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93111/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疫區手記/捱得過新冠 敵不過停電 一夜回到原始社會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熱帶風暴過後,斷電的社區裡一片漆黑,遠處的光亮是維修車輛,但修復的時間卻遙遙無期。(記者曹健╱攝影) 熱帶風暴過後,斷電的社區裡一片漆黑,遠處的光亮是維修車輛,但修復的時間卻遙遙無期。(記者曹健╱攝影)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居家避疫並在家工作幾個月,沒有被病毒嚇倒,封閉的生活,種種花草,倒也怡然自得;回公司復工後,得益於紐約州疫情控制得當,日子依然平靜安寧;不料,突如其來的熱帶風暴伊賽亞斯(Isaias),颳倒了大樹、壓毀了電線,掐斷了電源,彷彿一夜之間將人們打回原型,倒退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始社會」。

從紐約市搬到長島這些年,從來沒有經歷過停電,但最近不到一個月之內,居然停了四次之多,颳風停,下雨停,打雷也停。伊賽亞斯在8月4日肆虐過後,停電長達100小時,15日下午終於恢復供電,但僅僅堅持了23個小時,只聽窗外街道上的變壓器轟然一聲巨響,就又停電了。

大樹壓斷電線 促修電話打爆

紐約州此次在風暴中有1萬2000多棵大樹被颳倒,其中許多被大風連根拔起,要麼砸中房屋和汽車、阻斷了交通,要麼就撞倒電線桿、壓斷原本就一團亂麻的電線,讓許多個社區頓時陷入黑暗。在長島兩郡,這次有數千棵大樹被暴風吹倒,導致40多萬戶停電,是紐約州災情最嚴重的地區。

電力維修的技術含量似乎並不很高,可是受災住戶的數量太多,總是要有先來後到、需排隊待修;先修的區域很幸運,當晚就恢復供電;但排在後面的區域,就不知要忍受多少個沒有電的日日夜夜了。

熱帶風暴將大樹颳倒,這樣的場景在紐約市和長島隨處可見。(記者曹健╱攝影) 熱帶風暴將大樹颳倒,這樣的場景在紐約市和長島隨處可見。(記者曹健╱攝影)

長島的電線非常脆弱,一根樹枝掉落,砸斷電線,就能讓一個社區大停電。(記者曹健╱攝影) 長島的電線非常脆弱,一根樹枝掉落,砸斷電線,就能讓一個社區大停電。(記者曹健╱攝影)

➤➤➤風暴已過1周 數萬戶仍停電 葛謨令嚴查 不排除撤銷執照

電力公司不可謂不努力,面對如此大範圍的停電,在全美臨時徵調和聘用了數千名工人,24小時兩班倒、不眠不休地搶修,前天還有名年輕工人在樹上作業時被電死了。奈何災戶太多,再多的人手也是杯水車薪,民眾怨聲載道,災情報告和投訴電話幾乎把電力公司的線路打爆。

斷電超過24小時後的心理已經逐漸失去耐性,隨著停電時間越來越久,心態就越來越崩潰;很多住戶每天打電話到電力公司催促維修,從一開始頗有禮貌的輕聲細語,到後來電話一接通,開口就是咆哮甚至謾罵。

記者變受災戶 連續高溫難捱

風災後的連日採訪,記者感受到大批民眾對電力遲遲無法恢復的憤怒和無奈;當記者本人也成了受災戶,就更能感同身受;沒有電的滋味,真不好受;尤其是這幾天連續高溫,沒有電不知道怎麼能熬過去。

風暴中停電後,第五天才來電;二度停電後,頓覺遙遙無期;畢竟島上還有幾萬戶第一輪停電還沒修復呢,估計要排隊到最後一批才能處理了;於是做好了再停幾天的心理準備。不過意外的是,二度停電25個小時後,第二天在酷熱的漆黑中,竟然來電了,遠早於預期。

再次來電的時候已是晚9時多,街道上漆黑一片,夜空中的星星比往常密集了很多;只聽維修現場附近的住戶,在電流重新將電燈點亮的那一刻,同時歡呼起來。上一次聽到這樣情不自禁的歡呼聲,還是2012年美足聯盟紐約巨人隊以外卡身分打進決賽、意外奪得超級盃。很多街坊鄰居,或者搖下窗戶,或者走到街上,對著電力公司維修工人大聲道謝;他們很辛苦,是真正的雪中送炭,值得被感謝和尊重。

大樹被風暴颳倒,也帶倒了電線桿,造成附近社區停電。(記者曹健╱攝影) 大樹被風暴颳倒,也帶倒了電線桿,造成附近社區停電。(記者曹健╱攝影)

大人上不了班 小孩享受趣味

停電期間,電腦無法充電,也沒有無線網路,在家上班的大人上不了班,孩子的暑期網課也上不了,這天一大早帶娃到公司找間小會議室蹭網上課,那天厚著臉皮到朋友家暫待幾個小時;不過疫情當前,縱使好幾家朋友都熱情相邀,但為了保持社交距離,減少傳播病毒的風險,還是盡量不去打擾;孩子有幾堂課,甚至是在行駛的汽車裡,利用手機熱點上的;一邊開車一邊上課的情景,像極了逃難,倒是天真的孩子不覺得苦,反而感覺饒有趣味。

➤➤➤停電致食物藥品壞掉 可向電力公司索賠

家裡三個冰箱和冰櫃,裡面滿滿的都是為應對疫情而儲藏的肉類和海鮮,價值不菲;停電這些天只好不停地買冰,也減少打開冰箱門的次數,所以溫度保存得還算可以。家附近的超市和加油站,冰塊全都售罄了,開車到十哩之外的法拉盛才買到;也帶了一些礦泉水瓶,到公司裝水後放入冰箱冰凍,下班再帶回家,塞進冰櫃裡。就這樣,幾天下來,冰櫃裡的肉類基本上還是硬梆梆的,看起來應該沒有變質。

家用發電機也提到日程,停電當天就驅車前往長島和皇后區的多家「加多寶」(Home Depot),但發電機全部售罄;只好在網上訂購,但送貨日期已排在兩周之後。在社區的社媒群組裡,發電機是最熱門的話題;很多住戶家裡有發電機,卻無法啟動,大都是因為好幾年沒用過,有的沒了機油,有的電不著火,總之狀況迭出。

風暴過後一個星期,電力公司的維修車輛終於來了,工人在查詢斷電地點。(讀者提供) 風暴過後一個星期,電力公司的維修車輛終於來了,工人在查詢斷電地點。(讀者提供)

電力公司的維修車輛終於來了,距離風暴肆虐已過一周。(讀者提供) 電力公司的維修車輛終於來了,距離風暴肆虐已過一周。(讀者提供)

民眾、政府、議員,顯然對電力公司的表現很不滿意,畢竟超過24小時的停電,就難以接受了,何況長達100多個小時。很多家庭冰箱裡的食物都腐爛變質了,不得不扔掉,誤工、誤課的損失就更難計。紐約州長喊話說要吊銷電力公司的執照,郡政府則要求電力公司賠償住戶食物變質的損失,並且免收一個月電費,還警告電力公司不要打「羊毛出在羊身上」、日後將電費漲價、讓居民承擔維修開支的主意。

就怕下次停電 先搶買發電機

電力公司的接線系統也惹得民怨不斷,有的接線員太不會說話了。例如,有民眾報告再度停電,接線員說系統裡查不到停電信息,氣得致電民眾沒好氣地說:「這不正在第一時間報告嘛,系統裡當然還沒錄入信息」;再有,接線員不耐煩地對投訴的住戶說:快去買發電機吧,自己發電最方便,一副不知猴年馬月才能修好、破罐子破摔的態度。

➤➤➤熱帶風暴過去5天 紐約市仍有2萬戶停電 逾半在皇后區

不過抱怨歸抱怨,畢竟在風暴掠過超過一個星期之際,長島還有上萬住戶沒來電呢。想想他們已經整整一周沒有電了,而我們畢竟恢復了一天電力,冰箱也重新凍上了,而且二度停電後第二天就修復了。有街坊說,上次超級風暴珊迪襲擊的時候,有的住戶停電長達兩星期。相比之下,我們算比較幸運了,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只是對電力公司沒什麼信心了,不知道下次停電是什麼時候;害怕外面一颳風、一打雷、一下雨,就惶惶然如驚弓之鳥。網上訂購的發電機已在路上,必須安起來了。

風暴過後,家用發電機非常搶手,長島和皇后區的商店都已售罄。(記者曹健╱攝影) 風暴過後,家用發電機非常搶手,長島和皇后區的商店都已售罄。(記者曹健╱攝影)

➤➤➤點看更多更多精彩、動人的 


圖10 曹健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