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29959/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習近平威權統治 與歷史潮流背道而馳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6月30日通過港區國安法,當晚深夜11時立即生效,北京駐港「國安公署」和香港「國安委員會」隨即成立。7月3日,第一起國安官司出現,一名24歲男子在1日遊行時,騎著插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撞向攔查他的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國安法已徹底改變香港政局,黃之鋒、羅冠聰等退出「香港眾志」,羅冠聰倉皇出逃,黃之鋒搬家不知去向;年過80歲的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宣布退出政壇,仍被窮追猛打。香港不再是過去自由的香港,已變成大陸嚴管下的香港,所有異見人士都成為鎮壓對象。

港區國安法通過和實施,最能反映北京「威權政府」本質。威權政府有兩大特點:一,黨和領導人至高無上,所有黨員幹部和人民全都須聽黨和領導人指揮,舉國上下都沒有個人意志,全都要學習領導人思想,相信黨和政府,所有異見人士必然受到壓制。二,北京的威權統治,依賴經濟繁榮作為吸引,換取人民不挑戰黨和領導人的權威。

從本質看行為,北京的威權統治必然鎮壓香港的抗爭運動。香港去年「反送中」運動,目的是爭取自由民主,對北京來說,民主自由就是反動,絕不能妥協,必予壓制;更何況,香港和台灣年輕人反對北京干預的抗爭意識可能傳進大陸,威脅中共政權,因此鎮壓是必然的。

北京不顧西方自由世界反對,快速通過和落實國安法,後續問題是:北京的強硬能維持多久,威權統治能長久維持下去嗎?

一,2015年去世的新加坡資政李光耀,是亞洲威權政府的大宗師,他所建立的「威權資本主義」(authoritarian capitalism),正是「中國模式」的藍本。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鄧小平進行政經改革,曾受到李光耀巨大影響。新加坡模式被譽為統治21世紀的「亞洲模式」。李光耀建立的威權政府,也有上述兩大特色,一,他建立的人民行動黨,控制新加坡半世紀,一直壓制異見分子,並反對多元民主;二,創造經濟奇蹟,1960年新加坡國民平均所得只有500美元,到李光耀去世前,增至5.5萬美元。

習近平的威權統治比鄧小平更進一步,也更獨裁。他2012年上台後逐漸將黨政軍大權集中一身,2018年初更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準備長期掌權;他又將「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將自己變成「黨核心」,全黨全國由他一人領導。

在香港問題上,習政府2014年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正式宣稱「全面管治」香港;同年8月,由人大常委會通過取消特首普選,港人發起「占中」運動,爭取普選,但北京寸步不讓。2019年反送中運動爆發,北京的壓制政策沒有改變,在半年中逮捕了9000人。北京未能通過「送中條例」,於是改推出港區國安法,鎮壓異己的政策一直沒有改變。

西方國家3月中旬爆發疫情,特別是美國疫情由3月持續至今;美國忙於疫情和挽救經濟,川普又對北京購買美國農產品有所求,北京因此判定,此時正是對香港出重手打擊的良機。

二,李光耀去世至今五年,新加坡政局發展和威權模式是否生變,正是北京及莫斯科關注所在。7月10日,新加坡將舉行大選,一院制的國會共有93個議席,贏得過半數的政黨可組織政府,預料控制大局的人民行動黨不會受到重大挑戰。

但這次大選共有11個政黨192人參選,反映自李光耀去世以來,新加坡社會逐漸趨向多元開放,已經開闢出政治新天地。如果多元開放的討論持續下去,李光耀一手建造的威權模式,不難在10年或20年內出現顛覆性變化。從歷史大潮流看,威權主義只是過渡性,不可能成為與民主制度長久抗衡的制度。

借鏡新加坡模式的「中國模式」,也可能走上同樣的道路。經濟出現奇蹟後,GDP大增導致人民生活比以前富裕,但物質生活得到基本滿足後,人們必然追求精神價值,這是新加坡人追求多元開放社會的基本原因。當今社會互聯網發達,民主自由的資訊極易取得,人民可以出國留學和旅遊,中產階層對精神價值的覺醒是必然的發展。

習上台前,北京推行鄧小平的集體決策領導制,以共識治國,最高領導人還有任期限制,這兩大因素是權威不致動搖的重要原因。但鄧小平這兩項重要設計都已被廢,威權能否維持下去,將是個大問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