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108661/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政策越左 山火越旺?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山火燒不盡,氣候變又生」,加州極左環保主義者往往將山火歸咎於人為造成的氣候變暖,並為之製訂激進政策與法規,以致偶有「步子邁太大,扯了褲襠」的現象發生。殊不知山火燒不盡背後,極左政策也應「背鍋」。

加州8月再次燃起漫山遍野大火,加州森林防火廳數據顯示,截至19日仍未撲滅的山火達到30處以上,其中較引人注目的,有延燒1萬800畝的「湖火」(Lake Fire)及延燒逾2萬畝的洛亞爾頓野火(Loyalton Fire)。

加州毗鄰沙漠與內華達山脈(Sierra Nevada)的獨特地形,導致戴亞布洛風(Diablo Winds)與聖塔安那焚風(Santa Ana Winds)盛行,加之炎熱、乾燥氣候,形成「風助火勢,火借風危」的天然不利局面。不過層出不窮的山火,絕不僅僅是天災。

近年來,極左環保主義者將山火歸咎於氣候變暖。他們的邏輯也很簡單,二氧化碳排放導致氣溫逐年上升,俗話說「天乾物燥,小心火燭」,不斷變暖的氣候使加州易燃。

前加州參議員Chuck DeVore曾投書「富比世」(Forbes)指出,加州山火頻發絕不是氣候變暖這麼簡單,極左環境保護政策亦需負責。DeVore表示,他走訪加州林業,得知在極左環境保護政策導向下,出於「保護森林」目的,木材採伐(timber harvesting)資質價格漸高,砍伐的規定也越來越多,業者還要經常應付環保相關訴訟。

因利潤太低、干擾太大,2019年木材採伐從業人數相比20年前已然減半。大量林場無人願意採伐與管理,過密的樹木,使山火爆發以及越燒越旺的可能性加劇。

生物學家George Gruell通過記錄1849年以來,內華達山脈樹木變化情況的照片,並將其繪製成冊。從側面佐證DeVore的看法。在大淘金時代,樹齡在30至50年的大樹會遭批量砍伐,而1990年後至今,大片林區出現無人管理的瘋長現象。

極左的環境保護思維,除了可能直接導致山火越燒越旺,還因有太過激進之嫌,對居民生活產生間接影響。例如前州長布朗(Jerry Brown)曾簽署SB 100法案,要求在2045年前,電力100%來自太陽能、風力和水力等清潔能源。在該法案的促使下,如今加州自產的電力中,太陽能與風能發電量,約占總數1/4。

太陽能發電的確清潔,但從經濟效益角度看,卻未必佳。例如位於加州莫哈維沙漠(Mojave Desert)的全美最大光熱電站Ivanpah,造價高達22億元,年發電量約377兆瓦,其年均出力其實與6兆瓦的火電站相差無幾。但從工程造價評估,這是50倍以上的投資差距。

加州近期氣溫高漲,導致各地用電量激增,清潔能源的電力輸出明顯無法滿足需求,以致加州作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不得不採取「第三世界國家」般的分區停電,渡過能源危機。

而且全球變暖,似乎不是加州努力一下就能解決的問題。USA Today數據統計,中國每年二氧化碳排放的增加量,就等於加州全年的排放量。考慮到山火也會釋放二氧化碳,與其想得太過長遠,不如著眼當下更為實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