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topic/%E4%B8%96%E7%95%8C%E5%89%AF%E5%88%8A-2

世界副刊
到海裡去

到海裡去

4 秦山島上沒有居民,因為軍事的原因曾經駐紮過部隊,所以有一些很堅固很耐看的房子,裝修一番後,很適合做精美的民宿。只是現在還沒有對外開放。據說秦山島很快就 ...

雨在我額頭上反抗

雨聲,不知何時 穿上夜的薄衫 似眷戀童年的窗口 一節節為我群聚 低怯交談,兌換銀質的沉默 雨在我額頭上反抗—— 反抗著病,反抗話題結束 ...

假如天堂有賭場

假如天堂有賭場,我的婆婆一定會眉開眼笑地頭一位坐上賭桌。 留學剛到美國的第二天,時差還沒有換過來,婆婆就等不及要帶我去逛逛「大觀園」──當時剛開幕幾年的新 ...

Google不休

過去工作家庭生活壓力大,每天被生活的巨輪推著往前走,哪有餘力發展自己的喜好?近幾年來,各種壓力都卸下了,加之網路發達,上下古今各種資訊都可以瞬間在手機或電腦 ...

到海裡去

到海裡去

1 雖然是第一次來到贛榆,但是對這裡,卻有一份由來已久的親切。這份親切是因為連雲港,因這贛榆,是連雲港的贛榆。而對連雲港的親切,則源於連雲港的雲——很狹隘 ...

第凡內早餐

清晨,女子下了計程車 第五大道對她閉眼 也還有窗檯敞開 內情熨燙平整 積塵布滿了輪廓 舊址偷覷之際 她取道曼哈頓大橋 大肆翻修記憶 ...

回憶似水——憶於梨華

回憶似水——憶於梨華

新冠肺炎如燎原大火,席捲了整個世界。紐約是重災區,為了防避疫症,人們都躲在家中,我已五個星期沒有走出公寓的門,日子過得甚是鬱悶。五月一日那天,像每天一樣地打 ...

情人節

我和我的情人 今天沒有過節 我們只隔岸 對望 前面有一道海 她家門前有茱萸圍籬 有點高又不太高 但我無法翻牆 我只能隔岸看著 ...

高跟鞋與平底鞋

高跟鞋與平底鞋

我只見過她四次,這四次已經勾勒出她的一生。 十八歲那年到越南做慈善義演,老實說那次我真的沒有看清楚她的模樣,不是不看,是不敢看,她太耀眼、太紅了,我眼角的 ...

卡繆的《鼠疫》和新冠肺炎

重讀卡繆於1947年的小說《鼠疫》(La Peste),驚訝地發現其描述的人物和情景,竟和現今蔓延的新冠肺炎疫疾之下的眾生百態如此相近,好似這位獲諾貝爾文學 ...

寫作癮君子

寫作癮君子

居家避疫閒時增多,遂將書房櫥櫃清理一番,發現一堆堆陳年的書報雜誌文件中,夾雜了不少舊稿,是「爬格子」的年代,用筆在一塊塊小方格內書寫出的文字。看著那些沒有完 ...

把我剝掉

是的,把我剝掉 山最外面的那層雪,雪下 松針堅持的一層綠,樹旁的 那個藏風藏木藏火的巖洞也剝掉 剝掉我的山牆,我的諡號 剝掉我的皮襖,我的 ...

瘟神占領的城市

車輛停駛 城市空盪無人 瘟神裹著風衣戴上口罩 沿著每家窗戶和螢幕散播著恐和慌 衪指揮病毒像指揮雲的方向 叫人們用肺把汙濁的空氣吸回 ...

紐約避疫雜記

紐約避疫雜記

三月二十日星期五,我特別記下那一天。我們按州政府規定把員工暫時遣散。二兒子大川慷慨,雖然只是暫時遣散,照樣發給每個人一些遣散費,我們也覺得他做得很好。臨別, ...

第一個字

撫摸腳指厚繭 針尖。你告訴我 也是供人立足的平面 旋轉派生軸心 木偶關節甩動 手臂鞭打自己的背脊 此際捻住果蒂 蟲蝕核心崩離 ...

閨蜜

閨蜜

能夠被她納入知己的名單可以說是非常幸運的,尤其是唯一的紅顏閨蜜。 1979年年底,我離開電影圈,在美國待了一年半。1982年回港,電影的大環境改變了,許多 ...

人鳥之間

人鳥之間

「其實牠們並沒那樣重要,不是嗎?」鳥將被送走那天,我心底不斷反覆這句話。 一早從樓上下來,牠們仍自小屋蹦出來等我打開籠子,不知命運即將轉彎,此後再也不得回 ...

顏值與聲音

愛情可以一見鍾情,悅耳的聲音也足以讓人「一聽傾心」。有特別欣賞聲音的女生,形容男生低沉磁性的嗓音猶如「行走的荷爾蒙」,聲入人心,聲聲入耳,認為能嫁個男聲優簡 ...

超音波意外事件

一個例行的超音波檢查,竟然節外生枝,出現如此棘手的劇情。 莎莉是個十六歲的青少年,出生前就查出患有多囊性發育不良的左側腎臟。隨著成長,左腎漸漸失去功能,但 ...

說不完的家事

說不完的家事

前些年秋天在日本,一天夜裡隨同行的朋友去見她旅日的朋友夫婦,那對夫婦也是我們老鄉,在東京定居多年了。大家一起到一家居酒屋吃飯。之前他們說要請我們吃牛排,被我 ...

安靜的道別

安靜的道別

2020年農曆新年過後,父親九十七歲生日那天,他已嚴重失智至不能辨識我們,也不能理解這個日子對他有什麼特殊意義。當時外面的世界還是安穩恬靜,波瀾不驚,儘管地 ...

雪隱成佛

從前、從前的嵐山之春── 京都富家的太太、小姐、遊女町的藝妓、女郎打扮得花枝招展來賞櫻花,在貧窮百姓家門口紅著臉微彎腰致意: 「對不起,廁所借用一下可以 ...

編者按

5曰1日,傳來海外文壇宿將,於梨華女士辭世的消息,令人不勝唏噓。《華章》作為海外華人文學的一個平臺,特編發特輯,以紀念這位以「留學生文學」享譽華語文壇的知名 ...

心上的落葉

心上的落葉

深秋了,小沙彌每天忙著掃落葉,一邊掃一邊落,常常早晨才掃乾淨,下午又落滿了庭院,還得再掃一次。 「哪裡是落葉?根本是煩惱嘛!」小沙彌邊掃邊怨,正巧被師父聽 ...

如水友情——送遠行的梨華姐

如水友情——送遠行的梨華姐

我不敢相信,我不能相信,我不願相信,你就這樣走了。你是那樣熱愛生活,你用你犀利的筆開啟了海外留學生文學的大門,你和你們那一代台大人給華文文壇留下了濃墨重彩的 ...

靜觀──有贈

習慣了那被落葉溢滿的深秋 夏天的餘溫會藏在哪裡 很重要嗎! 習慣與夜夜來訪的寂寞寒暄 那盞燈何時熄滅 就不在乎了! 習慣了強權老 ...

殉自由

殉自由

該怎麼看待這個大疫年的世界──不,不能說「看待」,因為我們這個文明根本還沒準備好;我們有沒有一些觀點,一雙眼睛,或只是單純的一套口號或一宗信仰,來體會、正視 ...

凋零後的盛開

凋零後的盛開

我家後院有兩棵山茶樹,樹齡已有三十多年,每棵都有二人高,緊緊挨在一起。當初種的人一定沒想到兩株小苗如此生機勃勃,不顧底下的芳草和半牆的薔薇,兩棵山茶拚命地向 ...

你怎麼在我家

你怎麼在我家

大雪,將大地抹上厚重的堆層,小溪、路徑全隱形了,沒有可辨的路標,外出成了步步驚心的探險。我們守在水源旁,松枝堆上棲息,等雪被太陽揮發掉,大地顯現原色。 炙 ...

十八.八十

不只是兩個顛倒的數字 是歲月沙漏點滴的消逝 是迎風青少到垂暮鬢白 是詩歌行旅的萬里雲月 是人生漂泊孤寂的印記 夢中,天主曾問 願否以八十 ...

AI和老年生活(上)

AI和老年生活(上)

1 什麼是人工智慧? 很多科學術語外行人聽不大懂,我們稱之為夾槓(jargon)。這些夾槓大多數和一般人的生活不發生關係。但不時會有少數科學術語滲透進 ...

我需要打一劑探戈

不知從何時起,我每周都有幾個晚上去參加阿根廷探戈舞會。許多舞伴也經常出現,甚至比我還勤奮地往舞會跑。有些人從我開始習舞之前就開始這樣的生活,持續到現在。探戈 ...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詩經‧秦風》有詩曰:「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于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修 ...

退潮

退潮

薄薄的河面,多了一片薄薄的雲,有厚厚的心事嗎? 空空的河面,漂過一支空空的酒瓶,有滿滿的故事嗎? 晨起,退潮後的空蕩蕩河床上,只是濕濡床單上多了幾道昨夜 ...

男人與小孩

自我有記憶以來,母親節就是康乃馨的日子,學校老師會用皺紋紙和鐵絲教我們做出紅色的康乃馨送給媽媽,那一周還會伴隨「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的語文教學,附帶「母 ...

災難距離補記

2014年我寫了一篇題為〈災難距離〉的文章,刊登在那年四月的《世界副刊》上。文中,我談到電影市場上「災難片」賣座的原因,並提出一個問題:愛看災難片的人不害怕 ...

把雪扔給我

把雪扔給我

把雪扔給我 把歡愉,小小的刺痛 啪嚓砸在我臉上 讓季節鮮明 從下個彎道口迸裂 把雪鋪在環湖小徑上 讓那鴨子走過來 那樣笑著走過來 搖 ...

從書癲到書仙

從書癲到書仙

有些人以癮為憂、為羞、為患,認為沉迷上癮,是羈於情欲、玩物喪志、意志力薄弱的表現。孔子主張「無欲則剛」,莊子認為「至人無夢」,范仲淹則嚮往「不以物喜,不以己 ...

紫

入牆式衣櫥,藕荷色雕花陶瓷拉手,輕輕打開,薰衣草的嫣香撲面,無遮無攔無形無態的紫,瞬間醺醉了夏至。置物架上的寶藏們紛紛甦醒:寬檐帽、遮陽傘、袖套、面紗。它們 ...

風箱

在我的老家,把風箱叫「風掀」。兒時,母親做飯,我便坐在鍋灶旁幫她拉風掀。我年幼無知,一心貪玩,不愛幹活,拉不上幾下就坐立不安了。拉風掀本該有節奏,慢條斯理的 ...

太太成了理髮師

三月中旬加州頒布了「居家令」(Safer at home),非必要的行業一律不准營業,但超市、銀行、郵局等仍照常營業。對我來說,除了不能隨意出門,在家悶得難 ...

在墓園中找到幸福

在墓園中找到幸福

山姆的父母過世之後,他順理成章地繼承了父母的診所,這一晃就是三十多年,一直到六年前,溫蒂被診斷出得了肺癌,七十歲的山姆立刻把他的診所轉讓出去,全心全意地照顧 ...

在墓園中找到幸福

在墓園中找到幸福

小時候常聽到大人們談論有關中國傳統婚姻的種種,在不同的時期還有著不同的條條框框,我們似懂非懂地聽著,總覺得特別遙遠,也非常好笑。特別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同 ...

小丑

在莎士比亞的戲劇中,小丑又稱「傻子」。他通常是講真話的人,他的話卻往往被忽略。他的幽默為國王抒壓,他的話往往是警世箴言。小丑的職業是國王的僕人,但在精神上他 ...

消夜

深夜十二點多,鄰里一片漆黑,小鎮上多數人皆已進入夢鄉,唯獨我這個夜貓子,還精神奕奕地在廚房裡準備消夜。雖然理智告訴我,自己腰圍突增,小肚暴出,此消夜其實吃不 ...

烏溪沙的朝暉夕陰

烏溪沙的朝暉夕陰

在香港生活了二十多年,最幸運的人生轉折,是十年前鬼使神差,搬到了新界東北的烏溪沙,徜徉在山海之間,過起了相對隱逸的日子。從客廳的落地窗望出去,遠處是蜿蜒起伏 ...

求聲記

考上正式教師後,聲音像被細白的粉筆灰覆蓋,乾澀粗啞,喉嚨是一口缺水的深井,在溽暑迴盪著稀薄的蟬聲。 照了三周內視鏡,左瓣聲帶囊腫仍未消,醫生請我轉院進行類 ...

向死而生的大愛

向死而生的大愛

地球正在經歷著一場大規模的瘟疫,此刻,新冠病毒像灰塵一樣漂浮在空氣中,隨時伺機掐住人們的咽喉。短短四個月,全世界已有超過十六萬人慘遭它的扼殺,數目還在增加之 ...

紙短情長

「紙短情長」一詞常被用在書信的結尾,意思是儘管前面講了這許多,仍覺得文辭難以充分達意。它最早出現於徐枕亞的《玉梨魂》:「臨潁神馳,書不成字,紙短情長,伏惟珍 ...

燈下課子圖

孩子小時候上中文學校,父母晚上燈下課子,曾經是很多華裔家長最具挑戰的時刻。寫個作業必須全家一起奮鬥,每一個陪過孩子寫作業的家長,都有過絕望無助的感覺。 ...

月湧大江流

月湧大江流

月的晶瑩跌碎在大江上,閃閃爍爍 卻不曾 隨一江春水東流去 晶瑩裡可有隱隱心事 如 瑟瑟荻花,蕭蕭木葉 眷戀著 說不盡千古興亡,悲歡離合的騷人詞客 ...

遠方朋友的問候

疫情席捲全球時,老友沃德從瓜地馬拉傳簡訊來,擔憂地問候我們。 想到沃德,從前的一些畫面浮上心頭。 當年在洛杉磯的教學醫院培訓時,生活緊張,晚上時常被電話 ...

安妮

白瓷盥洗盆前邊的一面鏡子,我的半身映在裡面。對視著,竟想起相似年紀的荷蘭畫家林布蘭的樣子:額紋、兩條自鼻下左右劃開的深痕,堆起雙頰多的肉,不整齊的鬚髮……在 ...

暗喻

在時間的岸以木作舟 告誡每株酢醬,彷若手 覆蓋每顆發光的眼珠: 有些夜太深沉,一靠近就會陷入 黑暗已經隱沒家門了 未來只剩草木喧鬧 只剩霧,是我 ...

那些被留下來的貓

那些被留下來的貓

打從開書店並餵食街貓之後,我最大的恐懼就是:如果有一天,我必須和這群貓分離。在開書店的十一年間,我作了很多努力,都是在避免這一天的到來。2013年我病了,手 ...

令人驚喜的紐西蘭

令人驚喜的紐西蘭

●華裔移民的故事 未出遊前,我即知紐西蘭的原住民毛利人與台灣的原住民高山族有密切關係,兩者可能都源自於同一祖先,然而引我興趣的移民故事,不是這些早期的毛利 ...

在我殘破的身體, 你推開門

我情願自己是 殘破失修的中古世紀鄉村幻燈屋 只有過敏的貓偶爾途經 夢的鎢絲舊舊的 導不起我所憧憬的文明盛世電流 有幾絡呈現世外方有的玫瑰金 看不 ...

無聲的訊息

那些清晨已變得非常陌生,沒有骨架的結構實在難以維持,到底是誰在關鍵時刻派你來占據我的腦袋? 扭轉瓶蓋掉出好幾顆糖衣藥丸,服用後昏沉嗜睡,這才明白原來幸福要 ...

令人驚喜的紐西蘭

令人驚喜的紐西蘭

朋友聽聞我要去紐西蘭旅遊,問:「紐西蘭有何可遊?」我也不知道,只聽說空氣清新,青山綠水,風景很美。旅遊回來,竟有一籮筐故事可以講。 ●第一印象 我們搭乘 ...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