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429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米夢成真(一三)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晚上回到家,還是能聞到那股令人作嘔的味。彷彿餘味隨著她的身體回到了家裡,縈繞在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用洗手液洗了幾次手,低頭聞了聞,似乎還有味兒,又用香皂洗了幾次才去洗臉。一個臉洗了將近一小時,先是香皂、洗面奶,她覺得自己的手怎麼都洗不乾淨。晚飯是亨利做的,她一口都吃不下去。白天的刺激性畫面就像白牆上潑上的紅漆,扎眼又倒胃口。

等到亨利吃完,李欣怡翻箱倒櫃,找出很久沒用過的加厚塑膠手套套在手上,把碗筷放到洗碗機裡,然後去了衛生間。

亨利坐在餐桌前,默默地看著她,什麼也沒問。

李欣怡在衛生間又搓又擦,來來回回,洗了一遍又一遍,又是打浴液、又是抹香皂,皮膚都成了紅色,仍是覺得沒洗乾淨。

那天之後,每天走出家門前,她要把自己的衣服再三聞過,才往身上套,又在車庫放了一箱乾淨的換洗衣服。下班回到家,在車庫換上備好的乾淨衣物,把白天穿過的一股腦丟到洗衣機裡去洗。自己一頭扎進浴室,又是長時間洗澡,恨不得把皮搓破了才罷休。

她每周工作時間二十五小時。不去上班的時候,就窩在家裡,倒栽買回來的各種花苗、菜苗,往菜園子裡的黃瓜、西紅柿、豆角、草莓澆水。大好的日頭下,時間過得也快,一晃眼就到中午。明亮亮的陽光灑在身上,渾身上下沒一處不舒坦,比她在美容院裡享受過的高級按摩都舒服。

看著那些小苗們一天一個樣地瘋長,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歡喜。她真希望每天就這樣守著這片菜園、這院裡的花花草草,曬曬太陽,再養條狗,早晚遛遛狗,於平和恬靜中度過餘生。(一三)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