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7545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直升機父母「疫外」降落了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舊金山一家人趁著動物園開園,外出踏青,排遣居家避疫的苦悶。(歐新社 ) 舊金山一家人趁著動物園開園,外出踏青,排遣居家避疫的苦悶。(歐新社 )
德州一個家庭從食物銀行領取糧食,準備返家。(路透) 德州一個家庭從食物銀行領取糧食,準備返家。(路透)

新冠肺炎疫情壓力,讓許多「直升機父母」逐漸捨棄1990年代以來的高度戒備教養策略,轉變讓孩子獨立處理生活大小事、探索周遭人事物,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但難免帶來部分風險,如無限制(使用電子產品產生的)螢幕時間可能減少運動、影響睡眠甚至產生焦慮。

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新澤西州長港市(Longport)母親金‧盧卡斯狄(Kim Lucasti)最近做了一項疫前所未見的決定,讓14歲的女兒在無成人陪伴的情況下,自行騎乘單車進城。

居家避疫幾個月來,盧卡斯狄給予因缺乏例行活動而焦躁不安的14歲女兒和12歲兒子更多自由的空間。另一方面則是,遠端工作的她需要更多時間和空間做事,她說:「我從來沒有把孩子獨留家裡那麼久,我讓直升機降落了。」

●給孩子更大的獨立性並培育決策能力

醫生認為,家長放棄直升機教育方式,給孩子更大的獨立性並培育決策能力,顯示1990年代以來,許多父母無微不至的教養策略已然轉變。

部分批評者認為,直升機父母壓抑了孩子發展解決問題、獨自化解衝突的能力的成長空間,形塑依賴父母的性格。

許多父母為了讓孩子安靜並減少周旋在孩子身邊的時間,大多會以俗稱「3C保母」的智慧手機或平板,讓孩子觀賞有趣的影片,孩童盯著電子裝置的螢幕時間不斷拉長;醫生擔心,「3C保母」可能讓青少年缺乏活動力,影響睡眠規律甚至產生焦慮感。

美國兒科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表示,在居家避疫的情況下,兒童使用媒體的頻率將會持續增加,且是「可以理解的」。

美國兒科學會發言人、洛杉磯小兒科執業醫師柯琳‧克羅斯(Corinn Cross)建議,為了孩子的視力和發考量,學齡前兒童的父母應該限制孩子每天觀賞一小時的高品質節目,且無論小孩年紀多大,家長都要陪同欣賞高品質節目內容。

然而,理想與現實總是存在差距,許多父母別無選擇,只能請「3C保母」來照顧小孩,家長才有辦法居家遠端工作。

●疫情讓家庭的親子壓力日增

疫情讓家庭的親子壓力日增,孩子不用上學、家長不用出門上班,社交活動大減,長期影響更有待觀察。

加州洛杉一對非裔父女準備接受新冠肺炎篩檢。(歐新社) 加州洛杉一對非裔父女準備接受新冠肺炎篩檢。(歐新社)

鳳凰城大學(University of Phoenix)委託民意調查中心哈里斯(Harris Poll)於5月訪查2067名成人中,46%受訪家長表示,允許孩子較晚睡覺;51%的家長讓孩子早上較晚起床;49%的父母讓孩子盯著螢幕更久。另據賓州匹茲堡的民調公司CivicScience於6月訪查近900名父母的意見發現,近30%的父母自述教養風格,比疫情之前還要寬鬆一些。

疫情之前,麻州一家體育研究與策略公司的董事梅根‧布爾格(Meghan Burgoon)往往會做造型三明治,再放進餐盒裡讓2歲和4歲的孩子食用;她每晚整理玩具,很少讓孩子用手機看影片。

經歷全職工作且沒有保母協助的數月居家避疫後,布爾格捨棄了前述規定,放棄完美主義的教養方式。

布爾格說:「我們超累,我們把手機丟給他們,這樣我們就能再睡一個多小時。」

布爾格的家裡,現在到處都是玩具,「就像在家裡開設日間托兒所」。

育兒專家表示,居家避疫和遠距工作難免會讓父母採取較不嚴格的教養方式。

●過度干預造成兒童自尊心低落

另有部分家長在疫情前將孩子的活動安排的非常充實,但受疫情影響全都取消,突如其來地空檔時間讓家長得自行擔起重新安排與執行活動的責任。

加州蒙特瑞公園市學前班的夏季課程。(Getty Images) 加州蒙特瑞公園市學前班的夏季課程。(Getty Images)

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兒童與人類發展中心(Center for Child and Human Development)學前教育主任尼爾‧霍倫(Neal Horen)說:「家長無法在全職工作之餘,一方面要與重要人士保持聯繫,還得成為全職的老師。」

育兒專家表示,直升機(父母)降落可幫助孩子建立自信,並學會自己解決問題。霍倫說:「孩子們需要空間。」

奧斯汀德州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人類發展與家庭科學系教授妮可‧佩利(Nicole Perry)表示,雖然父母的指導和照料通常是件好事,但父母過度的輔導可能會導致行為偏差和學業表現不佳。

一些研究人員說,過度干預也會造成兒童的自尊心低落,讓他們自覺無法完成任務。

佩利擔任德州大學教授之前,曾於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擔任研究員,探討家長過度干預孩子發展的前因後果,研究結果2018年發表於「發展心理學」期刊(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這項研究追蹤422名兒童及其控制過度的父母,這些過度干預的行為包括家長總是幫孩子收拾善後,並在自由玩耍期間不斷重複命令,這會讓孩子到了5歲時出現情緒問題,或到了10歲時出現更多學校相關問題。

●疫情來襲…感覺回到了自由放任的童年

直升機育兒在1990年代惡名昭彰,形容父母完全投入子女生活的教養方式,尤其是在學業和準備大學升學方面。

作者吉姆‧費(Jim Fay)和心理學者克林(Foster Cline)共同出版「培養小孩的責任感」(Parenting with love and logic: teaching children responsibility)一書,讓直升機父母一詞廣為流行。費伊(Jim Fay)說:「我們養出了許多,理所當然認為問題應當由其他人解決的孩子。」

這些父母認為,新冠肺炎疫情下的育兒,感覺像是回到1970年代和1980年代那般自由放任的童年。

不過,對某些非白人家庭的父母而言,放任孩子自由發展可能造成更大的疑慮。

佛州坦帕市居民艾敘利‧博傑斯-雷斯特(Ashley Burgess-Laster)表示,她允許10歲的兒子騎單車,並在白人為主的封閉社區中探索新地點。

受疫情影響學校停課,獨生子也沒有同伴一起打棒球或許會感到非常孤單;博傑斯-雷斯特說道,一家人一年前才搬了家,兒子還沒熟悉新環境,也還沒交到朋友。

擔任保險經紀人的博傑斯-雷斯特說,讓兒子自行騎單車探索社區,「他終於交到朋友」。但博傑斯-雷斯特說也擔心,一個非裔孩子在白人為主的社區裡閒晃,可能被警察傷害。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