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1172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華人幾十萬投資開店 一場疫情成空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新冠肺炎疫情讓社區難再回到從前。(記者劉大琪/攝影) 新冠肺炎疫情讓社區難再回到從前。(記者劉大琪/攝影)
新冠肺炎疫情讓社區難再回到從前,轉租店面增多。(記者劉大琪/攝影) 新冠肺炎疫情讓社區難再回到從前,轉租店面增多。(記者劉大琪/攝影)

因新冠肺炎疫情居家避疫幾個月之後,防疫限制放寬、經濟也分階段重啟,大家迫不及待走出門去、努力過回疫情前的「正常」生活,卻發現僅告別了100多天,身邊的社區卻早已不是記憶中的那個樣子,甚至永遠也無法回到記憶中的那個樣子:一家接一家的大公司受疫情衝擊倒閉、宣布破產或申請保護的消息頻傳,很多洗衣店、禮品店、小吃店、飲品店等便利著每個人日常生活的小商家,也在疫情中突然停業、悄無聲息退出了大家的視野。

在曼哈頓華埠賣紐約市相關紀念品的呂Jennifer,近日在店門口貼出「結束營業大拍賣」的通知,忙於清理存貨:一大盒明信片三元、每頂鴨舌帽三元、童款短袖每件一元、鑰匙鏈三個一元……許多新老客人來店裡和她打招呼、聊天、隨手買幾樣紀念品,她總是熱情地再送客人幾樣,給大家多留一些美好的回憶,記住她的店、也記住她這個人。

呂Jennifer的禮品店門口貼出「結束營業大拍賣」的通知。(記者劉大琪/攝影) 呂Jennifer的禮品店門口貼出「結束營業大拍賣」的通知。(記者劉大琪/攝影)

呂Jennifer約30年前從台灣移民到紐約,先是給別人打工,後來和朋友合開Spa店,再轉做禮品店。作為需要撫養兩個孩子、生活負擔重的單親媽媽,她努力工作、從不閒著,生意最好的時候,在華埠拉菲逸街(Lafayette Street)同時經營兩大一小、共三家禮品店。

後來孩子大了,也不願意接手這種傳統生意,呂Jennifer沒有精力打理三家店的生意,就結束了兩家大店,僅保留了拉菲逸街和獲架街(Walker Street)交口的一家小店。四年前,她又接手獲架街上的另一家店面,打算分成三塊區域經營——車輪餅、髮廊、足底按摩。車輪餅店率先問世,髮廊和足底按摩店的空間因為需要特別裝修,就先賣著紀念品作為過渡。

禮品店太競爭 疫情後雪上加霜

呂Jennifer介紹,過去一年來,裝修工作一直在進行、花了幾十萬元,像是二樓的舊管道比較低,她專門請了工程師拉高位置,還新做了通往地下室的樓梯,每次動工都有免不了的開銷和申請程序。但她滿心歡喜做回老本行,「這附近沒有一家髮廊,我在台灣又是美容美髮的學徒出身,合作對象也談好了」,原定農曆新年之後開始營業,但疫情讓合作對象打退堂鼓、不願再投資,「就差臨門一腳」。

呂Jennifer花了幾十萬元錢裝修的店面,用來做髮廊和足底按摩,因新冠肺炎疫情成空。(記者劉大琪/攝影) 呂Jennifer花了幾十萬元錢裝修的店面,用來做髮廊和足底按摩,因新冠肺炎疫情成空。(記者劉大琪/攝影)

禮品店的生意這些年都不好做,呂Jennifer表示,賣紀念品的華人愈來愈少,都被印裔、孟加拉裔代替,「一家連著一家開,競爭太多、市場很亂」,打價格戰打得利潤都沒了,根本賣不到合乎市場利潤的價錢,「很多時候一件紀念品只賺一元,要賣多少件才能把租金交上?」尤其是疫情發生後,遊客不能來紐約,更沒有生意可做,不得已只好先關閉獲架街街角的小店,再來是車輪餅店,原本要做髮廊的店面也在做最後的清貨,清完了就等於全部結束了。

車輪餅是台灣傳統小吃,之所以要賣這個,呂Jennifer說,純粹是想把家鄉的美食帶來,讓紐約客吃到家鄉的味道,「有回憶、有滿足感」。為此她曾花七個月的時間研發餅皮和內餡,又專門將製作的模具從台灣運來紐約,推出紅豆、奶油等經典口味,還有鮪魚玉米、芋頭蛋黃等新派口味,堅持親自做內餡、保證食材天然新鮮,自開業後一直頗受食客歡迎。

雖然是目前華埠、也是全紐約市僅有的一家車輪餅店,可呂Jennifer卻表示沒什麼利潤,不同於做飲品用時短、速度快、成本低、利潤高,車輪餅做起來非常耗時,每次無論做一個、還是做一批,都至少要五至八分鐘,光餅皮製作就很花時間,不同口味的內餡還要提前準備,烤製過程更需忍受高溫,所以市面上幾乎沒人想做車輪餅生意。

車輪餅客源減 難付租金終關門

但呂Jennifer做得很快樂,「不管生意好不好,車輪餅店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意義,只要我房租付得出,能有點小零用錢,我就很歡喜做下去」。也正因真心待人,她那小小的店面總流動著大大的人情味,「我們是服務業,服務業就要抱持這種心態和精神去做事」。然而也是因為疫情,過去傍晚下班時間總會買車輪餅作為點心的人潮不再,沒有收入、難以承受租金,最終的結局只能是關門。

在車輪餅店營業的最後一天,呂Jennifer仍堅持親手為客人做車輪餅。(記者劉大琪/攝影) 在車輪餅店營業的最後一天,呂Jennifer仍堅持親手為客人做車輪餅。(記者劉大琪/攝影)

呂Jennifer回憶,20年前的九一一事件就發生在她家附近,「那時沒感覺到有多恐怖,雖然也影響生意,但我在做美容美髮,人的頭髮長了總得剪」,可這次的疫情就不同,「能要人命,遊客也進不來」。這段時間,她經常聽說有很多人沒熬過去、相繼關店,「我想把店裡的器材送給別人,人家都不要,因為人家自己還有很多無法處理」。

對於近30年積累下來的生意就這樣全部沒了,客人都替呂Jennifer感到惋惜、也難以置信,但她認為做人還是要講信用,「生意做不下去、交不出租金,對房東就無法交代,房東還有房東的難處,要站到對方的立場、為對方考慮」。

雖然虧了幾十萬元投資,但「今天虧的不是我一個,有的人虧更嚴重」,呂Jennifer相信如果以後還有機會,她還是會再回來:「這麼多年我很感謝自己的努力,因為努力才能成功,但也感謝老天還讓我健康地活著,只要身體健康就有機會。現在我暫時休息一下,等有機會時再出發」。

餐館影響最大 約六成永久停業

根據商家評價網站Yelp的統計,自3月疫情爆發以來,美國已有13萬2580家店面永久關閉或暫時停業,隨著各州經濟重啟,暫時停業的商家逐漸減少,但永久關閉的商家卻持續增加,目前已經超過一半、達到55%。洛杉磯、紐約市、舊金山和芝加哥是全美店面關閉最多的前四名城市,加州、德州、佛州、紐約州則為商家永久停業最多的前四個州。

新冠肺炎疫情給小商家租戶帶來巨大的壓力,社區轉租店面增多。(記者劉大琪/攝影) 新冠肺炎疫情給小商家租戶帶來巨大的壓力,社區轉租店面增多。(記者劉大琪/攝影)

在所有類型的商業中,餐館所受的影響最大、關閉總數也最多,達到2萬6160家,其中60%永久停業,40%暫時停業;購物和零售店其次,有2萬6119家停業,其中48%永久關閉,52%暫時關閉;美容和按摩店關閉1萬3609家,其中36%為永久性的,64%為暫時性的;酒吧和夜店關閉5454家,其中45%為永久,55%為暫時;健身房共關閉了4907家,其中39%為永久,61%為暫時。

3月1日至今,僅紐約市就有超過2800多家店面永久關閉,其中約一半都在曼哈頓,總數多於全國其他任何一個大城市,有近三分之一是餐館;其他關閉的商業包括小型律師事務所、美容店、清潔公司等。

而關店率還可能會繼續走高,哈佛大學助理教授Christopher Stanton就表示,現在仍很難估計到底有多少小商家停業,因為一旦永久關閉,店家就難以聯繫到,政府或許要花一年的時間,才能真正了解疫情到底影響了多少小商家。

洗衣店沒賺頭 還面臨遊民滋擾

王華1995年來美後,先是在阿肯色州做餐館,2006年搬來紐約,在皇后區艾姆赫斯特(Elmhurst)開起洗衣店。他回憶,當時開洗衣店的人還很少,每隔幾條街有一家,大家公平競爭,利潤比較高,「畢竟你想做太遠的生意也不行,社區民眾都是把衣服拿到附近的洗衣店去,住太遠的也不會到你這裡來」。然而後來開洗衣店的人愈來愈多,到現在完全是飽和狀態,每隔一條街、甚至每一條街就不止一家,生意愈來愈難做。

洗衣店競爭本就非常激烈,新冠肺炎疫情讓王華的生意更不好做。(記者劉大琪/攝影) 洗衣店競爭本就非常激烈,新冠肺炎疫情讓王華的生意更不好做。(記者劉大琪/攝影)

疫情發生後,皇后區成為重災區,艾姆赫斯更是震央中的震央,雖然洗衣店屬必要(essential)行業、政府允許開放,但考慮到疫情凶猛,王華還是決定在最危險的高峰期關了一個月。重開後又縮短了營業時間,來洗衣服的人大幅減少,擔心共用洗衣機不安全。

王華介紹,洗衣店創收主要是靠代洗和乾洗,自助洗衣根本不賺錢,可過去經常要洗正裝的曼哈頓的上班族和白領們,如今都改成了居家工作,乾洗和代洗銳減,「以前每天洗400、500磅是正常,現在只有100、200磅」,大多數客人都是來店裡自助洗衣,利潤也就少得可憐。與此同時,為了員工和客人的安全,店裡還增加了不少購買清潔和防疫用品的開銷,免觸碰體溫測量儀、消毒噴霧、消毒紙巾、口罩、手套都得裝備齊全,「這些東西現在賣很貴的,甚至很難買到」。

王華為洗衣店購買了免觸碰體溫測量儀等防疫和清潔用品。(記者劉大琪/攝影) 王華為洗衣店購買了免觸碰體溫測量儀等防疫和清潔用品。(記者劉大琪/攝影)

政策沒有幫助 靠參與政治自救

雪上加霜的是,隨著疫情發展,街上的遊民愈來愈多,「過去一條街可能只有一、兩個,現在不僅數量增加,甚至還搭起帳篷住下來,站在街邊小便的、喝醉的、到店裡來偷衣服的時有發生」。有的遊民來店裡上廁所,長達一小時都不出來,在裡面洗臉洗澡,有的喝醉了還直接躺在店裡睡覺,因此造成的衛生和安全問題嚇跑不少客人,令王華非常無奈。

而王華位於艾姆赫斯特百老匯大道(Broadway)上的洗衣店,月租目前已達1萬多元,「不知道為什麼,比曼哈頓的都貴」。租金是店裡需承受的最大成本,但房東不同意減,加上地稅以及每個月數千元的水費,無法想像多久才能回本。店裡偶爾還會因沒及時清理門口和路邊垃圾、或室內張貼的通知字體大小未達要求而吃上罰單,「他們就進店直接讓員工簽字,每張罰單少則100元、多則好幾百」。

王華表示,房租、地稅、水費等壓力巨大,準備把洗衣店關掉。(記者劉大琪/攝影) 王華表示,房租、地稅、水費等壓力巨大,準備把洗衣店關掉。(記者劉大琪/攝影)

「沒什麼賺頭,也就準備關店了」。王華說,疫情重創生意之外,他也體會到不管是大環境、還是市府的政策,都沒讓他這個小商家及身邊的同業感到被照顧和被保護,這反而帶給他前所未有的思考:到底怎樣才能自救?真的只有投票、參政。

失去了小商業 影響美整體經濟

「來美國這麼久,我從來沒投過票、或參加過什麼遊行,只知道賺錢,但我現在意識到,華人和小商家不出來發聲是不行的,沒有話語權,別人就不會管你。」他希望社區民眾拋掉「老一輩管好自家事、自掃門前雪的舊思想」,大家應該積極投票、選出真正能夠代表自身權益的民代,才有可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標準普爾全球市場情報公司(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的最新報告顯示,截至8月初,美國已有424家大公司在今年宣布破產,中小企業也受到極大的衝擊,但因大多數小商業沒有債務、不需要上破產法庭,缺少相關統計資料,所以暫時沒有這些商家停業的具體數字。全國獨立企業聯盟(National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首席經濟學家William Dunkelberg說,「小商業倒閉,唯一要做的可能就是打電話叫停水電,然後關上大門」,而目前小商業倒閉的情況,一定超出以往。

根據聯邦小商業管理署(U.S. 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簡稱SBA)的信息,小商業占全美經濟活動的44%,如此大規模的停業會重創美國經濟。紐約大學法學院公司治理和金融中心(Institute for Corporate Governance and Finance)研究員Satyam Khanna說,小商業其實應算作全美最大的雇主,提供了太多工作,一旦小商業關門,美國的經濟整體都會受到影響,失去小商業會讓經濟恢復和發展變得更加困難。

紓困金額度低 只夠維持三個月

Yelp副總裁Justin Norman表示,不管因為什麼具體原因關門,聯邦政府都應給商家提供更多的幫助,尤其是少數族裔小商家,他們現在的關門,不知道會給以後造成什麼深遠的影響。當下應立即為他們注入更多資本,「否則我們可能永遠失去他們,我們的社區和整體經濟都會變得更糟」。

「華人社區很多小商家都做不下去了,我們經手的申請房貸、甚至拿自住房屋抵押貸款的商家,比疫情前多了四至五倍,全部是要拯救生意。」地產公司「屋新天」首席行政官(CEO)張川說,疫情讓小商家嚴重受損,不少人都因無力負擔房租而熄燈,那些沒有房貸壓力的猶太裔和俄裔房東,不惜給小商家開出免房租半年的優惠條件,鼓勵他們維持或擴展生意,有的小商家也確實動了心,「但擴張能否成功、生意能否好轉,還是個未知數」。

新冠肺炎疫情給小商家租戶帶來巨大的壓力,社區轉租店面增多。(記者劉大琪/攝影) 新冠肺炎疫情給小商家租戶帶來巨大的壓力,社區轉租店面增多。(記者劉大琪/攝影)

最艱難的時刻 在今年底明年初

在法拉盛等華人社區,因為很多房東還背負著房貸,所以小商家租戶要承受的壓力更大。張川介紹,把自己的住宅抵押出去拯救生意的小商家,最近愈來愈多,有的生意沒救起來,還失去了自家房屋。雖然政府提供「薪資保護貸款計畫」(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簡稱PPP)、紓困金等支持,但PPP的額度並不多,「對很多企業來說,這個政策的好處也就能供他們維持生意三個月左右,且還不知道PPP或紓困金能不能繼續發下去、發到什麼時候」。

張川認為,最壞的時刻應該還沒到來,「疫情上半年突然來襲時,很多人還有些過去積累的底子」,現在底子用得差不多了,小商家還會面臨相當的挑戰,「最難的時候或許會在今年底、明年初出現」,並且沒有理想的應對方式,「既然不能開源,現在就只能先節流」。

相關報導:火鍋店沒生意 改賣西餐、便當苦撐

➤➤➤點我看更多世界周刊,每周日出刊,隨報附贈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