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94449/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高院:網約車司機 屬公司員工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加州AB 5法案嚴格限制獨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的資格認定,今年1月1日生效以來引發不少訴訟,以致尚難全面落實。10日舊金山高等法院判決支持要求網約車公司遵守該項法案的加州檢方觀點,意味著Uber和Lyft等網約車公司,要將其司機重新歸類為員工,而不是獨立承包商。

律師杜惠莉解釋,AB 5法案源起Dynamex案例。該案例是多年一些加州碼頭上的開車司機,因其買車自僱幫人拉貨,但很多司機只給一家公司做事,州勞工局認為這些司機不能算是獨立承包商,應該是這個公司的員工。其區別就在於,獨立承包商沒有保險、員工福利等,也沒有底薪保障、加班費等。

當時該案例認為,獨立承包商有兩個條件,第一是看誰控制這個人;比如老闆如果未控制工人出勤等,工人就不算是其員工,而算是獨立承包商。第二是工人做的事是否和公司是同一工種;比如公司做電子業,承包給一個人來打掃衛生,因不算同工種,打掃的人就不是其員工。但若是一個清潔公司,承包給一個人來打掃,承包工作的人就不可以歸類為獨立承包商,應該算是員工。

近年來,Uber和Lyft等網約車很火,而AB 5法案將Dynamex案例作為法律通過,並加了第三個條件,即這個工人是否只是個人,例如只是一個清潔工個人,而不是一個清潔公司。如是後者,才符合獨立承包商的條件。

她表示,對於這些工人來說,不被納入員工的好處是,很多人本來平時有工作,有空的時候可以賺外快,他們並不想成為員工就需要受到控制,例如要求出勤率等。此外也不能去競爭行業做,例如給uber開就不可以給lyft開,事實上很多人是給兩家都做,因此他們希望繼續做獨立承包者。但也有一些工人認為,這樣的風險更大,假如這一天生意不好或發生意外情況,那麼就沒有收入保障,也沒有保險福利等。

事實上這一法案涉及的不僅是網約車司機,也包括不少這類臨工(gig)的行業。尤其疫情以來,AB 5法案的影響變得尤為重要。杜惠莉表示,雖然疫情下Uber和Lyft等網約車生意少了,但很多餐館外賣平台,如Postmate、Doordash、UberEats,或是超市代買送貨平台InstaCart等崛起,這些行業的送貨人士也是同一種情形。

此外,因為疫情之後失業的員工有每周600元的聯邦失業失業金(7月底已結束),而許多這些網約車司機不是員工就拿不到。因此早先的判決並不令人驚訝,因為最近推動該案的利益正是為了失業金。

她表示,AB 5法案把很多行業豁免了,包括醫生、律師、作者寫手、藝術家等。理論上該法案已經通過,1月1日已實施,而Uber和Lyft公司聲稱要上訴,卻不是反對AB 5,而是希望也被豁免。她表示如果民眾是給這些大的公司做獨立承包工,大多會受到這些公司發聲明說會上訴,那麼就暫時不會有變動。不過也要注意最後這些公司是否真的會上訴。但若是給小的公司做工的民眾,就需要注意這些公司有沒有上訴。

杜惠莉表示,若是真的按照AB 5法案實施,會給這些平台帶來更高成本,恐會導致網約車或網上送餐的價格都變貴。她指出華人區有些餐廳復工後,讓原先做服務生的員工自己去送餐,這樣省了第三方賺取中間費用,也解決了員工失業問題,還能讓他們有小費拿。

➤➤➤司機若轉全職 Uber:加州停運

➤➤➤點我看更多LA玩NOW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