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165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憶從軍金門(上)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民國五十二年(一九六三年),我服預備軍官役,從高雄乘坐平底登陸艦,海上怒濤,船搖晃得幾乎要把胃都翻出來;熬了一晚上,清晨到了金門,接兵官早已等待。 休息一陣子後,就被帶領到所屬連隊,我被帶到「XX66」裝甲兵連報到,展開了十五個月在大小金門的日子。

在連隊駐地,仰望太武山,人員及戰車均住一U形坑道。第二天早點名,連長介紹新到軍官,一位是連幹事丁少尉,也是預備軍官,再就是我、第三排副排長;無巧不巧,在行列中看到副連長,也剛從裝甲兵學校完成軍官班進修回部隊,我在裝甲兵學校入伍訓練的時候因緣際會認識他,沒想到我也分發到他的連。下操以後,立刻趨前問候,相見甚歡,倍感親切。以後的十五個月亦蒙其關照提領,至今懷想不已。

排副是一部戰車的車長,也督導另一輛戰車,並襄助排長。我車的駕駛班長姓趙,三十歲不到,精悍體壯,後來相處熟了,知道他是湖南人,當年在家鄉上學途中,遇到國軍轉進,就跟著輾轉最後到了台灣。他想念家鄉,應是當然。我也是湖南人,雖然沒見過湖南,仍是頗覺親切,他個性耿直。

另三位乘員都是來自屏東的充員兵,兩人屬客籍,另一人為原住民,都很憨厚勤奮,我們相處非常融洽,後來我要退伍時,極端不捨,衝動之下,掙扎再三,差一點留營。第二周,立刻輪值值星官,雖然在裝甲兵學校受訓稍有涉及,但是真實部隊操作迴異於裝甲兵學校。

第一次嘗試總理一個連的每日作息,並且操控整日的情况,又在戰地,顯得手忙腳亂、戰戰競競;每日清晨六時起床,六時半早點名,隊伍站成凹字形,而值星官面向隊伍,用足丹田之力,喊出口令,整齊隊伍,點驗全員軍官士官兵人數,然後大聲「立正」。

這個 「正」字音必須拉長上揚,還好在裝校狠練過,再用標準的向後轉動作,面向連長「值星官楊梅平報告,實到早點名,軍官XX人,士官兵XX人,報告完畢。」待連長訓話以後,值星官帶領唱:「打倒俄寇,反共產,反共產!消滅朱毛,殺漢奸,殺漢奸!收復大陸,解救同胞!服從領袖,完成革命!三民主義實行!中華民國復興!中華復興,民國萬歲。中華民國萬歲!」接著呼口號:「驅除俄冦,消減朱毛漢奸!收復大陸,解救同胞!三民主義萬歲!中華民國萬歲!萬歲!」

七時早餐,八時則開始全連士兵除勤務以外,均參加作武器、戰車保養,再分組作環境保養,最重要的是加強坑道進口處及周邊的偽裝和隱蔽,大量鋪草皮、補草皮、換草皮、挑土搬磚、加肥澆水等工作,周而復始,永遠做不完。

每每大家工作得汗流浹背,進坑道卻不能躺著休息。坑道之內,尤其炎熱夏天,陰凉之極,聽説有人中午大熱之後,回坑道一覺醒來,半身不遂,言之鑿鑿,小心為上。而這坑道在春天二、三月裡,則是潮濕之極,早晨起床,被子揑得出水來。

第三周,參加一周的「戰備訓練班」,這個訓練班其實是替初到金門各部隊的人員,尤其是預備軍官,加油打氣。所以意想不到的是,我在班裡遇到裝甲兵學校同學、大三時大專暑期入伍訓練班同學,甚至久未見面的高中及大學同學。當然一見面,大家不約而同的口頭語都是:「你也到了金門!」這句口頭語包含了多少驚奇、無奈和辛酸。

但這一周的確增強了我們更多的信心,訓練班課程緊凑,講解金門時開宗明義就是民國四十七年(一九五八年)的「八二三炮戰」,讓我們知道在敵人連日動輒幾十萬發砲彈下,我軍在艱苦卓絕中如何挺過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