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27239/article-link/

首頁 台灣

新聞評論/民進黨那只布袋 公的、私的都敢收

民進黨2日在立法院強闖通過《農田水利法》,除明訂水利會由公法人改制為「公務機關」,會長改為官派,原屬水利會之土地、水權一律轉移為國有。民進黨清算國民黨,好歹還透過「黨產會」這隻黑手居間操作;但對付水利會卻省了這道程序,直接立法將水利一切業務充公、財產收歸國有,何其粗暴!

對水利會職權和資產如此強取豪奪,民進黨表面的說詞堂皇:水利會改為公務機關是「升格」,可避免被地方派系把持,農民照樣享受灌溉之便,政府也會持續改善水利設施。但民進黨沒說出口的盤算是:全台17個水利會長全部改為官派,日後選舉就更便於掌控基層農民動向,150萬名水利會員皆成囊中物。民進黨沒有回答的大哉問則是:消滅公法人,剝奪農民的自治權,合乎民主進步的價值嗎?任意「沒收」水利會的民間資產,蔡政府覺得這樣的霸道立法沒有違憲嗎?

對於打慣順風牌的蔡政府而言,四年多來利用完全執政做了許多踰法濫權的事,不僅自鳴得意,更將這些作為美其名為「改革」。但是,如果改革就是像推土機一樣推倒眼前的障礙物,卻不必計較是非黑白或追究法理人權,這跟濫權、威權有何兩樣?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除了水利會成員和國民黨、民眾黨表示異議,更有多位綠營人士包括林濁水、蘇煥智、陳昭南等人公開反對,認為這不僅踐踏民間自治權,更非法侵占農民組織的共同資產,是反民主的集權作為。目前水利會已登記之資產約3000公頃,尚未登記的土地仍有1.2萬多公頃,蔡政府將這些土地及百年來農民辛苦開墾之灌溉系統一舉「收歸國有」,連最基本的「徵收」程序都略過,根本就是劫掠。

試想,連這些參與民主運動多年的民進黨人士,都無法苟同蔡政府強徵水利會資產的惡行;那麼,今天掌握權力的這些民進黨人,為何卻不覺得自己的行為不妥?他們把自己當初追求的理想和信念都拋棄了嗎?最諷刺的是,這項粗暴立法,是由出身「台灣農村陣線」組織的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一手主導。一個原以推動農運為理想的人,一旦入朝為官,就搖身變成政客的馬前卒,親手毀壞農民自治、掠奪民產而不以為意。陳吉仲的政客化,又意味著什麼?

民進黨對於權力的無盡胃口,大到令人難以想像。除了農田水利會長將改為官派之外,民進黨立委蘇治芬5月間提案修改《農業法》,要求將三分之一的農會理監事改為官派。3月間,則是綠委鄭運鵬提案修改《地方制度法》,要求廢除全台鄉鎮市長及鄉鎮民代表的選舉,全部改由官派。由此可見,水利會長改為官派,其實只是一個小小的線頭;民進黨更大的目標,是要消滅所有的地方自治機構,全部改由中央來分封官員,從農民組織到基層機構一個都不放過。如此一來,中央政府的權力將大到不可想像,而原來保存著地方草根民主力量的鄉鎮選舉,則將全部遭到閹割。那樣的台灣,將是什麼景象?

民進黨對於權力的無盡胃口,還表現在對獨立機關的鯨吞蠶食。獨立機關的中選會,由中央指派李進勇出任主委,表面上退出黨務,實際效忠的就是民進黨。獨立機關的通傳會(NCC),蔡政府最近規畫要將其改組為「數位發展部」,變成專打不實消息的公務機關,這在為誰服務?更遑論,黨產會和促轉會一面快速「東廠化」,一面還要延長其存在期限。這也說明,包括「口罩國家隊」在內,近期各種國家隊爭相出檯,完全不是意外演出。

蔡英文是不是「大政府主義」的信徒,我們仍不清楚;但在她的治理下,國有化、集權化的傾向正傾巢而出。民進黨那只布袋,什麼公的私的都敢笑納,依然不滿足。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