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3012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健身房重啟 防疫動起來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洋子健身全明星」的學生戴口罩健身。(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的學生戴口罩健身。(記者劉大琪/攝影)
「第一健身工作室」才經營半年就遇疫情,無奈歇業。(記者劉大琪/攝影) 「第一健身工作室」才經營半年就遇疫情,無奈歇業。(記者劉大琪/攝影)

隨著各行各業不斷推進重開的進度,健身愛好者們終於等來了好消息——因新冠肺炎疫情而無奈關門數月後,健身房終於可以在遵守防疫標準、嚴格管控人流的大前提下,逐漸恢復營業。為了迎接這一天的到來,經營健身場館的業者早已迫不及待開始準備:購買消毒液、紙巾、口罩等衛生用品,拉開場館內部運動器材的距離,預約上課、錯峰訓練,甚至要求健身教練在返崗時提供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希望在經歷重創後,能重新擁有疫情前健身房的熱度和人氣。

•遵守標準 嚴格控人流

「伴隨這場疫情,很多事情都變了,真的擔心如果繼續停業下去,我們應該撐不了幾個月就不得不永久性關閉。」去年7月剛在皇后區新鮮草原(Fresh Meadows)創辦「第一健身工作室」(First Fitness)的林樹清,從事健身行業已有30個年頭,既是專業的私人教練,也是優秀的運動員。在長達20年的健美競技生涯中,他獲得過22個冠軍頭銜,是中國健美先生和美東地區健身健美先生,曾被評為中國健美百年風雲人物,也是中國第一位進入阿諾德經典賽(Arnold Classic)決賽的選手。今年疫情期間,他還前往俄亥俄州參加比賽,身為老一輩健美名將,一舉奪得阿諾德傳統健美90公斤級冠軍,也是近年來中國運動員在阿諾德賽場大級別項目中取得的最佳成績。

林樹淸說,來到紐約的這些年,他之所以還堅持訓練和比賽,就是為了讓更多外族裔看到,中國人也可以有力量和美感兼具的身材,在健身健美領域占據一席之地。而經營健身工作室,則是為了以自己和教練團隊豐富的教學和實戰經驗,通過專業、科學的訓練,幫民眾強壯體格、美化形體、增加自信、最終提升華人的整體形象。「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不管工作還是生活,想要從容應對方方面面,必須有個好的身體。體育運動能給身體帶來巨大的變化,增加人的抗壓能力,而平時積累的壓力又能在體育運動的過程中得到釋放,這是很神奇的事。」

雖然滿懷一腔熱情、準備大幹一場,但林樹淸萬萬想不到的是,工作室才開業半年左右就遭遇了疫情。他回憶,1月病毒剛在中國爆發、紐約還沒有疫情的時候,常聽到會員來健身時討論,「有的人反應比較強烈,說再上一兩次課,到本月底、下月初就不來了」,但他本人沒意識到疫情來得這麼兇猛,「總覺得還離這裡很遙遠」。

2月,眼看著到場館健身的人越來越少,3月中旬,依照政府要求,林樹淸開始關店。「心理上我理解、也贊成這是好的防疫措施,但作為工作室的主要負責人,我還有關店之外的很多其他的擔心,比如關多久、未來怎麼發展、如果未能有效控制病毒還能否恢復往日的經營狀況等,畢竟我們還很新、才開了半年的時間」。

停業期間,因為要照常交不菲的房租,場館設施的前期投入又大,突然沒了收入,讓林樹清很焦慮。他想過推網路課程,但並沒有成功,「線下轉線上需要具備很多條件,比如要統一好教練和所有會員的上線時間,也需要會員家中有一些簡單的設備,像是啞鈴、彈力繩、瑜伽墊等,疫情高峰期,這些東西都不好買」。他也嘗試過申請政府提供的「薪資保護貸款計畫」(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簡稱PPP),但工作室剛成立不久、最終未能獲批,「真的可以說是苦苦掙扎,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如果再不重開,我們只能被迫徹底停業」。

•自我把關 全面大消毒

如今終於等來重開日,林樹清早就自掏腰包,準備好了消毒噴霧、消毒濕巾、乾洗手液等防護用品,「工作室的所有設備頻繁消毒,也要求會員從自身做起、使用器材前後務必清潔,場館定時大掃除,不放過任何角落」。與此同時要做好通風工作,開門開窗、讓空氣對流的同時,他特別添置了很多風扇,加速空氣循環。重開初期也不接待陌生客人,僅開放給老會員,且會員來之前必須預約,分批訓練、嚴格控制同一時間場館內的人數。

林樹清說,工作室前台會嚴格把關,「進門必須戴口罩,沒有的話我們提供」,他也特別提醒,剛開始戴口罩運動會比較難,尤其是做有氧操等提高心肺功能的訓練,「肯定呼吸不順,但大約一周就能適應」。好在他們的課程以無氧、塑形為主,多需使用器材練習,戴口罩的影響比有氧要小很多,「我們也會盡可能多地提供高溫消毒的毛巾,一出汗就能擦,避免直接用手摸臉」。

「好多學生過去幾個月都吃胖了,一直在問我們什麼時候開門,要來運動健身。」在皇后區小頸(Little Neck)和法拉盛與合夥人共同經營「洋子健身全明星」(Ocean All-Star)的曹新麗介紹,華人的防護意識特別強,所以早在1月中國發生疫情時,大部分學生都不敢再來工作室運動,3月就關了門。

但比較幸運的是,居家避疫期間工作室推出了網路課程,帶領學生在家堅持運動,「雖然教練無法現場指導,但還是能通過攝像頭觀察學生的動作,網課的效果可以達到線下課程的一半以上」。考慮到學生家中缺少專業設備,教練為學生尋找其他東西替代,「比如用礦泉水瓶當啞鈴,找到合適的重量和角度,依然可以針對身體的特定部位訓練」。

如今終於盼來健身房重開,曹新麗笑言「幾個月沒運動,有的學生我一看簡直要從頭開始練」,不過因為有過去的練習基礎,恢復起來不難。另外,疫情讓很多人意識到提高身體素質、增強免疫力的重要性,「有的學生雖然體型還可以,但人全身沒勁、精氣神不夠,樓梯也爬不動,說明心肺功能很弱」,所以反而下定決心要健身,從現在起開始運動。

為了迎接9月重開、學生回來,曹新麗也是早就開始做準備,除了清潔場館和所有器材,還購買了大量口罩、乾洗手液、酒精噴霧、消毒濕巾等。工作室入口處的桌子上還備好了額溫槍,學生進場要量體溫,用酒精噴手噴腳,每個區域的器材旁也擺放噴霧和紙巾,方便學生使用前後重複消毒。

除此之外,曹新麗還要求教練在返崗時提供核酸檢測報告、出具陰性證明,「畢竟病毒可以無症狀傳播,檢測一下大家都放心」。教練在帶學生時也會嚴格控制人數,初期採用預約制,「同一時間段裡最多不能超過四對師生上課」,並且拉開距離、充分利用戶外空間,「裡面外面各兩對、錯開訓練,盡最大限度保障大家的安全」。

•室內運動 全程戴口罩

雖然健身房獲准重開,但仍有一些相對保守和謹慎的民眾,不知道該不該馬上回到健身房運動,如果去的話,又該怎樣做好防護。紐約上州威徹斯特郡Westmed Medical Group副主任Sandra Kesh說,她非常理解很多人都已經按捺不住、想回健身房去,「但最安全的運動場所目前仍是戶外,比較容易保持社交距離,運動所產生的飛沫也會較快散去」,如果在室內劇烈運動、急促呼吸,還是難免會吸入空間裡的飛沫。倘若一定要去健身房,則務必選擇嚴格執行防疫標準的場館,且錯開高峰期,一大早、半上午、或夜間人少的時段再去,運動時也要記得全程戴口罩。

杜克大學醫學中心(Duk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教授Deverick Anderson表示,健身房其實有很多器材和設備都難清潔,比如啞鈴、壺鈴(kettlebell)等,它們的形狀本身就很奇特,各個部位和角度也都容易被多人觸摸到,如果要去健身房,自己必須提前了解並接受可能產生的風險,但仍然可以採取一些有效措施來降低這種風險。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手、以及用手觸摸過的健身房裡的任何表面,都要頻繁消毒。健身房為了重開應該都備足了酒精噴霧、消毒液、消毒濕巾等,一定要勤擦,但噴完之後不要馬上擦,等一分鐘再擦效果最好。雖然每個人都有義務在使用器材前後重複消毒,但也不能過於輕信和依賴別人,自己要有清潔意識。

如果可能的話,最好不要用健身房的毛巾,而是自己帶,且最好多帶幾條。除了能及時擦汗、避免用手觸碰臉部,還可以在坐下使用器材或者瑜伽墊時,先把毛巾鋪在上面。健身房的通風也很重要,應選擇空氣流通的場館,如果缺少專門的通風過濾系統,起碼要去墻上有大窗戶的、空氣可以對流的場館,把自然通風做到最大化。

美國疾病防治中心(CDC)還特別提醒,去健身房時要盡量避免使用每次用完都很難清潔的設備,比如阻力帶、舉重腰帶等,且最好不要上團課,團課的教室一般都比較小、易擁擠,如果必須要上團課,則務必保持好社交距離並全程戴口罩。

林樹清的工作室設備投入很大,房租也不菲,沒有收入讓他感到焦慮。(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的工作室設備投入很大,房租也不菲,沒有收入讓他感到焦慮。(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為迎接重開徹底清潔場館的器材。(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為迎接重開徹底清潔場館的器材。(記者劉大琪/攝影)
「第一健身工作室」添置了很多風扇加速空氣循環。(記者劉大琪/攝影) 「第一健身工作室」添置了很多風扇加速空氣循環。(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的教練戴口罩為學生上課。(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的教練戴口罩為學生上課。(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備足高溫消毒的毛巾。(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備足高溫消毒的毛巾。(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今年剛獲得阿諾德經典賽傳統健美90公斤級冠軍。(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今年剛獲得阿諾德經典賽傳統健美90公斤級冠軍。(記者劉大琪/攝影)
曹新麗展示額溫槍測體溫。(記者劉大琪/攝影) 曹新麗展示額溫槍測體溫。(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在入口處擺放了很多防疫用品。(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在入口處擺放了很多防疫用品。(記者劉大琪/攝影)
「第一健身工作室」器材旁擺放著噴霧和洗手液,方便學生使用。(記者劉大琪/攝影) 「第一健身工作室」器材旁擺放著噴霧和洗手液,方便學生使用。(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的工作室設備投入很大,房租也不菲,沒有收入讓他感到焦慮。(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的工作室設備投入很大,房租也不菲,沒有收入讓他感到焦慮。(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為工作室的運動器材消毒。(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為工作室的運動器材消毒。(記者劉大琪/攝影)
「第一健身工作室」會員必須預約才能到場健身,嚴格控制人流。(記者劉大琪/攝影) 「第一健身工作室」會員必須預約才能到場健身,嚴格控制人流。(記者劉大琪/攝影)
曹新麗說,學生進入工作室要先用酒精給手部和腳部消毒。(記者劉大琪/攝影) 曹新麗說,學生進入工作室要先用酒精給手部和腳部消毒。(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介紹工作室備足的防護用品。(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介紹工作室備足的防護用品。(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3月關閉後,一直期待重開日。(記者劉大琪/攝影) 「洋子健身全明星」3月關閉後,一直期待重開日。(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為工作室的運動器材消毒。(記者劉大琪/攝影) 林樹清為工作室的運動器材消毒。(記者劉大琪/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