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2537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愛之適足以害之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女兒大學選修社會學,她的理想是對社會上需要幫助的族群伸出援手,至於要走哪一個方向,她想在大學畢業後有些工作經驗,以明確她要走的路缐。

首先她在一家精神科診所當行政人員,遇到一個棘手的案子。菲律賓家庭中的一個女兒叫凱莉,跟我女兒年齡相仿,在一家有名私立護士專科大學念書,只剩最後一學期就要畢業了,但經常進出精神科診所,有嚴重精神分裂症,甚至曾經企圖撞車自殺,要藉助藥物治療和心理醫生的診斷。在如此狀況下,護士專科大學需要凱莉的醫療診斷健康證明書(medical clearance),以便讓她繼續最後一個學期的課程。

夏醫生是她的主治醫生,她要我女兒去調出凱莉所有的治療紀錄,一共有二十多頁的診斷說明報告。夏醫生閱讀之後,決定不給予健康證明書,而是需要再六個月的評估。夏醫師並要我女兒去向凱莉家人宣告,這對於初出社會的女兒而言,十分具有挑戰性。

凱莉全家人對她的教育投入龐大財力,送她去昂貴的私立護士學院,現在還差最後一步就可以功成名就了,在此最後階段,全家人都不能接受夏醫生的判決。

接下來的日子,我女兒成為凱莉家族經常打電話干擾的對象。女兒和夏醫生都感覺到,凱莉忽然變得異常友好和善,跟她犯病時簡直判若兩人。凱莉和家人時不時想從我女兒口中得知夏醫生對她治療進展是否滿意,似乎想要尋求一條捷徑,期待夏醫生能夠順利簽下健康證明書,但是這樣的反應過度,遠遠超過關心凱莉在治療過程的進展。

從職業醫療的角度而言,一個有精神分裂症的護士,能夠正常地去照顧和護理其他病人嗎?這是一個非常存疑的問題,但她的家人給凱莉的壓力,也可以想見是很大的,也許這就是整件事情的癥結所在。

愛之適足以害之,很多亞裔的父母也犯有這樣的錯誤,不幸犧牲掉想不開的年輕人的生命。有些事情要水到渠成,過猶不及都要拿捏得宜,希望凱莉的故事能給家長們一些真切的體驗。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