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86554/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石爾說書/共和黨憂總統 民主黨憂副總統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現在共和黨、民主黨選情都難說樂觀。(美聯社) 現在共和黨、民主黨選情都難說樂觀。(美聯社)

距11月3日總統大選投票日越來越近,當尋求連任的川普總統利用白宮疫情簡報、到各地視察及接受電視專訪等各種機會,突破因新冠疫情而不能舉辦大型造勢活動的限制,增加曝光率之際,他的民主黨對手白登仍堅持留在「德拉瓦州生活圈」,極少受訪,極少造勢。更引人注目的是,白登原本計畫8月初宣布副手,卻推遲到8月中旬宣布,距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的提名只有數天。

現在共和黨、民主黨選情都難說樂觀。共和黨擔憂的是川普的民調低迷,尤其在搖擺州不樂觀,因此害怕11月3日投票日一過,不僅白宮拱手讓人,國會參院的優勢席位也喪失;民主黨則除了對白登一直「宅」在德拉瓦州的地下室的選戰策略不適應,更對他一開始就把副手人選限定在非洲裔女性,導致選擇範圍縮小,自縛手腳,不以為然。

由於白登年高77歲,將只能做一任,民主黨人十分關注他選定搭檔是否足以在2024年競選總統,甚至白登萬一任內出現意外,繼位的副總統是否有能力扶正。

共和黨人當然有足夠理由擔心川普在今年大選中成為「票房毒藥」,不僅不能「母雞帶小雞」,還可能「母雞踩死小雞」。共和黨人在今年選舉中欲奪回眾院主導權,看來不太可能,因此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把重心放在力保川普連任,和保住參院共和黨多數席位上。

然而川普似對新冠疫情肆虐、死亡人數每天逾千,以及失業人數每周新增逾萬束手無策,他也未描繪任何連任願景,任由大選變成一場對他政績和領導風格的公投。這樣的選情持續下去,對共和黨人來說基本看不到希望。川普目前唯一可逆轉勝的機會,恐怕是美國研發的新冠病毒疫苗大選前獲得批准,給他帶來「10月驚喜」。

白登面臨的問題並不比川普小。過去人們都認為,副總統人選在選民決策中不起作用,但此次選舉,77歲的白登早就宣示只做一任,且聲稱他選的副手在上任第一天就要有做總統的準備,說明白登可能認為自己是為美國儲備新世代領導人的「過渡候選人」。

或許出於對上屆大選民主黨籍女性總統候選人喜萊莉.柯林頓功虧一簣,讓民主黨人心有不甘的考量,白登早在今年3月便宣示,會選一位女性作搭檔,這使他的選擇性別範圍縮小了一半。後來明尼蘇達州非裔男子佛洛伊德命案爆發,引起全國範圍的反種族不公大示威,白登再順勢宣布他的搭檔候選人將是非裔女性,顯示他願意帶領美國走向更平等的社會,同時認同對民主黨最忠誠的非裔選民。

然而這樣的宣示,使得他的副手候選人範圍大大縮小,選擇也更困難。白登是否不應過早將選擇副手的範圍縮小到非裔女性,黨內分歧很大。據「華盛頓郵報」和艾普索斯民調,選民認為選擇非裔女性副手重要和不重要的幾乎旗鼓相當,因為檯面上有知名度的非裔女性政治人物本來就少,擔任過市長或州長,具有豐富行政經驗的人更如鳳毛麟角。

現在報派的候選人,包括55歲的加州聯邦參議員賀錦麗、前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萊斯,以及有一半亞裔血統的52歲戰爭英雄、伊利諾州聯邦參議員譚美,都算非裔。71歲的麻州聯邦參議員華倫雖獲民主黨進步派支持,卻並非非裔。

民主黨中間派和共黨溫和派都對激進的參議員華倫有戒心,但她卻獲獨立人士和民主黨左翼的高度支持。而白登作為民主黨中間派,需要激進的新世代選民的選票,又不能被他們綁架。

民主黨一些策士認為,白登只將注意力集中在非裔女性身上,或許是一個錯誤,因為他在非裔社區的支持本來就穩固。他挑選一位政治經驗不足的非裔作副手,反而會被認為是人為操作「政治正確」,讓人反感。

有報導指白登可能在賀錦麗和萊斯之間二選一。然而,賀錦麗由於被指口是心非和有野心,爭議很大;萊斯則沒有選舉經驗,能否替白登加分讓人懷疑。所以若加州的聯邦眾議員巴斯最後出線,也是不得不然的選擇。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