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39983/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官民生死博弈 許章潤被捕彰顯的圖景

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6日在北京昌平家中被警察帶走,罪名為涉嫌「嫖娼」。許章潤被視為大陸自由派代表人物,從2018年7月開始,多次發表批評中共及習近平當局文章,針砭時政,重話批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被清大停職停課。許章潤此次被捕,顯示中國民間與官方政治博弈似已近「生死存亡」地步。

單從許章潤嚴詞斥責中共體制和領導人的用語尖銳和激烈,就可看出大陸敢言知識分子與中共政治倒退,彼此已出現「生死對決」、勢不兩立現象。

2018年7月,許章潤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譴責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倒行逆施,直指習近平修憲取消任期制「等於一筆勾銷了30多年的改革開放,一巴掌直要把中國打回那個令人恐懼的毛時代」。他明確要求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

新冠疫情爆發後,許又在「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一文中怒吼道:瘟疫散布全球,中國幾成世界孤島,30多年改革開放,辛苦積攢的開放性狀態,至此幾乎毀於一旦。他直指「壟斷一切、定於一尊的『組織性失序』和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尤其是『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道德性敗壞』」。他怒斥中國最高領導人「無恥之尤」,「民心喪盡」,讓人民憤慨。

5月21日,許章潤再發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全球體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觀與文明論」文章,指「幾年來國家政治之逐漸全面倒返毛氏極權與國際體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這一危殆景象」。他直截了當說「夠了,這發霉的造神運動,淺薄的領袖崇拜;夠了,這嗜血的紅朝政治、貪得無厭的黨國體制;夠了,這七年來的荒唐錯亂、一步步的倒行逆施」。許章潤自知將迎來很大危險,表示「此番作文,預感必有新罰降身」;「抑或竟為筆者此生最後一文,亦未可知」。

除了許章潤,敢於對中共制度性倒退公開指責者不乏其人。儘管習近平治下中共對知識分子的打壓空前絕後,許多人害怕因言入罪,漸漸不敢公開說話,但仍有像許章潤這樣敢怒髮衝冠,拔劍問鼎者。

今年元旦,逃亡中的許志永在網上發表「改變—2020新年獻詞」,批評中國當今內政和外交、經濟各方面做法倒退。武漢疫情爆發之初,他又發表「勸退書」,請習近平讓位,引咎辭職。3月,中共紅二代任志強不點名批判習近平,是渴望權力的小丑,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5月,前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發表近萬字致中國全國人大公開信,呼籲盡早啟動國民制憲程序,努力實現政治和平轉型。

許章潤敢於高喊「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置個人生死於不顧,是因中共最高層「壟斷一切、定於一尊的組織性失序」、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以及為「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道德性敗壞」與「無恥之尤」。同樣,許志永的「勸退書」、任志強不點名揭露「渴望權力的小丑」,張雪忠呼籲啓動國民制憲程序等,都緣於中共最高領導人政治上大開歷史倒車,社會萬馬齊喑,窒息難當。

面對知識分子的憤怒與不畏死,中共一如既往採取「毫無下限的誣陷」。警方抓走許章潤的理由是「在四川成都嫖娼」,想在名譽上搞臭他。許章潤兩年多前就預言,當局會設法誣陷他嫖娼。類似低級作法不勝枚舉。譬如,倡言習近平引咎辭職的許志永,當年到法庭給異議人士作證路上,在公車上被指為「扒手」而被公安扣押。然而,正如美國學者黎安友所説,這樣做「丟人的不是許章潤教授,丟人的是中國政府」。

中共對異議人士打壓,已到登峰造極地步。美國聯調局局長雷伊指控中共「獵狐計畫」,追查海外批評者,要求當事人「返回中國或自殺」,否則威脅逮捕在中國的家人。據報導,中共內部已設立政治安全專項組,以維護政治安全,被評論比喻是否為「蓋世太保」。

中共各種困境下,危機感與日俱增,憂慮政權不保。鎮壓變本加厲,正是知識分子和反對人士不惜失去自由,也大膽挑戰中共的根源。政治倒退和對社會嚴控,不僅壓不住民間積聚的戾氣,可能迫使更多許章潤式人物湧現。正如今天港人說的: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