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426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愛一場(七)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我向公司請了假。我要去犀城,我要去找丁書俊。

丁書俊的媽媽是獨生女,外公、外婆去世後,他在犀城也沒有多少親戚了。我在犀城漫無目的地晃蕩了兩天,最後,我來到了他曾經上過的高中。

一位上了年紀的女教師接待了我,我問她能不能給我丁書俊高中時的家庭住址。老師婉言拒絕了。不過她說,可以給我看丁書俊在校那段時間的校誌,我說好。我想像丁書俊那樣的男生,在學生時代應該也是很耀眼的。

老師拿過來了三大本。校誌的內容很豐富,按照日期排序,記錄了學校裡的各種大事、各種活動和比賽。校誌最後的三頁,有當年各班和各個校內學生社團的合影,我在其中一張,果然就看到了抱著吉他的丁書俊。

我驚喜地笑了,我原來一直以為他是個鼓手。照片下面依次介紹人名的那一行寫著「高二七班丁書俊」。

我又翻到高二七班的合影。密密麻麻的人頭裡,我一行一行找。我也不知道,即使我找到了丁書俊的照片,又能怎麼樣。那只是他多年以前的樣子,我並不能從照片裡把他召喚回來。

手指一行一行滑過,後來停在了第二行第八個人的臉上。是個女生。而她上面那一排左邊一個的男生,就是十七歲的丁書俊。(七)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