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1802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昨夜夢回考場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到福州旅遊,社科院的一位朋友帶我去參觀明清兩代延續下來的貢院——古時候鄉試會考的地方,當時開科取士的闈場。自從隋煬帝實行科舉制度以來,許多人靠著考試來改變個人乃至於全族的命運,上榜成了鯉魚躍龍門的捷徑。朋友興致勃勃地說著許多有趣的考試故事,像范進中舉,以及一位老先生憑著默默堅持的精神,年復一年進出考場,九十歲了還年年應考,不得功名誓不罷休。

沒有了科舉,現代學生面臨的是升學競爭,「求學之路漫又長,莘莘學子十二年,十二載磨成一劍,前途判定看兩天」,百萬學子擠高考,考生肯定壓力山大,猶如千軍萬馬過小橋,放榜時前途高下立判——「六月高考不努力,九月工地做兄弟」。

也許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需要用考試來驗證學生。每個人受教育的歲月,學習生涯都忙著應付一個又一個的考試,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一次考試猶如一次輪迴、一次生死的較量,好像一生的命運就這樣決定了。有人每逢考試便緊張、焦慮、寢食難安,一聽到考試就鬱悶不安。也有人特別反叛,不知道為什麼越接近考試越想出去看一場電影或打電動遊戲?那是種彷彿困獸般無助的感覺。

考試考不出希望,常常考出絕望和自卑。面對挫折時,也想過作弊,「定理和公式搬到桌上,胳膊上的單詞也跑來助陣」,但是沒有膽量真做。記得有一次考試,老師允許大家可以自帶一張筆記本大小的小抄,但不可以影印,必須手寫。在精心準備小抄的過程,每個人發現自己學到不少東西。其實考試是一種對學習成果的檢討,那是一次做得最起勁最快樂的學習。

我小時候的教育體制很奇怪,功課不好的人完全受不到尊重,老師可以隨意體罰霸凌——每錯一題打一下,用藤條狠狠抽手心,或用椅子木板拆下來打。有的老師的懲罰方式很奇怪,把學生眼皮捏起來轉,或要學生當著全班同學面前俯臥半蹲、或手舉水桶罰站一個小時、或青蛙蹲跳操場兩圈等等。學生在學校被老師體罰,回家也不敢講,就怕會再被打一次。看到別人被體罰令我心有餘悸。

考試的後遺症一大堆,成了永恆不朽的夢魘。活到六十歲我還會夢見考試時找不到考場,或功課完全沒準備,或沒帶鉛筆橡皮擦,或試題都不會做,或忘記帶准考證,或交卷時間到了還有很多題目沒做完……等等,嚇出一身冷汗後驚醒。醒來後,安慰自己不用怕,已經不必被考了。離開校園已久、不必憂慮考試的人,為何仍然常常有這種甩不掉的惡夢?

同學相聚談來談去都是懷念過去青春歲月,有人希望重回少年美好時光,但馬上有人點出「青春無限好,卻有無數考」、「讀書不是病,考試半條命」,一想到考試的痛苦經驗,大家便黯然了,又不想回去了。幸好,如今考試只會在夢中出現,沒有考試的日子就是好日子。(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