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topic/%E5%B0%8F%E8%AA%AA%E4%B8%96%E7%95%8C-3

小說世界

翠鳥(四)

再次經過伯母家時,伯母把他叫進屋,給他一塊糕點,問他剛才河裡的事。明生詳細講了,並無隱瞞。 說話間,明生把一塊糕點吃完了。伯母又給他一塊,說:「你比小豬都 ...

消失(一○)

三排道變成了兩車道,有時公路在海邊。我一馬平川地開著,在接近麻薩諸塞州時下去加了油,在加油站便利店買了一個三明治、一杯茶,胡亂地站在櫃檯邊吃下去。吃完給媽媽 ...

妖刀與天劍(一三)

施玉抬頭道:「沒有什麼不滿意的事,老闆待我如家人,我哪有什麼不滿的。只是……只是想要離開……休息一下。」 「辦公室的工作分量太重嗎?我可以讓吳小珊上來做妳 ...

鐵塔(上)

鐵塔(上)

早上七點剛過。皮耶‧巴杜正吃早餐,多年來一成不變的咖啡和可頌,在一夜飽眠之後,像生平第一次品嘗那樣的新鮮和受用(對啊,他已好久不曾這麼好睡)。伊莎已經上班去 ...

翠鳥(三)

翠鳥(三)

「次次都是躲伯母家,我都不好意思了。我媽說,伯母是我的避難所,無論我爸爸多麼生氣,也不會在伯母家打我──如果我有多幾個伯母就好了,但可惜只有一個。永樂伯,你 ...

消失(九)

藥在嘴裡,舌頭和牙齒又忍不住撥弄了那兩片藥,然後開始咀嚼。這是我的壞習慣,每次吃藥無論多苦,都要嚼碎了才吞得下去。我就著浴室裡的自來水灌了兩口,藥粉沖下肚, ...

妖刀與天劍(一二)

施玉輕聲道:「老闆,我可以跟您談幾分鐘嗎?」 鍾正華猶豫了一秒鐘,就拉開門請客入內。他下意識虛掩房門,並未將門關緊。 施玉在沙發上坐定,似乎情緒穩定了許 ...

潘紅的美國生活(全文完)

這樣看,她自己倒真有女人的婆婆媽媽性。午餐要營養,哪有合群來得更重要。 吃飯吃出了自信。 這樣看來,潘紅又覺得自己要學的東西實在很多。就說喬丹,你看他別 ...

翠鳥(二)

翠鳥(二)

這河裡不僅有能用來建房子的沙子,河堤某些地方還有些白色的黏土,村裡的小孩常用來捏小狗、小貓玩。明生今天想捏一隻坐在很多雞蛋上面的老母雞。昨天,他在豬舍的乾草 ...

消失(八)

媽媽把包好的餃子煮熟,起了油鍋稍微煎成金黃色,這樣餃子放進大食盒以後,不會黏在一起。然後她上樓洗澡、洗頭,換上出門穿的胸口帶水鑽亮片的羊絨衫,深藏青的毛呢西 ...

妖刀與天劍(一一)

鍾正華站起身,面帶嚴肅之色踱了幾步。大家都一言不發,靜待老闆發言。 過了片刻,鍾正華坐回原位,看了大家一眼道:「不錯,咱們確實走了運。現在的問題是,如何將 ...

潘紅的美國生活(七五)

明麗講起來也是說,那是啊!她上班的地方,印度人和中國人都多。中午就是老中聚在一起聊天吃飯,老印堆一夥吃飯閒聊。誰要說飯都吃不到一起,還交什麼朋友的話,看看這 ...

翠鳥(一)

翠鳥(一)

暑假開始後明生玩瘋了,不是上山挖洞逮兔子,就是下河摸魚捉黃鱔,每天都不帶重樣的,時不時還能弄點什麼給家裡改善伙食。他有一對沉默寡言的父母,除了爸爸時不時揍他 ...

消失(七)

每次家裡聚會或者請朋友來派對,這些老歌必唱。我記不清看到爸爸唱了,甚至記不清爸爸下樓來。 但爸爸只住了一個晚上,就要飛回上海去。媽媽讓我把他送到火車站。 ...

妖刀與天劍(一○)

鍾正華被逗笑,羅邁斗卻一本正經地接話:「不過照現場的情形來看,還有許多疑點有待澄清。那具遺骸在劉兵和我拔出插在胸骨中的短劍時,立刻散成一段段骨節,似乎原本就 ...

潘紅的美國生活(七四)

好在明麗早跟她打過預防針,說她家傑克早是那樣了:見到我都不說話,臉上面無表情。倒是跟他爸很有話說。我心裡這個氣啊!你每天的瑣事都是我在做,跟你爸有任何關係, ...

劉淺冬京城過年(下)

劉淺冬京城過年(下)

劉淺冬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前走,手機響了幾次,她都沒有理會。現在的她,只希望那個經理說的是真的。天陰冷、陰冷的,好像馬上就要下雪一般。自己會不會像安徒生筆下那個 ...

消失(六)

最後擋在我面前的,是那個叫珍妮的墓碑。我脫下手套,用手指劃過冰涼的墓石,發現在墓碑裂開的縫隙裡,還長著一棵幾寸長的樹苗。葉子已經完全落了,光禿禿的褐色枝幹沖 ...

妖刀與天劍(九)

「劉兵臉上總算有了血色,跪在土堆前拜了一會,站起身來時,居然就面帶喜色了。」 「面帶喜色?」 胡學賢插口:「他是想到白骨靈魂歸位,他父子百萬人民幣到手, ...

潘紅的美國生活(七三)

那喬丹因為不喜歡自己的工作,所以整天擔心被炒魷魚。但是不做這個,又不知道能做什麼。於是工作就成了折磨,雞肋一樣的折磨。 潘紅也算早就看明白了。但還是那句話 ...

劉淺冬京城過年(中)

劉淺冬京城過年(中)

「你都在這兒住三天了!」曉竺兩條眉毛高高翹起,打斷了淺冬的話,「不行啊!你得搬出去住,不然我們都沒法兒活了。」 宜春連忙解釋說:「我們剛從醫院檢查回來,都 ...

消失(五)

頭頂上飛過更多的烏鴉,在雪後透明的天空裡快活地叫著。 過了一會兒,她想起什麼,說:「爸爸說美國的房子、存款都歸我們,他不會虧待我們。」這些話是用中文說的。 ...

妖刀與天劍(八)

薛博士到底是個科學家,具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的專業訓練,他雙手一攤道:「分析化驗這柄刀是我的專業,但它是否就是那柄妖刀,非我專長……」說到這裡,他「啊」了 ...

潘紅的美國生活(七二)

潘紅就覺得奇怪,倒像是孩子是人,大人就不是人。因為你要為了孩子,犧牲自己的幸福。這什麼邏輯嗎? 理論上這種邏輯真是不堪一擊,但是每當她看到現實裡的情形,還 ...

劉淺冬京城過年(上)

劉淺冬京城過年(上)

劉淺冬的眉頭對著屏幕皺了皺,雖然網上網下都有肺炎的消息在傳,慣性告訴她,事情沒有那麼嚴重,也不會嚴重到哪里去。眼下,幾年沒見、遠在京城的妹妹宜春有難事,她無 ...

消失(四)

「茱莉,你說啊!」 茱莉不吭聲,我忍著,等她開口。一隻烏鴉突然從不遠處的白樺樹上飛起,從我們頭頂飛過,像一隻黑色的影子。烏鴉在天上一邊飛、一邊哇哇地叫,像 ...

妖刀與天劍(七)

「各位仔細看,靠近刀柄的刀刃似乎有紅色的紋路。我猜測這柄古刀的製作時代不可能有今日的高溫煉鋼爐,基本上應該是將鉻土塗在刀刃上,不斷加熱捶打而成。紅色鉻鹽在還 ...

潘紅的美國生活(七一)

小艾說了一個詞,聽起來像「太極」,潘紅不懂。 是台語。小艾說,中文不知道該叫什麼。小艾於是轉身問媽媽怎麼說。 艾媽媽笑著說:就是糯米做的,很有咬勁兒。 ...

消失(三)

消失(三)

我彈了一小時李斯特的單手練習曲,安妮和茱莉在外面打雪球的聲音聲聲入耳。掃雪車已經來過,門前的小路在掃雪後露出地上的紅磚。我捧杯紅茶站在客廳的窗口看著她們。 ...

明亮的歸途(全文完)

他們已經不再是從前的樣子了,或者說,他們不再像在人世生活時那樣焦慮、膽怯、患得患失。他們擺脫了時間和身體的束縛、四季以及親人的羈絆,變成了另外的模樣。 山 ...

妖刀與天劍(六)

鍾正華點頭道:「我就是因為這一點,才想到他一定要去。不過他的手提儀器雖然不大,要如何通過檢查,順利帶入境,可要千萬小心。不要引起官方懷疑而追查到公司,那就得 ...

潘紅的美國生活(七○)

22 斷想 這樣說著,喬丹已經是一臉的怨氣,木樁一樣站在一邊。 潘紅想,呵呵,真是孩子的臉說變就變。只可惜他是孩子幾倍的歲數。哎,真倒楣,怎麼嫁給這 ...

消失(二)

消失(二)

從小到大,連一只蘋果都沒有自己削過。這是我的特權,我的鋼琴演奏的天賦帶來的紅利──我從來不需要插手任何家務。熱茶自己端上、飯後的水果盤切好後擺到我的面前,髒 ...

明亮的歸途(八)

天馬上就要亮了。那個趕路的人,已經近在咫尺了。她隨時可能抵達這裡。 她們彼此凝視著,淚眼婆娑,好像看見那個人一路穿越高聳的山崗、險峻的峽谷、黑暗的林地以及 ...

妖刀與天劍(五)

「羅老師本人也是業餘的古兵器專家,他極力建議我們去鑑定一下。如果確是妖刀,那可是稀世之寶,要趕快出手買下來。」 鍾正華雙目發亮,想了一會,修正胡學賢的說法 ...

潘紅的美國生活(六九)

潘紅很想催促他,來看展覽的,又不是來吃霜淇淋的。再說霜淇淋哪裡還不能吃呢!但是又一想,凱文喜歡霜淇淋,還是再等一會兒吧! 這時就見幾個人從旁邊走過,其中一 ...

潘紅的美國生活(六八)

德州從前也不是這麼堵的,好像就是最近幾年突然人多了起來。潘紅都覺得奇怪,以前上健身房,根本見不到東方人。現在,健身房裡東方人就像天兵天將突然從天而降,隨處可 ...

消失(一)

消失(一)

每一個鋼琴天才兒童,都有告別演奏生涯的時刻,遲早而已──這是我的俄國老師鮑里斯告訴我的。幸運的人才華持續了一生都沒有謝幕,有的終結在二十歲出頭。他自己的頂點 ...

明亮的歸途(七)

這些哭號聲就如一支利箭,穿越滔滔風雨,穿過雲珊和蘇的身體,留下渾身鈍疼和斑斑血跡。 古來得喪何須問,世上榮枯只等閒。 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 ...

妖刀與天劍(四)

胡學賢眼角瞟了施玉一眼,續道:「羅老師有一回在衡山深谷中,尋到一個以前不知的斷岩,斷岩下終日雲霧飛騰,也不知有多深。他花了大半天在四周探索,希望找到一條能下 ...

妖刀與天劍(三)

妖刀與天劍(三)

他接著說:「傑克‧劉來伊大較早,個性豪邁慷慨,有古信陵君之風。幾十年來香檳城留學的學生,無論來自台灣或大陸,受過他照顧或幫助的沒有五百,也有三百。我說到這份 ...

明亮的歸途(六)

有一次,她趁人不備又上路了,但很快就迷路了。叔叔們找到她的時候,她正專注地坐在馬路牙子上自言自語──那裡靠近一個塵土飛揚的三岔路口,不遠處就是高速公路。祖母 ...

刁教授的新生活(全文完)

刁教授一下感到人生的虛無,指不上,誰都指望不上。這一年他開始覺得身體大不如前,牙齒鬆動疼痛,吃飯只能吃軟爛之物,多靠舌頭蠕動來磨碎食物;前一陣手有顫抖,他懷 ...

潘紅的美國生活(六七)

直到有一次,他把車飛也似地開過去的時候,旁邊正好是一個員警在給截下來的另一輛車開罰單。下一個鏡頭,就像《在路上》裡的情景一樣,員警停下來去追他。 被截下來 ...

妖刀與天劍(二)

妖刀與天劍(二)

進來的是他的祕書兼貼身「法律顧問」施玉,一個漂亮成熟的女子,年約三十四、五。由於面容姣好不須濃妝,一襲高腰洋紅色套裝,白色釦子及假腰帶,素淨地襯出性感的身材 ...

明亮的歸途(五)

時間以盤旋的香灰的形狀呈現在几案上,那是時間的外殼,繁複、脆弱、不堪一擊。裊裊散去的輕煙似乎才代表了時間的本質,神祕、輕盈、恍惚,不可忽視,難以挽留。有一刻 ...

刁教授的新生活(一一)

兒子開了幾個小時車,臉色陰沉地來了,見了他,連聲「爸」也沒叫,直接找他媽去了。 第二天,屈老師向刁教授轉達兒子與女兒談話的結果。女兒表示,這事她沒辦法,一 ...

潘紅的美國生活(六六)

室外的陽光很亮,德州的三月溫暖合意,小陽春的感覺。 一家人鑽進車裡,駛出停車場。潘紅拿出手機導航,上高速。導航上路線如火一片通紅,趕上下班高峰了。再一調換 ...

妖刀與天劍(一)

妖刀與天劍(一)

楔子 日本古代鍛冶製刀的技術極為高明,冶煉技法傳自中國漢唐。到了日本,製刀技術精益求精,製刀工匠改良訣竅代代相傳,特定家族打造的寶刀價值連城,其品質已 ...

明亮的歸途(四)

可我記得,他們以前是在一個市場裡賣五金產品的。怎麼會跑去種海帶呢?這還是很久以前母親告訴雲珊的,此刻忽然想起。 蘇淡淡地說:哦,你還不知道吧!她老早和那個 ...

刁教授的新生活(一○)

刁教授、屈老師可不是好欺負的,這房子有女兒一半呢!!就算你們離婚,房子歸誰還不一定呢!我們偏不走! 那以後,刁教授、屈老師與女婿相敬如冰,互不理睬。女婿自 ...

潘紅的美國生活(六五)

還有他不說恨死了這個城市吧,至少也是不喜歡的。所以他老早就說,不在休士頓過夜。 而潘紅呢,則是恰恰相反,她對一切新奇的東西都好奇感興趣。休士頓有這麼多博物 ...

潘紅的美國生活(六四)

生活平淡如水,卻又暗湧著波濤。 20 美國藝術家 看梵谷想起了許多話題。但是潘紅心裡惦記著要去看蓄水池,再看凱文百無聊賴的樣子,也就準備收兵。 ...

明亮的歸途(三)

明亮的歸途(三)

祖父在那個寒冷的午後,去野外勞作,爆掉了血管,從此癱在床上十餘年。 ──雲珊決定為祖母守夜。 蘇馬上說,小池也在來的路上。 你要是肚子餓的話,讓他們帶 ...

永夜(全文完)

「我問他一晚上去了哪裡,他說讓我放心。四天後,我就上了去英國的飛機。」 「你有沒有問過你的父親,他把尹長海的屍體,帶去了哪裡?」說到「屍體」這兩個字,我忍 ...

刁教授的新生活(九)

他唯一熱心的就是鼓搗各種電器,電腦、音響、攝影機、放像機,更新換代沒完沒了,把家裡弄得像個豪華影院。那麼喜歡折騰,刁教授電腦壞了,他卻從沒過問,別想指望他動 ...

明亮的歸途(二)

明亮的歸途(二)

雲珊沉默地坐在車上,腦海裡逐漸浮現出那些場景,大都是年少時的記憶。那些意外橫死的人,躺在布幔或草席所遮的角落裡,深夜裡猝不及防的啼哭,木魚的敲擊聲,香燭恍惚 ...

永夜(一四)

「我下了車。他推著車子,我們沿著路邊一直走,走到了河堤公園那裡。一路上,他都很緊張,說話也是斷斷續續的。我明白他也許是要對我表白,我並不討厭他,只是,我當時 ...

刁教授的新生活(八)

樂老師老伴過世了,兒女在美國,她就是不過來,在國內過得那叫開心,唱歌、跳舞、練劍、會餐、旅遊。家裡整天門庭若市,不想做飯就去學校食堂,四、五個大餐廳,想吃啥 ...

明亮的歸途(一)

明亮的歸途(一)

很多年裡,雲珊一直準備著這趟返鄉之旅,沒想到,它的到來如此倉促。火車在距家鄉三十公里的B城停了二十幾分鐘,滿滿當當的車廂瞬間只剩下她和一名頭戴耳塞、沉湎於遊 ...

永夜(一三)

「什麼時候的事?」季小宇轉過身來,盯著我的眼睛。我看見有霧氣從他的眼底浮起來。 就在滕煙樹出現的兩個月前,我高燒不退,被送進醫院,後來確診。出院後的第二個 ...

刁教授的新生活(七)

屈老師本是大學畢業,好好工作能在業務上有所建樹,說不定能變成屈教授。但屈老師生了兩個孩子後,身體虧了。沒見人生孩子把牙生掉的,屈老師就是一個特例。 刁教授 ...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