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7994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一盆黃玫瑰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定居美國十幾年來,只要不出差,不下雨,周末兩天時間就一定要到附近的州際公園裡爬山鍛鍊。可是自從三月份新冠病毒在美東蔓延至今,就很少去山裡了,一是由於居家避疫令,使得很多不願待在家中的民眾,也到山裡鍛鍊,山中人滿為患,不光沒能好好鍛鍊,還增加了感染的風險。二是看到不少華人民眾遭人欺負,自己也害怕遇到類似情況。

以往到山裡鍛鍊的時候,幾乎都能遇到隔壁村子的Luke,他總是拿著一杯咖啡,一個人昂首挺胸、精神飽滿地走著。他的速度非常快,很多時候,即使和他同時出發,都同時回到山腳的停車場,不同的是,我們只走一個來回,而Luke卻是走兩個來回的。

Luke看上去年齡比我們大得多,有一次我終於忍不住和他聊了幾句,才知道原來他就住在我們隔壁的社區裡,在周一到周五的晚上,他還會在飯後到我們的社區來散步。久而久之我們就成了朋友,他來我們社區散步時,如果碰到我們在前院修枝剪草,都會停下來聊上幾句。

去年我回國,碰巧先生也去出差,近兩個月無人在家。Luke看到我家草坪的草長瘋了,居然用車子拉了自己的割草機來,幫我們割草。此後我們兩家就成了好朋友了。

由於母親的仙逝對我打擊實在太大,吃不好,睡不好,成日淚流成行,雙眼紅腫。為了避免別人看到我的窘相,也由於心境極差,不想和人打招呼或交談,我的鍛鍊時間就只好改在天黑之後再到社區小路上散散步。很長時間裡都沒有見到Luke了。

前幾天,我出路邊信箱取信件的時候,剛好碰到他來散步。因為往年這個時候我都會回國,陪母親住一兩個月的,所以一見面,Luke馬上就問:「你媽媽近來可好?」我告訴他,我的母親已經到天堂去了。Luke愣了一下,開始一直一直跟我說對不起,說連好朋友的親人去世了都不知道,真的不應該。

我安慰他說是我們的錯,由於居家避疫,大家都不出門,不來往,沒有機會告訴他。由於他也在去年失去了自己的母親,也許他自己的痛還在,所以什麼也沒說,紅著眼圈,雙手合十,向我點了個頭就走開了。

第二天,Luke和夫人一起特意到商店買來一大盆開得正盛的黃玫瑰,敲開了我的家門。等我開門時,他卻跑開了,到車裡去,戴上口罩手套,把花從車後廂捧出來,放在我家車道邊上。他夫人也從車裡出來,手裡拿著一張明信片,對我揚了揚,把明信片放到我家信箱裡去。然後兩人雙手合十,對我點了個頭,脫下手套和口罩,鑽進車裡,走了。

我呆呆地把腦袋靠在門邊,熱淚汪汪地看著他們駕車離去,連謝謝都來不及說。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