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84873/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康普頓市長 也遭無理攔檢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洛縣警局康普頓分局與城市爭議擴大。(ABC7電視台) 洛縣警局康普頓分局與城市爭議擴大。(ABC7電視台)
康普頓市長布朗被無理攔檢,該市正考慮取消與洛縣警局每年2200萬元合約。(ABC7電視台) 康普頓市長布朗被無理攔檢,該市正考慮取消與洛縣警局每年2200萬元合約。(ABC7電視台)

洛杉磯縣警局康普頓分局(LASD Compton Station)與該市的爭議升級,康普頓市長布朗(Aja Brown)與城市人士,4日在市府外舉行的記者會上,述說遭康普頓分局,號稱「劊子手」(Executioners)的「幫派」警務人員恐嚇、虐待事件。

與會人士稱「警方數十年來一直恐嚇社區」,市長布朗甚至遭無理攔檢。該市有意取消與洛縣警局每年2200萬合約,並將致函給聯邦司法部長巴維理(William Barr)與加州檢察長貝塞拉(Xavier Becerra),要求對分局進行民權調查。

布朗說,去年6月當她駕車經過所領導的城市,康普頓分局警員將警車掉頭,要求她路邊停車。當時布朗夫婦與女兒都在車上。布朗回憶,「我打開窗戶,問他為什麼要攔檢我,幾秒鐘內,幾乎有七名至九名警車抵達現場。」警方告訴她闖紅燈,但她堅決否認。

「他們命令我下車,要求我將手放在警車上,以便他們可如罪犯一樣搜查我。請記住,我在我的丈夫和我女兒陪伴下坐在後座,看起來並不像是個販毒分子。」

布朗說,警方在汽車上搜查毒品,卻一無所獲。分局人員給了她一張罰單,但後來又收回。布朗補充,事後她投訴洛杉磯縣警局,並未獲得滿意答覆。「他們恐嚇社區,掩蓋自己的行為,這是不能接受的。」

自上周,一個所稱「劊子手」新聞曝光以來,康普頓分局與該市爭議一直備受關注。

警員岡薩雷斯(Art Gonzalez)成了訴訟吹哨人。他說,這些「幫派」警員代表在慶祝紋身派對上對平民槍擊事件,設定非法逮補配額,並對他們進行報復。一名「劊子手」成員警員在今年早些時候,在分局外毆打另一名警員。

律師Alan Romero告訴目擊者新聞(Eyewitness News)說,岡薩雷斯擔憂自身安全,「這是暴力集團,暴力、槍擊、毆打」。

社區領導人在日前記者會上說,在康普頓市,無理逮補和激進的警員並不令人意外。

位於康普頓的洛杉磯市野貓青年學院創始人Derrick Cooper,回憶去年秋天,替學院孩子們準備感恩節大餐時被捕。「我甚至不知道我被捕的原因」,Cooper說,「我搭乘巴士被送往縣監獄,我被羞辱,被鎖在淋浴間,赤裸裸的面對著200多名男子。」

警方告訴他,他符合他們要找的人的外觀描述。他說,警方第二天將他從監獄放出來,他並未受到任何指控,後來也出面道歉,「但這行為必須制止」。

本身為一家成功的餐館老闆Jermelle Henderson亦表示,上個月在康普頓分局警員的槍口下被推倒。他說,「她抓住我一隻手臂並戴上手銬,我問她為何這麼做,她說,喔,這就是我們在康普頓所做的。」

Henderson律師Walter Mosley說,他被戴上手銬並被拘留在警車後面,警方後來在沒有任何解釋下將其釋放。有時候警方在餐廳裡認出Henderson,甚至告訴他要去他的餐廳要「保護包」(Care package)。

該市每年與洛縣警局簽2200萬元合約,提供巡邏與執法服務。洛縣警局在4日發表的聲明中說,「我們知道很多官員對康普頓分局的指控,也展開多次調查。縣警局早些時候也邀請聯邦調查局進行調查,積極與他們共享訊息。」

但諷刺的是,康普頓本來有自己的市警局,但當年市警局因涉及多起腐敗與暴力案件,被市府下令解散,於2000年轉與洛縣警局簽定合約,如今似乎舊事重演。康普頓市有65%是西語裔、33%是黑人、亞裔0.7%。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