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2746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星空

去年八月初,我們一家第二次去了維吉尼亞州的天然橋鎮(Natural Bridge)。小鎮位於山中,以一座巨大的天然石橋得名,石橋所在地也被設立為州立公園。

吃完晚飯,我們打算像第一次來時一樣去石橋處看燈光秀。然而問旅館前台,才得知那晚無此活動,取而代之的是每月兩次的觀星活動(star gazing)。

觀星晚上九點開始,在天然橋公園的另一處野餐地進行。前台說,從旅館出去,開車上小鎮唯一一條大路,觀星處就在路的左側,入口處有暗綠色圍欄。

按著這信息,我們上了路。夏天日落時間是八點半,那時八點四十五,天已經暗了,沒有路燈,手機上也查不到觀星處的地址,我們能找得到嗎?觀星又是怎樣的活動?多少人會在那兒?我一無所知。我們計畫在天然橋鎮只住一夜,若是錯過,以後恐怕也不會再來。我又轉念一想,找不到也無妨,旅遊的魅力就在於未知。

我們的車彷彿一葉孤舟,浮在黑暗的汪洋,兩束燈光暈開,更令人產生一種夢幻、恍惚的感覺。開過三、四里地,哪有圍欄的影子?大家決定放棄了,調轉車頭向旅館開。片刻之後,丈夫突然說剛經過之處瞄見一小片空地,可以去碰碰運氣。好在路上沒有車,我們再次調轉方向。

果然開進去幾米,看到了圍欄,在夜色中難以分辨顏色。草地上已經停了幾輛車,我們下車往裡走,看見一位拿著手電筒、穿著公園制服的女士。一定就是這裡了!女士迎上來問我們是否來觀星,並說順著前方的小路走幾百米即可到達活動場所。

這時兒子帶的手電筒派上了大用場,在這一小束光的引導下,我們順著那條爬坡的羊腸小道,撥開散亂的野花野草,走到一大片空地。有一位穿制服的男士在講話,十幾個遊客分坐在幾張野餐桌上。我們坐在最後一張桌上,這時,正好九點。

那工作人員介紹了活動,給每桌發瞭望遠鏡,並指引我們識別星星。這時的夜空只有幾顆特別明亮的星星。隨著時間推移,天黑透了,越來越多星星出現,閃閃爍爍,層層疊疊,如鑽石,如燈盞。原來星星們就在那裡,只有黑得徹底的夜空才可以令它們顯現!我驚嘆,這是我們平常頭頂的夜空嗎?此刻如果我還在兩百英里之外的家中,抬頭望見的,一定也是這個夜空,但一定也不是這個夜空。

工作人員又指引我們尋找星座。他推薦了一個識星座的手機應用程式,大家紛紛下載,對著天空辨認,樂此不疲。我們這一小群人從四面八方聚到這裡,彷彿與世隔絕,也被世界遺忘了。只有低低的說話聲迴響著,更襯出四野的空曠。

沒料到,在山中,我們與浩蕩的群星相遇,聽到那麼多星空的知識。這是一個普通的夜晚,也是一個不尋常的夜晚。我的思緒向上飄,向上飄,夜空多麼高遠,無法企及,它沉默、冷靜,可在意此刻在地上仰頭驚嘆的我們?面對浩瀚神秘的星空,我心生敬畏,只嘆宇宙的博大、人類的渺小。

不記得上次看到那樣的星空是什麼時候?又是從何時起,我已不再期待星星閃爍的夜空了?人間的燈火是文明,也成了光污染,阻隔了我們與星空之間的通路,凡事都有代價。

但願我常常記得,在塵世之上有那樣的星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