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31302/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挺不住…曼哈頓華埠 多間華人酒樓熄燈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永泰海鮮酒家已經確定將永久歇業。(記者顏嘉瑩/攝影) 永泰海鮮酒家已經確定將永久歇業。(記者顏嘉瑩/攝影)
大門緊閉的怡東樓門口已經成為遊民夜晚逗留場所。(記者顏嘉瑩/攝影) 大門緊閉的怡東樓門口已經成為遊民夜晚逗留場所。(記者顏嘉瑩/攝影)

6日紐約市進入復工第三階段,但餐館仍不開放堂食;雖然餐館可申請戶外用餐座,但對於場地較大、租金較貴,且以舉辦宴會為主要收入來源的華人酒樓,回流客源可謂杯水車薪;曼哈頓華埠已經有多間華人酒樓將永久歇業,仍在苦撐的業者,則認為酒樓的生意要好轉,「今年都別想了」。

據了解,位於東百老匯、且林士果的「永泰海鮮酒樓」和「金泰海鮮酒家」已確定將永久歇業;另一間知名酒樓「麒麟金閣」,則預計於下周開始外賣服務。

不過很多酒樓業者也表示,即便市府按照原定計畫,在6日恢復堂食,也仍未做好迎接大批顧客回流的準備;金豐大酒樓銷售經理廖凱琪說,金豐餐館很大、沒有窗戶,空氣流通率也不太好,而且社區中有很多會到酒樓用餐的人都是耆老,員工也多是老一代的移民,貿然開始堂吃,恐風險不小。

位於伊利沙白街的金豐,街道較寬敞,除了提供外賣,也在碗麵街道上設置桌椅,搭起棚子,讓民眾能夠在棚下吃飯,但在勿街(Mott St.)上的「東來大酒家」受限於場地,無法在街道擺桌子提供戶外用餐;東百老匯的榕信酒樓則關閉了一、二樓的宴會場所,在酒樓地下室提供外賣,並銷售冷凍雞鴨等。

東來大酒家董事長陳子強表示,該酒樓復工至今已兩個月,提供外賣服務,雖然生意不錯、顧客絡繹不絕,但光靠外賣收入,仍無法補貼房租及人力的開銷。

陳子強說,酒樓場地大,房租貴,與一般餐館不同,主要靠舉辦宴會、派對為主要收入;一旦宴會和派對沒了,零碎的外賣單與成本相抵,根本就不夠。

他說,以該酒樓為例,一個月的房租就要近5萬元,員工的時薪也貴,他和合夥人一天工作12個小時、一周工作七天,目前仍無法轉虧為盈。

除了場地與人工成本,陳子強說,疫情後菜價也上漲,但怕顧客流失,薄利多銷,多數的業者還是不敢漲價;東來大酒家目前外賣點心一份三元、午餐一份八元,陳子強說,剛復工時他為了反映成本,曾經調漲餐點價格5毛錢,但最後還是又把價格調回來。

往年5月和10月開始到年底,是宴會、派對舉辦最多,酒樓生意最火熱的時候,不少酒樓靠著年底的幾個月賺取全年主要收入;最近幾年由於移民結構的改變,人潮多往法拉盛、布碌崙(布魯克林)跑,華埠酒樓不論大小規模,均有人流減少的現象,今年再碰上疫情,陳子強說,即便疫情好轉,年底也不見得會有宴會派對訂單回流。

陳子強說,如今有不少商家是靠著政府貸款補助來勉強硬撐,之後若沒有貸款補助,預計將會有更多商家被迫關門,其中華人酒樓也難倖免其中,也將會有更多人失業。

對於華人酒樓的未來,陳子強說自己「不敢想,也不用去想」,只能跟其他業者一樣,做一步算一步,同時期待疫情盡快好轉。

一些酒樓復工提供外賣服務,雖然生意不錯,但光靠外賣收入,無法補貼房租及人力開銷。(記者顏嘉瑩/攝影) 一些酒樓復工提供外賣服務,雖然生意不錯,但光靠外賣收入,無法補貼房租及人力開銷。(記者顏嘉瑩/攝影)
些酒樓復工提供外賣服務,雖然生意不錯,但光靠外賣收入,無法補貼房租及人力開銷。(記者顏嘉瑩/攝影) 些酒樓復工提供外賣服務,雖然生意不錯,但光靠外賣收入,無法補貼房租及人力開銷。(記者顏嘉瑩/攝影)
金泰海鮮酒家已經確定將永久歇業。(記者顏嘉瑩/攝影) 金泰海鮮酒家已經確定將永久歇業。(記者顏嘉瑩/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