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306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太過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豬肝走水,沖刷至表層變白。切除筋,放入碗中,下白醋和米酒拌勻。起一鍋滾水,加入白醋,關掉爐火,下豬肝,燜泡一分鐘,撈起。再起一鍋入麻油,爆香薑片,我兩歲半的孩子小川就大喊:「俞萱,妳在做什麼?」他睡醒,摸黑起床就會大喊這句話。從前,我午睡醒來也會大喊:「媽咪,妳在哪裡?」確認自己沒有被拋下。小川揉著眼睛走到廚房,看我拿刀子切彩椒,或拿勺子攪動深鍋熬粥,他就笑著說:給奶奶吃的。

搬回台東之後,我每天烹煮三餐,備妥了燒好的飯菜就裝進保溫盒,牽著小川散步回老家,跟媽媽一起吃飯。在我小學和高中的時候,媽媽也會幫我做便當,送到學校給我。我特地翻出我小學四年級的一張舊相片:媽媽戴著口罩,穿著短褲和球鞋,站在我的教室門口,笑著為我送午餐的便當。我告訴小川:每次奶奶打完羽毛球,就送便當到學校給我。有時候吃粽子,有時候吃藍蜻蜓的炸雞和薯條,有時候她自己釀豆腐和煎豬排,還給我一瓶多多。現在,換我做便當給她吃了。

媽媽的筷子來到嘴邊,而後吐出一句評語:「水放太多,只要淹過食材。不然山藥和排骨的味道就太淡了。」或「雞湯裡的香菇放太多,幾朵提味就夠了。」我收起這些意見,回頭再進廚房,起鍋練習,練習追上媽媽。昨天,我做了一鍋菜脯黑蒜頭燉雞,媽媽還沒喝,我先自首:「我一開始放太多菜脯,不知道那麼鹹,後來才加水稀釋。」媽媽悠哉地拋出今日點評:「妳就是什麼東西都加太多!」我想起媽媽從前為我送便當,同學比我更期待打開便當。他們知道,薯條偶爾滿出來,知道我的媽媽永遠給多了。像是站在教室門邊的她摘掉一耳的口罩,懸在半空,殷紅的唇形拓在裡邊,還有香氣在飄。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