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2739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海中白象(二○)

到了廚房,我想喊我爸一起進來。一張口,辛辣的氣味狠嗆進喉嚨。我忍不住劇烈地咳嗽起來,耳邊聽到老爸的咳嗽聲……

幾分鐘之後,廚房已經充滿濃煙,再也不能待了。我視線模糊,眼淚、鼻涕像下雨一樣,跌跌撞撞再次衝出廚房,往門廳裡走。走到門廳時,視線模糊得連門把手都看不清,我雙手摸索著,打開了前門,邁出門幾步,一頭栽倒在草地上。頭和胸都劇烈地疼痛著,但嘴裡呼吸進草地上的空氣,已經好了很多。我臥在草地上,把頭微微側向一邊,可以好好呼吸周圍甜蜜的空氣。

幾隻手抓住我的胳膊,狠狠把我從草地上拖了起來,朝院子外飛奔,一直拖到警車後面的安全地帶才把我放下。坐定後待視線恢復,可以看到幾個警察戴著防護面具,躲在另一輛警車後面,嚴陣以待,一動不動。唯有其中一個,往我這裡轉頭看了一下。看身形,我認出那是梁彼得。他們每一個人手裡都有槍,槍口對著小屋的方向。

高音喇叭的電磁干擾聲打破了屋外的安靜,然後聽到梁彼得被喇叭放大的聲音宣布:「他出來啦!」

我半立起身體,朝我爸家的前門看。大門洞開,灰色的煙霧裡,出現我爸佝僂著的身影。他臉上蒙著一塊什麼布,幾乎遮了整個臉。若不是從那熟悉的屋裡出來,我根本認不出這是我爸。

忽然喇叭裡一聲尖叫,「槍,他端著槍!」恐慌感淹沒我們這些汽車掩體後躲著的人。接著聽到劈里啪啦推子彈上膛的聲音,近處、遠處都是,我辨不出方向。

我的腦海一片空白,突然我大喊一聲:「爸爸!」一個躍起站起來朝他跑了過去,四周的警察「啊」地驚叫著。

我的身後是一陣奇怪的猛烈熱辣的風聲,那風帶著千軍萬馬的爆裂把我撲倒。(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