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387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鞋楦匠老徐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一九七二年初,我就業進了青島皮革研究所下屬的鞋楦車間,認識了樣板室組長、鞋楦匠老徐。當時他約四十歲左右,濃眉大眼「國字臉」,皮膚白皙,中等身材,按現在的說法,就是中年「帥哥」。透過他,我才知曉原來做鞋必須先做鞋楦,人的兩隻腳長短肥瘦並不一致,一雙鞋是否合腳、穿著舒適,完全取決於鞋楦的質量高低。

雖然我們車間有從西德進口的刻楦機,可必須有樣板鞋楦仿照,它才能仿形刻製出來。而這樣板鞋楦就是老徐憑他的一只利斧、一只鞋楦刨子(一種窄刃的木工刨刀)和砂布純手工製作而成。

我們都喜歡看他做樣板鞋楦,只見他左手扶住木墩上已用輪鋸粗切好的木坯料,右手中的利斧上下翻飛,木片紛紛落地。基本成型後,他將坯料用皮帶子在夾具上固定住,雙手用楦刨子細刨,只聽得「唰,唰,唰」聲,木花片片飄落。他不時停下用軟尺測量尺寸,最後再用粗細砂布仔細打磨。不到一小時,一只漂亮的鞋楦樣板就做成了。

當時青島市所有的鞋廠都從我們鞋楦車間訂製男鞋、女鞋、童鞋、高跟鞋,甚至纏腳女鞋所需的鞋楦。其中包括以女鞋質量高超而聞名的青島孚德鞋廠,該廠負責鞋楦訂購的技師老衣(青島孚德鞋廠就是他所創建。公私合營後,他由老闆轉而成了技師),對所訂購的鞋楦質量要求近乎苛刻,每次都要親眼看著老徐親手為他打造的樣板上了刻楦機後,他才放心;如果老徐沒上班,他寧可等,也不肯讓樣板室其他人做。當年青島的女生都以腳蹬「孚德」鞋為榮,我們車間的女生誇老衣時,老衣卻說:「若沒好鞋楦,哪能出好鞋?你們老徐功不可沒呀!」

一九七四年,青島文工團排演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跳芭蕾舞沒有芭蕾舞鞋咋行?一天,該團的十幾個芭蕾舞女演員來到我們鞋楦車間的樣板室,排隊請老徐逐一為她們測量腳型尺寸,訂製芭蕾舞鞋楦,以便憑鞋楦去鞋廠定做芭蕾舞鞋。

車間的年輕人一看來了這麼多漂亮的女演員,就有意無意地找藉口路過或進入樣板室,一飽眼福;事後還議論哪個女演員最漂亮、哪個女演員體型最棒。大家爭論不休時,就乾脆問老徐的印象;老徐回說沒印象,大家不信,直問:「你給她們挨個測量腳型尺寸,咋會沒印象呢?」老徐答:「我在測量她們的腳型尺寸時,只看她們的腳型曲線特徵,不看別的。」有人笑說:「順便近距離欣賞一下,有何不可?」老徐正色道:「鞋楦匠,只看腳,心才靜。心靜,才能不出差錯,才能做出好鞋楦!」

後來,這些女演員們穿著憑老徐手工製作的鞋楦而做出的芭蕾舞鞋,圓滿地首演成功。為答謝老徐,她們中的幾位還專門贈票給老徐,請他去看演出。他轉贈給我兩張票。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老徐有空兒就磨他的斧頭和楦刨子。磨一會兒,就眯著眼,用手指試其刃口的鋒利度。這兩樣工具是他的寶貝,從不外借。

老徐僅小學文化程度。他教的兩個徒弟,一個高中畢業,一個初中畢業,可技術水平始終沒有超過老徐。有人問老徐何故?老徐總是笑答:「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十幾年後,我離開了鞋楦車間(這時已經擴大為青島製楦廠)從事新工作。後來聽說他患腦溢血導致偏癱,就去醫院探望他。他看到我,嘴裡嗚啦嗚啦地,想說什麼,卻說不清楚了。我安慰他,他只點頭流淚。臨別時,他嗚嗚地哭出了聲……。

三周後,他走了。才五十來歲,可惜!

這麼多年過去,我仍然不時地想起他。想起他那出神入化的高超技藝,想起他一絲不苟的敬業精神,想起青島孚德鞋廠技師老衣的口頭禪:「老徐,是真正的鞋楦匠!」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