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29862/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紐約堂食關閉3個月 皇后區華人餐廳走出戶外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貝爾大道的一鼎鍋在疫情期間被迫關閉兩個月,終在4日迎來了戶外餐廳計畫,可以面對面服務顧客,圖 大廚金敬雯照護顧客。(記者牟蘭/攝影) 貝爾大道的一鼎鍋在疫情期間被迫關閉兩個月,終在4日迎來了戶外餐廳計畫,可以面對面服務顧客,圖 大廚金敬雯照護顧客。(記者牟蘭/攝影)
與「戶外餐廳」只有一街之隔的上海豫園也申請許可,在戶外擺上桌椅。(記者牟蘭/攝影) 與「戶外餐廳」只有一街之隔的上海豫園也申請許可,在戶外擺上桌椅。(記者牟蘭/攝影)

新冠肺炎疫情重創紐約餐飲業,所有餐廳至少關閉堂食三個月,單靠外賣支持生意;貝賽貝爾大道上幾家華人餐廳,於4日國慶節迎來「戶外餐廳」,雖然顧客人數不如疫情前,但可以坐下來用餐喝飲品,讓貝爾大道重新熱鬧,店家希望這道新的風景線,幫助當地經濟盡快復甦。


影音來源:記者牟蘭

貝賽兩條街日前入選市府的「戶外餐廳」計畫,39大道與41大道間的貝爾大道(Bell Blvd.)以及214大道(214th Place)與貝爾大道間的41大道,從4日起至今年9月4日(周一)的勞工節(Labor day)期間,每逢周五傍晚、周六下午5時到晚上11時與周日中午到晚上10時,開放車道讓店家擺放桌椅,相關路段禁止除緊急車輛外的其他車輛通行。

貝爾大道39-32號「一鼎鍋」(East Meets West)加入市府「戶外餐廳」計畫,經理王浩菲表示,加入計畫並非免費,擺放植物、雨傘都需額外支出,否則將面臨市府一次1000元的罰款,「一顆植物就要800元,遮陽傘以及租用桌椅,大概1萬元左右」。

由於戶外街道只能容納四張桌椅,即使坐滿,也只有20%的客源回流,但王浩菲表示,能夠面對面服務客人,就備感欣慰,看到貝爾大道重新熱鬧,變身一道新的風景線,又可以重新服務客人,讓她對未來充滿信心。

與「戶外餐廳」計畫只有一街之隔的上海豫園餐廳,也申請在路邊停車位置擺放桌椅;為了阻隔車輛的廢氣與噪音,店家特別加高隔擋植物的高度,4日下午5時30分左右,就在戶外設啤酒等飲品檯子招攬顧客。

在貝賽居住超過20年的羅波慈(Elly Lopez)4日前往貝爾大道的一家酒吧消費,她說,疫情期間一直待在家中,現在疫情趨緩,希望以外出用餐的方式,慶祝佳節。

華人餐飲店能走出戶外,這一步來得不易。以「一鼎鍋」來說,該店於去年11月開始營業,融合東方火鍋與西方飲食,很快在當地打響名號,受到華裔與外族裔的青睞,登門顧客外族裔與華裔各占一半;今年2月新冠肺炎在中國最先爆發,王浩菲說,生意受到波及,很難看到亞裔顧客身影,3月中疫情在紐約爆發,只能暫時關門,完全沒有收入,因此和房東商量,只支付部分房租。

王浩菲表示,關店的兩個月中,店中的大廚金敬雯義務為醫院的前線人員贈送便當,用另一種方式支持抗疫;她說,當薪資保護貸款計畫 (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PPP) 獲批後,她償還了部分房租,並更改菜單,把主打從火鍋改為便當與西餐,開始提供外賣業務,重新營業。

雖然開展外賣業務,但王浩菲說,因中間平台抽取佣金等原因,收入至少減少了75%;不過,幸運的是,她的店被畫入「戶外餐廳」計畫,可以在車道上擺放桌椅,「鄰居都加入,我們不想放棄(這個機會)」。

貝爾大道的一鼎鍋在疫情期間被迫關閉兩個月,終在4日迎來了戶外餐廳計畫,可以面對面服務顧客。(記者牟蘭/攝影) 貝爾大道的一鼎鍋在疫情期間被迫關閉兩個月,終在4日迎來了戶外餐廳計畫,可以面對面服務顧客。(記者牟蘭/攝影)
貝賽貝爾大道4日起變身戶外餐廳,成為當地新的風景線。(記者牟蘭/攝影) 貝賽貝爾大道4日起變身戶外餐廳,成為當地新的風景線。(記者牟蘭/攝影)
貝賽貝爾大道4日起變身戶外餐廳,成為當地新的風景線。(記者牟蘭/攝影) 貝賽貝爾大道4日起變身戶外餐廳,成為當地新的風景線。(記者牟蘭/攝影)
貝賽貝爾大道4日起變身戶外餐廳,成為當地新的風景線,一些店家聘請樂隊吸引客源。(記者牟蘭/攝影) 貝賽貝爾大道4日起變身戶外餐廳,成為當地新的風景線,一些店家聘請樂隊吸引客源。(記者牟蘭/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