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3214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病毒檢測親體驗 其實沒有你想像中恐怖

棉籤伸入鼻腔採樣時,有些不舒服。(Getty Images) 棉籤伸入鼻腔採樣時,有些不舒服。(Getty Images)

新聞裡反覆講,紐約市政府在全市五個區設立了180處COVID-19病毒檢測中心和流動檢測車,為全紐約市民提供免費檢測。不需任何附帶條件,不必事先預約,甚至不一定要求擁有醫療保險,只要你想檢測,就可自行前往任何一個臨近的檢測中心。為了方便市民,檢測中心數量還在不斷增加。

原先一直猶豫,儘管沒有病毒感染的症狀,為安全起見,是否也應去檢測一下更為穩妥?直到聽說我家附近的圖書館新近設立臨時檢測站,於是決定一試。

•圖書館成立臨時檢測站

這家圖書館規模不大,應算是皇后區圖書館的分館之一,在一棟兩層樓的獨立建築裡,周圍綠樹、花卉和草坪環繞。前草坪中央樹立著旗桿,一面巨大的美國國旗在晨風裡微微展動。國旗下降在半旗的位置,不知是為了悼念新冠肺炎瘟疫中塗炭的眾多生靈,還是為了哀悼在警察暴力執法中枉死的冤魂。

圖書館改成檢測中心。(作者提供) 圖書館改成檢測中心。(作者提供)

首先看到五、六位穿醫護工作人員制服的人坐在圖書館外邊的石臺上,見我接近,一位黑人小夥子馬上起身迎過來,問明來意,隨後引領我進入。我感覺當天受檢者不多,當時我竟然是唯一的受檢者。

因為疫情,市立各圖書館早已關閉一段時間了,如今為因應當務之急,另闢為病毒檢測中心,應說是得到很好的利用。小樓空調充足,熟悉的圖書館內部已全然不同樣,書架和圖書都沒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整齊畫一的一系列隔間、透明塑膠擋板、乾淨的新桌椅,還有全新的辦公設備。

我被帶入第一個隔間,接待的是一位胖胖的年輕黑人女員工。她客氣地示意我坐下,我自疫情以來已養成不隨便就座的習慣,寧願站著。剛才那位引我入室的黑人青年在電腦前坐下,開始為我登記各種個人資訊,那位胖女士只是全程在旁邊站著觀看。證件一一查過,資料一項項輸入,我一件件電子簽名。在這隔間裡花了十二、三分鐘,完成了第一項任務-這也是在檢測中心花費時間最長的部分。

•棉籤探入鼻腔略有不適

然後被指引到第二個隔間,一位非常胖的黑人女員工在等著我,她戴著兩層口罩,裡邊的是黑色的,其上再套加一層白口罩,我擔心她因此喘氣會有困難。我對此深有體會,大熱天只戴一個口罩都常常讓我感到快要窒息。她的工作是把剛才前一個工作人員輸入的關於我的資料和紐約市衛生系統給顧客的資訊和指示列印出來,交給我。在第二隔間逗留大約兩、三分鐘時間。

棉籤伸入鼻腔採樣時,有點不舒服。(美聯社) 棉籤伸入鼻腔採樣時,有點不舒服。(美聯社)

終於到了第三個隔間,這兒才是真正做病毒檢測的地方。一位穿防護服全副武裝的年輕白人女士耐心和藹地為我做了鼻腔病毒檢測。整個過程僅僅兩分鐘,棉籤探入鼻腔時略有不適,但完全可以接受。

•不到20分鐘3關全搞定

在不到20分鐘時間裡,就完成了COVID-19病毒檢測,工作人員告知,三、五天後會收到紐約市衛生系統的電話或電子郵件,通知檢測結果。

這次接受病毒檢測,是自今年3月紐約冠狀病毒瘟疫突發、全市關閉以來,第一次參與其中的親身經歷。在疫情嚴重之際,紐約市政府為了全體市民的健康,拿出大筆經費,改裝臨時病毒檢測中心。這樣或可亡羊補牢,拯救生命,或可防患於未然,保護盡可能多的市民今後免於被COVID-19病毒感染。就我個人體驗,整個服務過程有序、快速,環境乾淨整潔,工作人員作業熟練,完全與想像中的恐怖不同,最重要的是,檢測以後自己可以放下心中大石。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