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7802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我的父母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五十年前,在台北家中的父母親。 五十年前,在台北家中的父母親。

「在我們的老家山西,隨腳一踢都是煤渣子!」父親渾厚又自信的嗓音,在他離開三十二年後的今天,仍不時在我和妹妹們的耳邊縈繞。

四歲喪母的父親,自幼在關帝廟啓蒙唸書,直到十六歲離開芮城,隨著閻錫山轉戰南北,就再也沒有回過生長的老家;生計艱困的爺爺是莊稼人,經年累月的倚門盼兒歸,卻終其一生也無從知道,父親已經輾轉到了台灣。

母親生於山西隰縣的釀酒大戶,八十年前在自家大院裡,結識借用院子駐防、英挺高大的年輕父親;不久,外公那廣為人知的曹家大院,就成了我的父母親在戰亂紛擾中,緣結一生卻不能久留的地方。

我和兩個妹妹都在台灣生長,從小就有父親厚實的肩膀可依靠,並有母親無微不至的照顧與關懷,雖然在那物資缺乏的年代,但父親用辛苦掙來的「九三米」足以把我們餵飽,母親也總能用一雙巧手,縫編出我們的四時所需。我和妹妹們在衣食無缺的愛中長大,卻忽略了只用開水泡饅頭,卻依然吃得津津有味的辛勞父親。

父親自律嚴謹有原則,特別重視我們的教育。他常把店家招牌當做教材,手把手教我們認字,並在大熱天裡不惜往來奔波,持續接送我們上下學。他也曾顧不得早已穿出破洞的汗衫,卻堅持要為我們訂上一份《國語日報》;當我們要他先為自己買件新內衣時,父親總是無所謂的笑一笑,告訴我們反正穿在裡面看不見,而把書讀進肚子裡才是一生真正的財富。

母親雖然生長在大戸人家,但在那男女極度有別的年代,她苦於沒有機會上學受教育,但即便如此,卻並無損於她一向的賢良大度。來台灣的山西人不在少數,而母親總不吝於接待四方訪客,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家大雜院裡的小屋,成了同鄕們的聚會之地,一壺茶,幾包菸,濃濃的情,不知化解了多少人的鄕愁。

母親生性達觀,有著平和的個性,鮮少與人爭長論短;她隨遇而安,凡事以父親為大,使父親從未有後顧之憂。我和妹妹們都知道,有父親的地方,才會是母親永遠的家。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