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2915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竹器相伴舊時光(下)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小時候與我們相伴的玩具還有很多,如竹篾架子紙糊的風箏、花燈;蟈蟈、紡織娘的居室──竹篾籠子;去溝渠、小河邊摸魚捉蝦時繫在腰間的小魚簍;模仿戲曲演出時手持的竹刀、竹劍、竹槍等等。這些結構簡單的竹子玩具,都是就地取材、自家製作,讓我們的童年充滿了無窮樂趣。

農村老家的日常生活用具也多是竹器,如堂屋裡的桌椅、櫃子,廚房裡的菜籃、菜櫥、蒸籠、吹火筒,採桑用的大籮筐,養蠶的大小蠶匾,挑土挑肥料的簸箕,篩米的篩子,晾曬穀物的曬墊,擔重物的扁擔、扛棒,養雞鴨的籠、圈等等,無一不是竹製的。

在這麼多竹器用品中,與我小時候身心最契合的是竹椅子、竹桌子和竹榻。

竹桌竹椅很輕便,夏天吃晚飯,母親把它們搬到戶外庭院,擺上飯菜,一家人圍著涼兮兮的竹桌而坐,在四下牆邊竹叢瀟瀟有聲的清風吹拂下,從從容容地享用農家菜肴。

家裡一張竹榻,寬而大,竹篾排列細密,針也難插,不知用了多少年,油光鋥亮,呈紫褐色。晚飯後洗過澡,母親搬出竹榻,在庭院中搭好,並把它擦得乾乾淨淨,我和哥哥立即爬上去,或坐或躺,有時還趁空檔翻翻筋斗。

夜深了,回屋去睡,舒舒服服地枕著竹枕,躺在竹篾涼蓆上。這涼蓆,是請本鄉最好的篾匠師傅來家裡編織的。我曾見他從我家竹園砍來黃綠色淡竹,劈成竹片,分成篾片,削成篾絲,再經浸泡、蒸煮等工序後,以手工精心編織而成,質地細密均勻,柔滑如帛,潤軟涼爽。躺在其上,就像徜徉在一條波瀾不驚的河流之上,身下有徐徐清風吹拂的涼意,頃刻就酣然入夢。

父親到縣城工作後,我們搬到鎮上去住。家用竹器如影隨形,仍然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難以分離。

住家附近有一戶「文藝之家」,常常從屋內傳出二胡、笛子、琵琶等樂器的吹拉彈奏聲,引得行人駐足聆聽,也使哥哥和我對樂器產生了興趣。

恰巧不久之後,城裡開城隍廟會,哥哥花三角錢買了一把胡琴。我看中了一管笛子,握在手裡感到分量很輕,心裡正懷疑這一尺多長淡黃色的細竹管真能吹奏出美妙的音樂嗎?那個賣笛大爺善於察顏觀色,用同樣的竹笛吹出了輕快而動聽的秧歌舞曲。這是活廣告,我便以一角三分錢買了下來。

俗話說「新箍馬桶三日香」,竹笛買來後,我愛不釋手,隨身帶著,一有空閒就橫持吹奏。最初只能吹出「嘟嘟」的聲響,後來在哥哥的指導下,從最簡單的兒歌曲子學起,只要能讓音符成調的歌曲從笛孔裡發聲出來,我就興高采烈。

哥哥買的二胡,除了琴弦、弓毛、和琴皮,其餘構件如琴筒、琴杆、弓杆、弦軸和琴碼等,均由竹製成。哥哥請教了會拉二胡的音樂老師,開始苦練基本功。沒多久,他就會用右手正確地持弓運弓,左手熟練地按弦換把,先後學會三種不同定弦的曲子。

我見二胡這玩意兒,也蠻好玩,就央求哥哥也教我。自此,空閒時間,吹吹竹笛、拉拉二胡,調節了緊張的學校讀書氣氛,生活更充滿樂趣。

全靠這次買了二胡與笛子,哥哥後來成為學校小樂隊的胡琴手;我在班級和年級表演文藝節目時,經常被推上台吹吹竹笛、拉拉二胡,濫竽充數地成了「文藝積極分子」。

包羅萬象的竹器,在悠長而緩慢的舊日時光,風行盛極,不僅在日常生產生活中隨處可見,而且能豐富人們的文化娛樂健身活動,伴隨我們度過青蔥歲月。隨著時代的發展,機器生產的金屬和塑膠製品大量面世,質輕而價廉,逐漸取代了竹器,竹編手工業在不知不覺中走向式微。老一輩人曾經須臾不可或缺的竹器,如今在不少年輕人眼中已經成了老古董。

而我至今仍然使用著家鄉帶來的竹籃、竹籮、竹蒸架、竹墊、竹椅等。保存至今油光鋥亮的舊竹蓆,雖已消失了竹子的原色,卻滿含歲月的痕跡、時光的韻味,讓我難忘家鄉的竹園,難忘快樂的舊時光。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