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182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波波草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那年帶著一歲多的兒子迢迢千里來美伴讀。那年代出國念書是很清苦,吃喝都省著用,每次去超市,所有不需要的物品絕不多看一眼。

有次看到果菜架上擺著有點像老家荒郊野地上長滿的波波草,此種波波草外貌似燈籠,有層薄薄淡金黃色的外皮,裡面果子也是淡金黃色,心裡又驚又喜。用眼角瞄了價錢,超出家計,以後那果菜架就是我的禁足區。心想這波波草在老家滿地都是,隨手一摘,就有一大把可吃;這兒架子上一個小竹籃裡只裝了數十個,還不能塞牙縫,難怪價錢不便宜。

數十年轉眼飛逝,退休空巢日子,靠著州政府退休金加上社安金,還可保持日子不愁吃穿。且和老公達成消費共同協議:「一百塊錢以下不眨眼,五百塊錢以下不匯告」。這才大膽放心地去看看架子上擺的波波草。

看著看著,看到當年我們這一群同齡的孩子們奔跑在荒郊野地裡,兩腳踩在草叢就會有波、波、波的清脆響聲。每當玩官兵抓強盜時,雖然眼睛被小手帕矇著,但只要跟隨波波草爆破的清脆聲,定會抓著當強盜的玩伴,百試百成。當然每個孩子都試過繞道或跳過這些波波草叢,卻少有人能成功做到一場遊戲裡沒踩到一個波波草。

玩膩這追趕遊戲,就既地休息,順手摘波波草吃,一口一個,胃已吃撐了還不知道呢!熟透的果子,味道特甜卻不膩,邊吃邊欣賞掛在樹枝上幾百個、或金黃或綠的小燈籠,又可愛又漂亮!十多個孩子沒節制地猛吃後,樹枝上仍掛著數不盡的小燈籠,像從來沒人吃過。

吃飽滿意了,我們把果子底端根部小心地弄個洞,把果肉果汁擠乾,對著小洞口吹氣,波波草就變成迷你小氣球。大夥兒比賽誰能把波波草小氣球往空中拍而不落地,輸家要幫羸家再做五個小氣球。

回家路上會經過市立公共游泳池,兩三天會換水,將水排至街道兩旁的水溝。溝裡的水勢洶洶,水濺滿路邊,我總是跳到水溝裡玩,這急流可把我們沖到街尾,即是水溝入下水道之盡頭。而後我們爬出水溝,再跑到泳池放水起點,又一頭栽進水溝裡,來回數十趟,直到手指頭皮膚皺成像乾扁的葡萄乾,才依依不捨地跳出水溝,四肢發軟,肚子裡卻裝滿了喝進的陰溝水,混著波波草的蜜汁,心滿意足地走回家。

今年初春,好友送我六棵英文學名「physalis peruviana」的樹,保證此樹可熬過冰天雪地的氣候,每年初春即開新芽重生,且肯定果子甜如蜜、脆如櫻桃。老公本著實驗心種到院裡,不出數月,小樹苗或橫著往地面爬,或直的往上長,且結滿了小小綠色燈籠形狀的果子。

又驚又喜,難道是我朝思慕想的波波草?照相給老家朋友看,她即時認證,還說老家因經濟起飛、寸土寸金,已無荒草野地,波波草也絕跡了。她替我高興在這異鄉外地,居然自種成功這兒時的奇樹珍果,而我自個兒現在更是每吃一顆,就數算著我這生的福份,和回味兒時美好的日子。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