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286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酒釀情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我從小就對吃不感興趣,吃飯純粹只是為了維持這一口氣,每每一餐飯吃完,都覺得疲憊不堪,毫無享受,恨不得能像太空人一樣,只吃些乾糧,就能有足夠的體力去探索宇宙的奧祕。把大好光陰浪費在廚房裡,只為了幾口就吃完的食物,而大部分又都還會排出體外,似乎太不值得了。

及長,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必須下廚,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每天都讓我頭痛不已,不知煮什麼,簡直比當初在學校考試還難。為了孩子,不得不想方設法做些她們愛吃的東西,搞得我焦頭爛額,但做出來的東西,往往是慘不忍睹、難以下咽。偶爾運氣好做得還可以,孩子們吃得津津有味,可是下一次再做同道菜時,就完全變味了,我早已不記得上次是怎麼做的。在這條廚藝之路上,我彷彿是個遊魂,一路跌跌撞撞,常常摔得鼻青臉腫。看到別人手捧美味佳餚,芳香四溢,輕鬆愉快,我只能獨自在旁哀嘆。

母親在世時,冬天喜歡吃酒釀,我就跟一個長輩學做。做酒釀費時費力,我既沒有慧根又沒有耐心,做出來的味道自然是每次都不同、忽酸忽苦。偶爾運氣不錯,做得有點甜味,便雀躍不已,但到了下次,又全然忘記這次是怎麼做的了。雖然做得不好,可是做酒釀是廚藝中最令我陶醉的事了。把一粒粒晶瑩剔透蒸熟的白糯米倒進大玻璃瓶裡,摻和著酒麴,放在屋内暖和的地方三天。我喜歡觀察它們慢慢發酵變質,彷彿欣賞一齣歡樂熱鬧的大型歌舞劇。一個個小小的氣泡,不時從瓶中各個角落爭先恐後地衝上去,發出嘶嘶響聲,充滿了生機,劇終個個米粒都任務達成,逍遙地漂浮在清酒上。打開瓶蓋,一股酒香撲鼻,是請它們去冰箱裡休養將息的時候了,否則繼續活躍地蹦跳發酵,就會變成一瓶苦酒了。若發酵時間過短,又沒有酒味,只是酸甜米湯而已。

一次,我把已發酵好的酒釀在室溫多留了兩天,想看看是否酒味可以多一點。當晚我懶得煮晚餐,就舀了好幾匙,煮成甜湯果腹。哪知,酒味甚濃,一碗下來,我竟頭昏腦脹、心跳加速、倒臥不起,昏睡到第二天才醒。不知酒醉的感覺是否就是這樣?一覺睡去,渾然忘我,難怪詩人陶淵明鍾情於酒,稱之為「忘憂物 」:

對我而言,靜靜地坐在酒釀瓶邊,細看化學分子奇妙的作用,海闊天空的遐想,就足以讓我陶醉忘憂了。看到發酵時氣泡在瓶子裡活蹦亂跳,一瓶米飯,經過時間的醞釀,成了一瓶讓人醉醺的酒。人性不也是在風雨歲月中醞釀發酵嗎?但願能釀出香醇的美酒,而不是酸澀的苦酒。(寄自紐約)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