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8195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月光誓言(全文完)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她說:董心,你病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一切都是我的錯。她越哭越傷心,然後董心聽她一字一句地說:沒有那個女人,從來都沒有那個女人。

你說什麼?媽媽!你在說什麼啊!董心扳住她的肩膀,使勁地搖晃。

倪舒霞閉上眼睛,眼淚汩汩而出。不知道為什麼,當她意識到自己是那場婚姻裡的單戀者時,她感到了一種深深的羞恥。她不敢想像,自己在丈夫的心裡,是多麼讓他恐懼、讓他抗拒、讓他惡心。以至於到了最後,他寧可孤獨地死去,都不肯留在她的身邊。

她一直以為,那個旅店的老闆說的是真的,並把自己所有的不幸,都歸結於一個插足別人婚姻的狐狸精。直到丈夫死去後好幾年,她在無意間發現了一封夾在舊辭海封套裡的,他寫給一個人的信。在信裡,他傾訴了自己對一個男人長久的、不被回應的感情。

一個男人。

她選擇逃避這個現實,她繼續堅信那個明眸善睞的女人是存在的。只有這樣,她那被毀掉的人生,才似乎有了些許的意義。

董心的腦袋一下子清醒起來了。有什麼東西頂住了自己的喉嚨一般,她什麼也說不出來了。她緊緊地抱住母親。

魏阿姨午睡的時候,家裡的電話響了。阿柳趕緊接了起來,打電話的男人說自己是花店的,想跟一個叫魏宛茹的人確認一下,今年的二月十四號,是否還送同樣的紅玫瑰花籃,到綠野路崇光小區二號樓一○五室。

阿柳吃了一驚,但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她壓低聲音,對電話那頭的人說:送。那人說好,然後掛了電話。

她進屋看了一眼老太太。她睡得很熟,鼾聲已經泛起來了。

阿柳笑而不語。(全文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