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306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古堡與美人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絢麗宏偉的香波堡。(爾雅.圖片提供) 絢麗宏偉的香波堡。(爾雅.圖片提供)
昂布瓦斯城堡內的達芬奇臨終畫。(爾雅.圖片提供) 昂布瓦斯城堡內的達芬奇臨終畫。(爾雅.圖片提供)

如果說,巴黎的美,美在各種文化風格的撞擊與矛盾之間,那麼,有巴黎後花園之稱的羅亞爾河谷則恬靜美麗,有著最古典優雅純粹的法蘭西風情。

羅亞爾河(Loire River)是法國最長的河,向西注入大西洋。英法百年戰爭期間,法國王室逃到羅亞爾河谷避難,在最美的中游一段修建了許多行宮與狩獵的城堡。這些建於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的城堡:漢白玉的羅馬式圓頂與廊柱,直指天際的哥德式尖塔,掩映在藍天、白雲、森林、河水之中,美輪美奐若隱若現,遠遠望去,彷彿「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絕世美人。

羅亞爾河上最具盛名的三座城堡,分別是香波堡、雪儂梭堡與昂布瓦斯城堡,各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與個性。法國皇室所留下的許多奇事軼聞,令我對眼前的古堡充滿探幽尋祕之心。

香波堡是羅亞爾河流域城堡群中最大的城堡,它絢麗宏偉,彰顯無上王權,具有帝王之姿。但當香波堡出現在我眼前時,我的第一印象竟像是個插滿了蠟燭的巨大蛋糕。

香波堡的部分建築出自達文西之手,其在建築上的影響幾乎與〈蒙娜麗莎〉在繪畫中的地位相提並論。香波堡裡有達文西所設計的「雙螺旋梯」:由兩座螺旋狀樓梯圍繞著一個共同的鏤空軸心交錯上升。兩個同時在不同樓梯登樓或下樓的人,可通過樓梯的內芯開口看見對方,但不會當面相遇。當初的設計理念是為了避免王后與國王的情婦彼此相遇,進而發生「肢體衝突」。

昂布瓦斯城堡冷峻威嚴,曾保護著王室的安全,是小王子們「童年的花園」。查理八世誕生於此,法蘭西斯一世、亨利二世及他們的孩子們也都在這裡長大成人。當年,法國文藝復興藝術的支持者法蘭西斯一世,邀請了達文西從義大利來到昂布瓦斯,任命他為「御前第一畫家、工程師、建築師」,並承諾:你將在此自由地思考、幻想和工作。

來到昂布瓦斯後的達文西,專注地致力於繪畫、運河建造、城市規畫、建築以及各種發明創造。他的四十多件發明,涉及了軍事、機械、飛行器、天文、水利等等各領域。天上地下,達文西幾乎無所不通、無所不能。這令我難以理解:一個人窮其一生,怎麼有那麼多時間和精力來學習並完成那麼多的研究及創造發明?俗話說「一生只做一件事」,看來是只針對我們平凡人而言,達文西是個天才、是個巨匠,他簡直擁有上帝之手。

達文西與法蘭西斯一世私交甚篤。達文西居住的克魯莊園,受贈於法蘭西斯一世。我們從昂布瓦斯城堡出來,步行約十多分鐘便到了克魯莊園。克魯莊園有直通昂布瓦斯城堡的地下通道,據說當年,法蘭西斯一世常常通過此密道來造訪達文西。而不同畫家的不同版本,均描繪了同一個主題:六十七歲年老的達文西,在年輕的法蘭西斯一世懷中閉上了眼睛。所以坊間有八卦傳聞兩人為同性戀人。

達文西死後被安葬於昂布瓦斯城堡旁,國王的私人禮拜堂——聖.于貝爾禮拜堂(Chapel of Saint-Hubert)。這座哥德式的禮拜堂,十分肅穆精美,進門左邊,便是達文西之墓,大理石的墓碑上方是達文西浮雕頭像,下面名字斜上方,雕有一枝素雅的玫瑰。而墓室內,常年瓶插一大捧新鮮美麗、暗香浮動的香水百合。

通往雪儂梭城堡的路是一條寬闊的林蔭大道。雪儂梭城堡位於昂布瓦斯以南,橫跨羅亞爾河支流謝爾河上,是眾城堡中唯一建在水上的城堡。雪儂梭城堡的影子倒映在水草蔓延、魚兒嬉戲的碧綠清亮河水上,情調優雅,風姿綽約。此堡被稱為「女人城堡」,先後有多位王后、寵妃及貴婦在此居住,留下許多香豔纏綿的故事與傳說。

1547年法蘭西斯一世去世,二十八歲的亨利二世繼承王位,同時接手了雪儂梭堡,並將城堡作為禮物,贈予給年長他二十歲的情婦波迪耶。波迪耶成熟美麗,幹練慧黠,當時因政治聯姻的年輕王后凱薩琳對宮中繁文縟節不甚瞭解,宮中事務全由波迪耶從旁插手,甚至代表王室出席各種活動與慶典,她儼然才是王宮真正的女主人。波迪耶集國王的三千寵愛於一身,風頭正勁時,她憑藉自己的智慧與商業頭腦,在城堡東側修建了在當時最時尚、最具藝術色彩的「波迪耶花園」,並在謝爾河上架起長橋,使雪儂梭堡成為世界上唯一帶橋梁的城堡建築。

年事稍長後的王后凱薩琳,得知丈夫亨利二世與波迪耶的曖昧關係後,兩個女人便展開了爭寵與爭堡的明爭暗鬥。直到1559年,亨利二世去世後,失寵多年的凱薩琳終於重掌王后大權,把波迪耶遠遠地趕走,並收回城堡以解心中怨恨。被趕走的波迪耶,曾一度將雪瓦尼城堡占為己有,後遷入「冷宮」紹蒙城堡,孤獨終老。

凱薩琳王后的才能不輸情敵波迪耶,她收回雪儂梭城堡後,便大興土木,重新整頓。她將露天長橋封閉起來,改建成雙層廊橋,橋欄兩邊各有多扇大窗,陽光充足,風景優美;地上鋪有黑白相間的瓷磚,兩頭有造型精美的壁爐,頂上有盞盞華麗的燭形吊燈,是舉行盛大節慶活動的絕佳場地。她在城堡西側建造了另一座法式花園「凱薩琳花園」,把雪儂梭城堡裝點得更為美麗。不僅如此,凱薩琳還具有治國安邦之才,作為攝政王,凱薩琳操控著整個法蘭西王國。

凱薩琳等五位王后的臥室均保存完好,珍藏著十六世紀雕刻精美的家具及一系列聖經故事掛毯等等。除卻亨利三世的遺孀露易絲王后的臥室是灰色的冷色調,其他王后的臥室均是粉紅等暖色系。臥室中間是典型的文藝復興時代的臥具,優雅的床柱支撐著大床的華蓋,垂下精美繡花的繁複床幔。據說,當時歐洲的王公貴族們都是坐在床上睡覺的。一是認為臥姿是死人的姿勢,二是怕躺下睡著時會吞下自己的舌頭。

露易絲王后的房間處處流露出服喪時期的悲哀。她在夫君亨利三世被刺殺後,便退隱雪儂梭城堡,自始至終遵循著王室服喪的禮儀,身穿白衣,而被稱為「白衣王后」。宮廷深深深幾許?貴為王后的露易絲後來幾乎被王室遺忘,竟無法維持作為國王遺孀的生活而舉步維艱,最終在祈禱與冥思中度過餘生。她逝世後,法國王室再未踏足雪儂梭堡。之後的一個世紀,雪儂梭城堡數次易手。

露易絲.杜邦(Madame Louise Dupin, 1706-1799)夫人是十八世紀時雪儂梭堡的主人,她是十九世紀知名女作家喬治.桑的祖母,據說喬治.桑的前衛思想均來自祖母。杜邦夫人當年風華絕代,是一位思想非凡的女性,堪稱法國啟蒙運動時代卓越的代表。杜邦夫人的沙龍裡聚集了當時最出色的文化菁英,孟德斯鳩、伏爾泰、盧梭等均是她的座上賓。

杜邦夫人善良慷慨,平時扶弱濟貧,所以在法國大革命爆發期間,當地居民義無反顧地全力護衛城堡,加上杜邦夫人的聰明機智,她將城堡內的教堂用於存放木材,掩蓋了其宗教色彩,才讓整個城堡逃過劫難,免遭摧毀。

雪儂梭城堡另一位傳奇的女主人,便是巧克力家族的西蒙娜.梅尼耶(Simone Menier, 1881-1972)。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西蒙娜作為護士長,把城堡的雙層長廊改建成戰時醫院,二千多名傷患在此得到救護。二戰期間,謝爾河成為德戰區與自由區的分界線,許多人都是在西蒙娜的幫助下,穿過雪儂梭城堡長廊走向謝爾河左岸,而獲得了自由。

是這些美麗聰慧的女性成就了雪儂梭城堡,還是雪儂梭城堡成就了這些傑出偉大的女性?

走出安謐幽靜的城堡,彷彿走出時光的長河。回望雪儂梭城堡,在金色陽光照耀下,倒映在藍天白雲的水中,美得不可方物。而河裡綿綿不絕、絲絲縷縷的水草,似乎深藏纏繞著許多過往不為人知的故事。(寄自加州)

通往昂布瓦斯城堡的林蔭道。(爾雅.圖片提供) 通往昂布瓦斯城堡的林蔭道。(爾雅.圖片提供)
謝爾河上風姿綽約的雪儂梭城堡。(爾雅.圖片提供) 謝爾河上風姿綽約的雪儂梭城堡。(爾雅.圖片提供)
冷峻威嚴的昂布瓦斯城堡。(爾雅.圖片提供) 冷峻威嚴的昂布瓦斯城堡。(爾雅.圖片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