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topic/%E5%B0%8F%E8%AA%AA%E4%B8%96%E7%95%8C-3

小說世界
魂斷堪薩斯(二)

魂斷堪薩斯(二)

2 劉少佳是我S學院十一號樓的鄰居,他在文革前一年,考上了市重點中學──師大附中。由於我們年齡相差了六、七歲,平常接觸並不多。少佳的父親是S學院工程機 ...

旺旺(一四)

三妹呆呆地坐在門口的麻石板上,捧著飯碗一動不動,就像木頭人。我挨近她坐下說:「等爸爸回來……」 「爸爸回來也無用,她們故意等爸爸出差、我們上學,把旺旺弄走 ...

福鼎奇緣(八)

曉曉說:你就別嘲諷我了。這個老美女孩是在動車上撞上的,她萬里迢迢來中國,就是為了見她的福鼎大媽。我對她的故事特好奇,她約我在福鼎的一家茶莊見面,看這地址好像 ...

花落的聲音(五六)

素淨的哈媽帶著我從未在她臉上看到過的安寧,在深黑的相框裡抿嘴微笑。 我的目光緩慢地從哈媽的遺照上收回,又四下掃過一圈,想確認不再有更多的意外。哈蓓安靜地喝 ...

魂斷堪薩斯(一)

魂斷堪薩斯(一)

敕勒川,陰山下, 天似穹廬,籠蓋四野。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樂府詩集‧雜歌謠辭四‧敕勒歌》 1 錫林郭勒大草原東北部的 ...

旺旺(一三)

「一個比一個刁蠻,不知好歹!不賣狗,你們吃什麼?」母親怒沖沖說。 二妹碰了一鼻子灰,也端起飯碗,耷拉著腦袋走出門口。 我快速扒完碗底的飯,放下碗筷,然後 ...

福鼎奇緣(七)

進了崳山島的草原,曉曉沒有發現山羊,但她也不失望,歡天喜地,看五顏六色的野花面朝大海開得活潑自在。她說:我是真累了,否則要好好拍一下這些紫色的野菊花。 他 ...

花落的聲音(五五)

我坐到島台邊的高腳椅上,端起哈蓓遞來的小米粥,感覺鼻子裡充滿一股藥味。想起早年常到哈蓓母女在莫城的家裡蹭飯,哈媽燒的那一桌桌大魚大肉和海鮮,二手店淘來的紅木 ...

炭筆素描(下)

炭筆素描(下)

別無選擇,母親最終決定以極端的方式,來釋放堆積在自己體內的洪水猛獸。她拿起美工刀,割出了左手腕那一道驚世駭俗的印記。母親倒是語意深長地說,唯有正視這道礙眼卻 ...

旺旺(一二)

「為什麼罵人家呀?」祖母問,然後一拍大腿,呵呵笑道:「那回事啊!幸好沒罵呢!」 我看著祖母手上兩個雞蛋,很想說留一個給旺旺吃,但是,最終沒開口。 村子幾 ...

福鼎奇緣(六)

程峰說:這個理解,自然界的動物,喜歡用撒尿的方式去占領地盤。若是有同類想入侵,雙方肯定要一決雌雄。但是崳山島的漁民厚道本分,海上沉船的事我還真沒聽說過。明天 ...

花落的聲音(五四)

她穿一條九分寬腿黑綢褲,白色棉質短袖套衫,領口和腳下一雙黑色塑料拖鞋都有鏤花,一頭鬈髮披了下來。看著眼前的這一片青白黑紅粉,襯著身後米白的牆色,我凝重的心情 ...

炭筆素描(中)

炭筆素描(中)

以父親家族的財富和社會地位,母親是可以過上一輩子貴婦般的生活,豪衣華食日日穿梭在名流富賈之中。一整個家族三代同堂齊住在一棟有亮眼大理石外觀、樓高七層的高端智 ...

旺旺(一一)

大叔又哈哈笑兩聲說:「要不是狗吼叫,又下水去驅趕蛇,估計你小命難保了。」 大叔抬手指著遠處讓我看,說:「看清楚嗎?那是銀環蛇,劇毒蛇,水浸第一天就出現了。 ...

福鼎奇緣(五)

程峰一直覺得曉曉豪爽大氣、勇敢無畏,是他的鐵兄弟。而曉曉柔情似水的一面,只展現給把她當女人的男人。 他們迎風站在太姥山頂,看群山連綿到了海邊。海岸線跌宕起 ...

花落的聲音(五三)

他接著說:「人活一世,追求來、追求去,最後的成功不就是當我們離世時,能有內心的安寧嗎?從這點講,我爸他得到了。哈蓓不僅在語言上讓他獲得安慰,更讓他在精神上感 ...

炭筆素描(上)

炭筆素描(上)

壺笛響了,母親邊沏茶,邊談論著下一篇小說的構思。 不再染髮的母親,一頭泛白的長髮如瀑布般垂落在她微駝的肩膀上。一身輕柔寬鬆的居家服零距離地貼服著她的身軀, ...

旺旺(一○)

「撲通」一聲,我頭朝下栽了,落入湖裡。嗆了幾口水後,我掙扎著站了起來,腳卻往下陷,湖水淹到肩膀。我慌亂轉身,撲向湖岸,胡亂抓住邊上的草往上爬。但是,爬了幾次 ...

福鼎奇緣(四)

程峰說:你看、你看,你的想像力也多姿多彩。 曉曉說:石頭造型奇特、生動可愛,誰都可以任意想像,組合、組合就是一個傳奇嘛。 曉曉告訴程峰,她去過美國的羚羊 ...

花落的聲音(五二)

他說著:「經常一管管鐵鏽色的血吐出來,還再吃,又再吐。那一碗碗苦湯藥,讓一個健康的人喝,都會受不了的啊!我爸的眼睛凹成兩個深坑,我們都不敢讓人來看了。有一天 ...

福鼎奇緣(三)

福鼎奇緣(三)

何旺公司有個華人女工程師,因犯技術錯誤被何旺炒了。那工程師是方悅的朋友。沒多久方悅告訴曉曉,何旺常跟一個美國女工程師出門吃午餐。曉曉暗查女工程師的家底,對方 ...

旺旺(九)

小學畢業那年暑假,一場超強颱風引發大洪水。洪水圍村,村外所有莊稼地在渾濁的黃泥水中浸泡了兩天兩夜。家裡柴草和豬食都快沒了。 洪水剛退,母親和祖母參加生產隊 ...

傷心蘋果(全文完)

晶瑩魂飛魄散,只抓住穿白衣服的醫生,「人呢,她人什麼情況?」 醫生的話斷斷續續傳到她耳朵裡:「……脾臟、肝臟破裂……肋骨刺破肺部……顱骨重度損傷……除非有 ...

花落的聲音(五一)

哈苗又接下去:「我如果沒有親身經歷,人家再怎麼講,我都很難想像,照顧一個身患絕症的老人會有多辛苦。說是心力交瘁,一點不誇張。經歷過我爸最後的這段日子,我真的 ...

福鼎奇緣(二)

福鼎奇緣(二)

豎琴告訴曉曉,這些日子聯邦政府關門,預算資金沒有到位,政府的合同公司也無法開工。 曉曉說:聯邦政府沒錢就關門,過個兩三年就鬧騰一次,對你也好,趁著聯邦政府 ...

旺旺(八)

村裡人懷疑有外人進村偷狗,用誘餌引誘,然後杖殺帶走。 我想,我家母狗可能也是遇到這種情況。只是當時僥倖逃脫回到家,最終還是逃不過厄運。 我們為旺旺憂心了 ...

傷心蘋果(二三)

夕顏被沒頭沒腦澆下來的大雨打得睜不開眼睛,哪還有講價的餘地,哆哆嗦嗦掏錢。 老約翰遜接錢塞進衣袋,吹聲口哨把箱子搬上夕顏的車。真是,Someone's t ...

花落的聲音(五○)

他們的面容越來越生動,最後好像連哈老都要從那張遺像裡走出來。我趕緊中斷一切,匆匆洗漱後,吞了安眠藥躺下。 哈苗的電話在第二天傍晚打進來,我相信他是從哈蓓那 ...

福鼎奇緣(一)

福鼎奇緣(一)

1 動車開向福鼎 張曉曉喜歡中國的動車,去哪兒都方便,車廂內乾淨寬敞,時不時還能起身行走。窗外是連綿不斷的青山和綠水,煙雨朦朧的時候是水墨畫,陽光從雲 ...

旺旺(七)

他看看父親的菸盒說:「哇!大前門呀!賞多一根好嗎?」 父親說:「當然可以。」父親又抽出兩根香菸遞給他。 大叔笑嘻嘻接過,將香菸分別夾在左右耳邊上。他大力 ...

傷心蘋果(二二)

「楚楚!」夕顏緊緊擁住女兒,喃喃道:公主床是你的。媽媽一定給你。 手機「滴」一聲,梁爽的短信。他寫道:我的頭能保住了。後面附一個地址、電話。 7 ...

花落的聲音(四九)

潔西卡在信裡專門說,戴歐──她交往了一年多,那位來自奈及利亞的UCSF(舊金山加大醫學院)住院醫,已幫她和醫療隊的小夥伴們安頓下來。他們準備休整幾天,就出發 ...

包裹來了(下)

包裹來了(下)

男孩露齒笑了,瞬間讓我想起很久不見的一個朋友,一樣的身材、一樣的眼鏡、一樣的表情。他把肩上的袋子放下,交給我一周的食物。 我覺得今晚收菜的整個過程非常有詩 ...

旺旺(六)

在一個交叉巷口,跑在前頭的旺旺遇上一位橫穿巷口的大叔。差點碰撞瞬間,旺旺敏捷地閃到一邊,退後幾步,對著大叔「汪汪」吼叫兩聲。 大叔是本村的老光棍,比我父親 ...

傷心蘋果(二一)

夕顏像講述陌生人的事一樣:「楚楚你三歲的時候,爸爸辭了美國的工作。他加入了一個創業公司,到上海工作,他在那裡遇到一個年輕的阿姨。爸爸跟媽媽離婚,跟那個阿姨結 ...

花落的聲音(四八)

跟在小街對面打掃前院落葉的白人老太太聊起,她很不開心地搖著頭說,她們那麼一對熱愛大自然的母女竟然跑去加州──唉,誰要去加州啊,還去的是洛杉磯!骯髒擁擠、交通 ...

包裹來了(中)

包裹來了(中)

我回去檢查箱子,才發現收件人確實不是我,趕緊把東西還給他。見他著急的樣子,頭上的大滴汗水都要掉下來了。 怪不得我想不起來,自己買了什麼東西呢!原來並不是我 ...

旺旺(五)

旺旺長到半歲,身形體魄已像一個成年狗。牠很壯實、很沉穩,也很乖巧。但是,我覺得牠又有那麼一絲憂鬱。牠那雙眼睛好像老藏著些東西,柔和的目光總透著絲絲憂傷。 ...

傷心蘋果(二○)

「夕顏你聽我說,一張兒童床不是大事。那家男的是個難纏的,你一改口,萬一他起疑,不買這個房了……」 「梁爽!我必須要那個床!」 「是、是,我沒閒著,剛才跟 ...

花落的聲音(四七)

上樓進到房間裡,我還沒來得及喝口水,就聽到樓道裡的電話鈴聲大作,立刻衝出去接起,只聽到哈蓓在那頭說:「她到家了。」 「那就好、那就好!趕快歇了吧!」我有些 ...

包裹來了(上)

包裹來了(上)

我經常網購東西,從食品、文具到各類家用品和雜貨,都在網上購買。大部分的乾貨都是貨到門口,門鈴一響,等我去開門的時候,送貨員已經了無蹤影,或者瞥見貨車遠去的畫 ...

旺旺(四)

站在飯桌下面的旺旺,抬頭看著我們,似乎聽懂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不懂。但是,牠清澈的眼睛卻是濕的。 我和旺旺對視一會,心堵得慌。我對二妹說:「今天輪到你洗碗 ...

傷心蘋果(一九)

「你也想哭嗎,媽媽?」 「想。」 「那你為什麼不哭呢?」 夕顏過了一會才緩緩說:「因為一個家只能有一個人哭,另一個人要保護家。如果兩個人都哭的話,眼淚 ...

花落的聲音(四六)

待車子進入公路幹道,我大口吸著從四周麥田裡吹來的風。哈蓓的情緒平靜下來,兩人一時都不知該說什麼。 當莫城的燈火在前方出現,她忽然說:「你什麼也沒看見,也沒 ...

旺旺(三)

旺旺(三)

牠獨自走向門口,走到門檻下,後腿撐地踮起,立起身子,將前爪搭上門檻頂部。然後左後腿單立,抬起右後腿用勁搭上去,整個身子就大半趴在門檻頂端。 牠再使勁攀爬一 ...

海邊的童話(全文完)

「聽媽媽講,爸爸做過五、六種職業,每一種職業都做不長,多次失業。最後一次失業期間,爸爸又開始做畫家夢。這次倒是沒有奶奶的干涉,但爸爸的繪畫水平已嚴重退步,甚 ...

傷心蘋果(一八)

她從來沒有堅持要買心儀的玩具、衣服,因為擔心媽媽的錢不夠。 只有這一次,她實在愛那張如夢如幻的公主床。爸爸出差不再回家之後,媽媽帶她搬離原來的家,住到只有 ...

花落的聲音(四五)

哈蓓的車燈在四合的漆黑裡,殺出一道灰白的小路,夏夜林間的飛蟲循光撲來,一路蛙聲起伏。我的手在抖,叫了一聲:「真的太可怕了!」 哈蓓鐵青著臉,一聲不吭。車子 ...

旺旺(二)

旺旺(二)

父親和母親將狗媽媽抬去果園掩埋時,其他狗寶寶安靜地睡著,只有旺旺在窩裡蠢蠢蠕動,「嗚嗚」叫著,像嬰兒哭喊著找媽媽。 我看著狗窩裡的狗寶寶,特別是旺旺的樣子 ...

海邊的童話(八)

她接著說:「昨天晚上,我睡不著覺,反覆琢磨這件事情,也沒想明白。今天,又和媽媽聊了聊。媽媽估計奶奶有個心結纏繞多年,一直打不開。」 我沒料到老人的孫女如此 ...

傷心蘋果(一七)

布朗夫婦一同寵溺地看女兒,又看向夕顏,「我們安波兒確實很喜歡你們女兒的床。剛好你們搬走,不要這些家具了,把那個公主床賣給我們的話,就太好了!」 頭頂傳來楚 ...

花落的聲音(四四)

「你先別急。哈媽在傍晚來找過我的。」我嘴上安慰著她,心裡也焦急起來。 哈蓓只顧抓住我的手臂,搖著說:「我想我曉得她去了哪裡,拜託你陪我走一趟吧!」 「這 ...

旺旺(一)

旺旺(一)

清早,天高雲淡,微風和煦,暖陽高掛。 我往村前的水井洗衣服。半道,一句高音階的話語從井邊飄進我耳朵:「哇!一說曹操,曹操就到。」 井邊有幾個人,三位大嬸 ...

海邊的童話(七)

然而,希臘神話的女神不可能穿著牛仔褲。我的思想很快回到現實當中。由於不知道對方底細,我並沒有貿然回答。年輕女子迎著我疑惑的目光,先做了自我介紹,她是道格拉斯 ...

傷心蘋果(一六)

「我先生是個細心的人,確保我們家房子沒有任何隱患才走的。」 「您先生已經去中國了嗎?」 「是啊!他先去幫我們安排生活,我和女兒很快就要去團聚。」 夕顏 ...

花落的聲音(四三)

哈媽在夜幕降臨的時刻要去廢墟找女兒的念頭,讓我頭皮發麻。我搖著手說:「我不敢去。哈蓓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去那種地方的。等我明天找她聊聊,一定幫你勸她去UCLA ...

熱鐵皮屋裡的春天(下)

熱鐵皮屋裡的春天(下)

女人確實是和他拍拖的。過了很久,我發現她的冷冽是天生使然,別的紛紛擾擾透不入,她又昂然自得鎖著那份冷酷,冷進骨子裡還帶刺。她愛跟老清時就跟老清,膩了悄悄離開 ...

海邊的童話(六)

無奈之下,我只好在交叉點等著她。老人家這麼大年紀,如果來取畫,卻撲了個空,該多麼失望啊! 道格拉斯太太通常上午到公園散步。我每天上午帶著那幅畫,到木椅子處 ...

傷心蘋果(一五)

布朗先生忙著跟太太討論,答應女兒一定給她買一張同樣的床,拉她們去看地下室的家庭影院。他可不想讓一家人志在必得的樣子落在梁爽眼裡。 夕顏帶著楚楚剛下車,就碰 ...

花落的聲音(四二)

夕陽最後的一抹餘暉映到她臉上,讓她看上去像喝下了烈酒,眼裡好像都有火苗。 「我真的不知道這事啊!」我搖頭。 哈媽打斷我說:「如果是光明正大地談戀愛,怎麼 ...

熱鐵皮屋裡的春天(中)

熱鐵皮屋裡的春天(中)

那日老清把畫送給我,爾後我成了固定訪客,有時甚至在那混周末。畫室裡能感覺到混著顏料味,溫溫的風。 媽聽我說了蜂窩的事,淡淡說這樣氣運旺,但還是找個日子請消 ...

海邊的童話(五)

5 某日,我在岸邊瘋狂作畫,不知道身後有一雙特別的眼睛,正從專業的角度觀察著我的作品。休息的時候,幾位圍觀者都已散去。我發現保溫瓶下壓著一張名片。拿起 ...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