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48110/article-link/

首頁 港澳

特派員在現場/動盪香港4狀況 冷熱與懸念

美國總統川普簽署「香港自治法」,取消對港優惠待遇,香港又邁入一個不確定的震盪期。圖為落日餘暉下的香港商業區。(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簽署「香港自治法」,取消對港優惠待遇,香港又邁入一個不確定的震盪期。圖為落日餘暉下的香港商業區。(美聯社)

川普總統簽署香港自治法和相關行政命令,消息傳來,香港官方是先冷後熱,香港民間是外冷內熱。官府和政界,先不說話或少說話,等到有旨意再說;民間社交平台,高興不高興的,聊得火熱,但都內裡,不會到公開場合高調表態。在這二冷二熱,顯示香港進入又一個前途待定動盪期。

先說如此大事,香港因何冷因何熱。這其間有四種狀況,首先港府方面,香港無外交權,官員再自許心高氣盛,也要豎耳北向。除中國外交部一定會說的反制,其他部門暫無聲響,港官當然只好說點舊話。直到大陸駐港中聯辦有聲明了,港府的表態也就有了。

第二種情況,按常理香港的泛民主派,特別是新命名的抗爭派,或就此高調表態,但完全沒人出來逐條解說,甚至慶祝攬炒成功,道理何在?因有港版國安法在。香港民主派初選大獲全勝,在初選中公認獲支持度最高的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卻突然宣布退出初選工作,更直言「基於現時局勢未能確保人身安全,也為身邊所有人負責,只得退出所有初選工作」。這時各人少說話,意思一樣。

第三種情況,是建制派特別是一批戰鬥性極強的建制派,因何不說話。除了這等大事,一定先聽上面的意思,還有一點,就是制裁二字,除了現特首、前特首,建制派中好多家人散布歐美,還不知說多了會不會遭凍結遭制裁呢。

第四種狀況是民間,民間對此事終成為現實,早已有準確判斷,所以不會意外,更不會震驚。討論得那麼熱烈,其實都在談兩種事,一是移民,二是制裁,特別是猜度那制裁名單,誰先上榜。

香港政圈有種新論,即香港進入第三次前途未定震盪期,之前一次是1980年代中英初談、香港主權未定期;一次是「六四」事件後香港過渡期前震盪期。現在是第三次,而這次因何震盪,是沒人知道香港失去特別關稅區、失去歐美國家關係網、最後失去國際金融中心之後,是怎樣一個香港。

這當然取決於多重因素,比如「留島不留人」後,香港的「換血工程」是如何來換;又取決於美國是否最後把那門縫也關上;還取於香港已不是另類戰場後的中美之戰,戰向何方。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