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428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愛一場(全文完)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警方說,關於這兩起案子,他們有太多的問題。而我,就是唯一可能知道答案的人。

我開口說的第一句話是:戚綿在哪兒?

警察說,他們調查過了,戚綿是丁書俊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朋友。後來戚綿死於一場墮胎引起的醫療事故。

我想起了那一天,戚綿面對詹正哲時流下的眼淚。她是來求詹正哲回心轉意的嗎?還是只是來央求他,陪著自己一起去醫院?

後面的故事我能猜個大概了。戚綿找到了丁書俊,丁書俊從戚綿的描述裡,大概了解到了那個狐狸精小三的樣子。他不知道那個女人的姓名,他只知道,她大概一米六五,留著黑直長髮,左眼的眼角下,有一顆淚痣。他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接觸到詹正哲的,可想要找到一個無權無勢的女人,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這麼說,李芳是替我死的。

領悟到了這一點後,我拔掉了手上的吊針,朝著十二層病房的窗戶奔去。幾個警察抓住了我,護士幫我注射了鎮定劑。

我被送去精神科治療了兩個月。出院後,我離開了這座城市。

這座城市裡已經沒有多少人在談詹正哲的事了,但我其實還是有很多問題想問的:丁書俊他愛過我嗎?在他意識到其實我才是罪魁禍首的時候,為什麼不殺掉我?

我對著虛無嘆了一口氣,已經沒有人可以給我答案了。我真的沒有想到會是這樣,我只是想好好地愛一場,僅此而已啊!(全文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