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2660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盛夏(全文完)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她們就坐等電召車,外面落起小雨,這個夏天陰雨綿綿。姊姊在樂可盒裡裝好兩只茶葉蛋和幾支滷雞翅,說改改飛機餐口味,還有黑金剛瓜子,看電視辰光嗑嗑。莉莎像個戴紅領巾踏青郊遊去的小學生,任由家長擺布。

車來了,她們把行李拉下樓。一路上挺順利,提前到甘迺迪機場,排隊換登記牌。姊妹倆該說的好像都說了,也沒啥話,一家人默契到不用說話就猜到一大半心事,外人看著大概挺無趣的。

姊姊說:過了安檢,你再買一大瓶氣泡水,一路上噯噯氣助消化。多喝水,多上廁所,活動活動筋骨,反正儂選了靠走廊位置。莉莎只是「欸欸」回應,她希望此刻已經起飛,一覺醒來,已經落地上海。

出關安檢口區隔出蛇形隊伍,送客就此止步。莉莎停下隨身拉杆箱,抱抱姊姊,姊姊擁著她輕輕說:「儂自己當心,聰明點。」

莉莎體會姊姊的身體在發抖,但是沒看到姊姊的表情。莉莎跟著隊伍,拐過一個又一個彎,她突然看見姊姊站在二樓平台向她揮手。姊姊縮小的人形更像過世的姆媽,因為逆著光,看不清姊姊的面孔。莉莎向姊姊揮手。

她突然想起姊夫那天說的話,「為儂好,不要辜負好心。」難過一下子湧上來,她回頭看姊姊,姊姊還在朝她招手。

戴著一次性藍色消毒手套的驗證官對照她的臉,在她的登機牌上畫了一個古怪的字符。她把拉桿箱和挎包放在安檢傳送帶上,脫下鞋子放在塑料周轉盒裡,光著腳「登登」走到透視掃描亭。安檢員提醒她舉起雙臂,做一個類似投降的姿勢,她照做了。

她順利通過,腳步輕盈走去登機口。她知道困難才開始,舊的難題一定會被新的難題取代,她就去製造新難題的。這是姊姊傳遞給她的經驗。(全文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