。 鶴繼續對舅舅說,她是本社區的名人,一則,班覺民當年有些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二七)

照片不是特別清楚,看起來像是張視頻截圖。乍一看,不像是自己認識的人,可卻有什麼牽引著涂淼。她忍不住用手把照片撥大,望著照片裡那男人眉宇間與生俱來的憂鬱,她的 ...

婚床(三)

婚床(三)

第一年寒假回家過年,父親逼迫我去女方家送年禮。那是時隔幾年以後,我再一次看見女孩,已經十四、五歲了,在鎮上的食品廠打工,工作是父親託關係找的。梳著一條馬尾辮 ...

婚床(二)

婚床(二)

重磅真絲的裙子已經被壓得褶皺縱橫,我從衣櫃裡拿出一件藍色純棉及膝連衣裙換上,用電熨斗把真絲裙熨燙平整,放進衣櫃掛起來。 他一連失蹤了三天。三天後的傍晚,我 ...

他不是叔本華(八)

她說,躺在產床上,女人已經失去了人的尊嚴。而這醜惡和痛苦的本源就在子宮。她說女人的子宮,同樣是痙攣,可以帶你進天堂,飄飄欲仙;也可以送你下地獄,痛不欲生。經 ...

昔日千金(一一)

她得知這消息的時候,正被文革小將們關押在黑屋裡。次日是連續批鬥遊街示眾的日子,竟然無法見到父親屍身。聽說奶奶因此心臟病發,很快離開人世。 她知道,如果不是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二六)

穆隊長提供的線索不多,過了這麼多年,世易時移,追查不是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這麼久以來,穆隊長從來沒有忘記過這個案子,想必能做的早就做了。 可許千夢不死心,還 ...

他不是叔本華(七)

「我從來就沒有恨過你。」韓翠微搖了搖頭,抬眼直視栗偉。「不過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威利。威利倒是個可恨的人。」 「威利。」栗偉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那你一定知 ...

昔日千金(一○)

誰知文革時他們受到極大衝擊和侮辱,難以忍受非人暴行,最後夫婦兩人手牽手投湖自盡。澤明是唯一的兒子,因為家庭成分牽連,受到極大壓力,曾一度被分配到河北農村負責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二五)

涂淼正皺著眉頭對著筆記本發呆,卻只覺窗戶外面有人在看自己。抬頭一看,涂淼在心底罵了一聲。是許千夢。 你怎麼會在這?許千夢不請自來地在涂淼對面坐下。 是啊 ...

婚床(一)

婚床(一)

1 那天下午,回到家後,他就一直埋首於書桌,整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資料,專心致志的。 窗戶半開,風穿過綠色紗窗吹進來,掀起藍色窗簾的一角,漣漪般輕輕蕩 ...

躲雨人(下)

躲雨人(下)

人要靠半張臉做表情,著實有困難。小顧招呼我進餐館,我發現煥然一新的他,有潛力當間諜。他說余大媽臨時有會議,讓我留宿餐館閣樓,隔天一早找我喝茶。說得臉不紅、氣 ...

他不是叔本華(六)

「謝謝你來陪我。」韓翠微喝下那杯水,邁著虛弱的步子去尋找回程的汽車。那是她最後一次和俄國文學教授見面。 韓翠微突然感到一陣惡心。她關掉電腦,用兩隻手托住額 ...

昔日千金(九)

他們三人在山下小鎮,找到一家供應海鮮的小餐館,以當地湖中新鮮出爐的鱒魚為號召。不少顧客排隊等候,顯然名聲遠揚。他們入座後,由經驗豐富的服務員推薦,選了燒烤鱒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二四)

她和蔡茜茜都是身嬌體弱的白淨女生,手拉著手慢騰騰地走,不一會就落到了隊伍的最後面。 蔡茜茜為了臭美,還穿著鬆糕鞋。曹葭山陡峭的地方不少,蔡茜茜一個沒踩穩, ...

躲雨人(中)

躲雨人(中)

食材都備有履歷,通過農藥、漂白劑等檢驗。我餓壞了,隨意點了幾樣。立地窗的雨勢立志要把上海變作海上這般,忽然看見一名夥計急忙提把大雨傘推門而去。 「這雨下得 ...

他不是叔本華(五)

「XX小喬徐娘半老,獨守空房,什麼畸戀通姦、什麼換男人像換襯衣,全都是手淫自慰,你丫還看著爽,傻逼啊?……」 韓翠微頓時心律過速,熱血湧上頭頂,一張臉在屏 ...

昔日千金(八)

就這樣,她和澤明這個曾經救了她的男友,匆匆辦了結婚手續。兩人一年後終於來到美國,先到舅舅紐約郊區的家裡落腳。 舅媽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對這個外甥女和女婿到來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二三)

她接受了自己的失敗,也不想糾結,越陷越深,所以只能逃了。 ● 她公事公辦地回覆了上官威的郵件,嚴絲合縫、界線清晰。工作早已經交接好了,工資也已經結清。他 ...

躲雨人(上)

躲雨人(上)

雲層陰霾,並帶點壓迫時,大雨就要落了。我出差必帶傘,這回也沒例外,但能不用上最好。天,都得抬頭看,這回不用,依稀有艘巨大航空母艦頂空降落,視線暗了、風也颳了 ...

他不是叔本華(四)

栗偉坐在沙灘上,神情專注地凝視前方,嘴角上掛著那個似是而非的微笑。的確,他說的確,像一片破舊棉絮,但是已經不記得,他們曾經有過八條新棉被這樣的往事了。 陶 ...

昔日千金(七)

「舅舅,是我!」 舅舅的目光透著審視和一絲懷疑。 「舅舅,是我!是從地獄回來的我!」果然是當年說話的語氣。 「哎!真的是你!讓你受委屈了!孩子。」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二二)

6 涂淼到藍城的第二天,才終於看了上官威發給她的那封郵件。郵件的題目是「關於我們」,因為這四個字,她一直沒有勇氣點看郵件的正文。誰知點開一看,卻是關於 ...

他不是叔本華(三)

他不是叔本華(三)

情人的頭顱瞑目紅唇、鮮血淋漓,邪惡到至美、慘烈到癲狂。 莎樂美狂吻著那顆頭顱,曾經欲死欲仙。約翰那帶血的雙唇燦爛妖冶,如同漁夫在破曉的海上剛剛尋獲的紅色珊 ...

百靈鳥(全文完)

我的名字是「百靈三號」。她們告訴我,要主動把自己的名字告訴客人,這樣他們下次還會來找我,這樣找我講電話的人就會越來越多。 此刻,我既聽不見那些人的呼嚕聲, ...

昔日千金(六)

「回家?這兒不是你家!」 「奶奶!我想在這兒睡一覺!」 「我家沒有你這個掃把星!滾!」 「奶奶!求你!」 「全家還沒被你們母女害夠?滾!」 硬生生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二一)

汪翠珍:我聽鄰居毛二竹的婆婆說過。 問:那她是怎麼知道的? 汪翠珍:這個我也不清楚。我是七年前才嫁過來的。今年發燒,去馮大夫的診所掛吊針,覺得馮大夫人不 ...

他不是叔本華(二)

他不是叔本華(二)

韓翠微無意追究栗偉接她來美國的誠意,是否與那三間瓦房有關。到美國的第一個晚上,栗偉急切地進入了韓翠微的身體,卻因為興奮過度而草草收場。 他僵直地摟著躁熱不 ...

百靈鳥(一一)

我在一個屋子裡,一個溫暖的、四季如春的屋子裡,還有空調。上班的桌子離睡覺的床只有幾步之遙。從此之後,他們再也不必擔心我會被風吹到、被雨淋著。 我還是想不起 ...

昔日千金(五)

而後,文革如火如荼的風暴來臨,她的出身又成了無法擺脫的深重罪孽。大漢奸的曾孫女、日本間諜的女兒、偽滿州國的餘孽,奴役勞動人民、騎在人民頭上養尊處優……實在罪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二○)

屍體埋得淺,估計是被山裡的野狗扒拉出來的。老漢嚇得魂飛魄散,奔下山去報了警。 屍體挖出來以後,已經沒個人樣了。後來是通過死者身上的衣物和隨身物品,又比對血 ...

他不是叔本華(一)

他不是叔本華(一)

八年後一個星期天的下午,韓翠微在中國城與栗偉重逢。 韓翠微站在大三元海鮮酒家的門口,正準備解下腰間的圍裙。秋日午後的陽光從她的正前方斜射過來,使她不得不瞇 ...

百靈鳥(一○)

大概他也在這麼一個大屋子裡睡覺吧!他的腦袋邊上一定還有別的男人的腦袋。一開始的時候,他肯定也覺得難熬,但最終都會適應的。 那次探望之後,我們再也沒有去看過 ...

昔日千金(四)

這整套經典油畫作品讓她眼界大開。她心領神會,畫出了一張又一張作品。後來申請藝術專科學校,果然如願。 她的作品雖然得到專業人士的認可,但她的身世、背景在新中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一九)

涂淼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伸手一摸,上官威已經走了,可床單的皺褶裡,似乎還有著他的體溫。 涂淼的臉上浮起一絲紅暈。她的身上,上官威留下的氣息還在。她起床 ...

昔日千金(三)

昔日千金(三)

終於,家人漸漸明白,家中確是出了天大的大事!祖母嚎啕痛哭的場景嚇壞了眾人,原來傳來的惡信是:祖父暴斃!不僅暴斃,而且死得很慘! 這惡信太突然,原來祖父的遭 ...

百靈鳥(九)

剛才她進門的時候,我條件反射似地坐了起來,想對她笑笑,和她打個招呼。可是,她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接近床鋪,就差點栽倒在地上。沒過幾分鐘,她就已經直挺挺地躺在那裡 ...

歪脖子老等(全文完)

「有汪小博的短篇小說集嗎?」 「有!正版五折。」 「好!來一本。」 曉桐跑遍書攤,專程來買汪小博寫的〈歪脖子老等〉。他發現在《汪小博文集》裡有三卷短篇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一八)

● 涂淼的初夜是在大學畢業後的第二年,對方是經人介紹認識的,家境不錯,自己也是公務員。他們開始交往了三個月,有一天,他們一起去看夜場電影。電影散場,夜風吹 ...

昔日千金(二)

昔日千金(二)

北平的這個大公館,日子雖過得富足安定,但平時並不熱鬧。奶奶在這兒具有無上權威。未婚的小姑琬兒和她,以及常常出差在外的父親,都被奶奶的大小家規管束得牢牢的,其 ...

百靈鳥(八)

她們怎麼會有那麼多話要說?到底是哪些人在和她們說話? 那個給我開門的女人對我說,這個工作很簡單,就是說話。有時候也不一定要說,但不能掛斷客人的電話,通話時 ...

歪脖子老等(五)

那天晚上剛睡下,就有人來敲門,同學「老樂」示意曉桐鑽到床底下去。工人糾察隊進門後強行要搜查床下,「老樂」死活不讓,還發生了口角,差點兒打起來。 幸好蹲下察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一七)

距離旗城三個小時車程的J城警方這時候卻傳來消息,說找到方愷了。他們剛剛端掉了一個傳銷窩點,蔡茜茜被殺的那晚,方愷應該已經到了J城,所以沒有作案的時間。 方 ...

昔日千金(一)

昔日千金(一)

1 這是一座小城,我們相識在蘭花展的幽暗展廳。第一次見她,就覺得她與眾不同。身材高䠷,立在人群中,帶絲沉靜與孤傲,冷漠中透露出幾分貴氣。千姿百態的蝴蝶 ...

百靈鳥(七)

我躺在床上,想著自己的新名字:百靈三號。我默默地念了三遍。可能這是一個離開者留下的;她走了,她們便把她的名字給了我。或許,這張床也是她睡過的。 天黑了,她 ...

歪脖子老等(四)

小年有個弟弟叫汪小博,進入青春期後狂熱寫作。小年有時會帶些小博的習作來陳岩宿舍,大夥輪流傳著看。讓曉桐印象深刻的是一個短篇小說,叫〈歪脖子老等〉…… 劉三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一六)

準老闆娘給同事們留下的印象好極了。人長得漂亮不說,為人也親切有禮,如果她不是上官威的前女友,涂淼簡直也會立刻心無旁騖地對她產生好感。夏青離開的時候,上官威送 ...

歪脖子老等(三)

歪脖子老等(三)

上車沒多久,便開始查票了。乘務員先把車廂兩頭的門鎖上,然後從前往後一個坐席、一個坐席地檢票。群群不慌不忙地靠在離門不遠的過道上,眼睛死盯著乘務員的一舉一動。 ...

百靈鳥(六)

很快,就有人從裡面把門打開了,順便還把外面的鎖鏈也解開了──那個人伸出一雙長而枯瘦的手,輕而易舉地完成了這個動作。從門裡走出一個捲頭髮的女人,穿著睡衣和拖鞋 ...

冬冬的一生(全文完)

■郁思 他常常跟冬冬說起,她背著木盒子賣香菸的往事。「不是買香菸,我怎麼會遇到你,都是緣分呢!」 冬冬覺得劉營長老了,老了的人喜歡留在舊日的時光裡。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一五)

當時碰見了一個老街坊,他沒認出小兒子,卻認出姚老二了。聽說來辦身分證,老街坊還激動地問他:你弟弟找到了啊?真不容易啊!可當時老二和老三都沒有什麼反應,也沒接 ...

歪脖子老等(二)

歪脖子老等(二)

飛馳而過的景物在晨霧與蒸汽的襯托下時隱時現,彷彿象徵著撲朔迷離的世間萬象…… 曉桐十四歲上跟隨父母所在的大學,從北京遷往山東。初中畢業,分到魯北一個荒原上 ...

百靈鳥(五)

一個前途未卜的人,怎麼可能對過生日這種事情感興趣呢?他或許意識到了什麼,馬上就不說了。 大巴車就要進站了,我似乎聽見排氣管發出的突突聲,它帶我去的那個地方 ...

冬冬的一生(一一)

冬冬家的屋樑、瓦片散落一地,東邊的泥牆攔腰倒了大半,豬舍、雞欄全看不到原來面目。好像一場可怕的地震,震走了一切,留下了洪荒。 冬冬去後山坡上看看父親的墳頭 ...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一四)

蔡茜茜:老闆聽了以後挺高興,說今天送餐的是新招的一個。姓姚,叫遠。 涂淼:姚遠? 蔡茜茜:是啊!我還問老闆,你確定這是他的真名?老闆還有點惱火,他說,當 ...

歪脖子老等(一)

歪脖子老等(一)

1 韓曉桐是恢復高考後,進入S學院讀書的。大學沒畢業,他就考上北京一家重點大學的研究生,之後做為國際交流生赴美留學。 曉桐博士畢業,入職矽谷的網路通 ...

百靈鳥(四)

那是一些臨時攤位,吃食放置在簡陋的三輪車的車斗上。如遇特殊情況,他們可即刻駕車逃離。父親走過去,走到一個與他面目相仿的中年男人那裡,幾分鐘之後,他拎著一只白 ...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