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017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無限風光在險峰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哲學真的難懂嗎?當然很難。讀得不好,人會變得癡呆,不如努力賺錢,享受人生算了。記得唸大學時有次跟隨朋友到長洲宿營,遇上一個商人,是個酒徒,飲後醉醺醺,得知我讀哲學,指著我大罵;理由竟是:有這麼多的學系不去選讀,竟然要讀哲學!

年紀漸長,才明白這商人的話不是全錯。記得我遊以色列時,得知猶太教有派神秘學說,叫Kabalah。猶太人有個說法,不到四十歲的人不准研究,因為會神經錯亂。哲學可能也有這個特質。

讀哲學的危險在於走向「終極」。先師牟宗三說,哲學是研究「終極」的學問。像耶穌、釋迦、孔子和老子,都給人類決定了一個終極的人生方向。

如果不講人生哲學,那麼像康德,他畢生找尋的是「理性」的終極,所以在「理性」之上,加一個「純粹理性」,然後再來「批判」。但走向「終極」這條路,會愈走愈險。

將這種情況形象化,不妨看看有部電影《終極天險》。片中講述攀上喜瑪拉雅山高峰遇險和救人的過程,片名取「終極」二字極佳,攀上雪山的最大問題,是攀到人類體能難以應付的限度,也就是「終極」,會是驚險百出,遇險後更有許多計算,例如所攜帶的食水能維持多久?類固醇的針藥要珍惜等。「終極」是在人類底線徘徊。

人在底線容易迷失。海德格爾找到生命的底線是被「拋擲」而來,展示生命存在的蒙昧;傅柯(Michel Foucault)考掘知識體系,拆解西方理性信念的迷思,質疑歷史法則的邏輯,猶如在攀山時搜尋斷層和罅隙。

無限風光在險峰,人在險峰上,自有難言的樂趣。但要作好心理準備,會隨時風雲變色,遇上雪崩,又或腳底一滑,跌下無底深淵!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