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2573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吃的習性

小時候媽媽總教我們要把碗裡東西吃乾淨,不然以後結婚對象會像滿臉有一粒一粒米的麻子,孩子們都相信,一來是因為剛學了唐詩中的「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相信浪費上天的賞賜是會受到懲罰的,每次都乖乖地把碗裡的東西吃得乾乾淨淨。偏偏坐我隔壁一位嬌氣的女同學不信邪,總有東西留在午餐的便當裡,我一直為她擔心,以後嫁給麻子怎麼辦?她回說,現在沒有天花了,哪來的麻子?說得也是。後來再見面時,看到她的另一半是一個滿臉青春痘疤的男生,似乎應證了我媽媽說的話。

中學時都自己帶飯,學校有代蒸便當的服務。中午大家圍著書桌一起吃幸福便當,聊著夢想,描繪未來,分享家家不同口味,真是有趣美好的記憶。仔細觀察不難發現,芸芸眾生的飲食習慣都有其特別的行為儀式,堅持著莫名喜好與習性。有位一絲不苟的女生,每一口飯都要排列整齊才吃,吃饅頭要剝皮,東西入口時喜歡講求「順序」,餃子先吃餡再吃皮,酥餅一層一層剝著分開吃。有人對蔥、薑、蒜等辛香料有意見,菜裡放了蔥花,堅持一粒一粒挑起來。有人喜愛嘗鮮,有人可以一直吃一成不變的東西。有超愛吃蛋的人,什麼樣的蛋都愛,荷包蛋、滷蛋、白煮蛋、蘿蔔乾炒蛋、蒸蛋,都愛,就是不吃魚。也有人從小到大吃任何東西都不沾醬料,覺得沾了醬料就失去食物的原味。反其道而行者是什麼都沾醬,亂沾一通,吃香蕉沾番茄醬,胡蘿蔔塗巧克力醬,芒果灑上辣椒粉,旁人看起來,感覺那些味道超可怕的!

有人吃飯一定要配「話」,不然要看包便當的報紙或讀雜誌,沒辦法只專心在食物上。更有人吃東西喜歡先苦後甜,把最愛吃的菜留到最後才享受,就像一盤花生要留最大粒的最後吃,才算餘味無窮、圓滿結束。吃東西的習性有這樣種種的差異,十分有趣。

那時我們都要讀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有一位同學發現《論語.鄉黨篇》有沒被選的材料,竟然是講述了孔子十幾種「不食」的情況,孔夫子吃的習性比我們班上同學挑剔太多了,比如「失飪,不食」(煮得不好不吃);「割不正,不食」(切得不合規格不吃);「色惡,不食」(色澤不對不吃);「臭惡,不食」(味道變了不吃);「不得其醬,不食」(調味料不對不吃);「不時,不食」(時間不對不吃);「沽酒市脯,不食」(從市場上買來的酒和熟肉不衛生不吃);「席不正,不食」(坐席擺得不端正不吃)。再加上「食不語,寢不言」(吃飯不能說話,睡覺前不能聊天),聖人的禁忌真不少。

每個人對於吃,都有很頑固的信念,對食物的癖好與小時候飲食習慣有很大關連。有位同學被指非常偏食,不吃苦瓜、香菜、九層塔,後來發現不是她的錯,是她媽媽不喜歡吃這些東西,也就不買、不做、不出現在餐桌上。一般人對於不常吃的食物,本能反應是口感不適應,長大後也就不碰這些東西。除了不吃苦瓜、香菜、九層塔,這位同學還從家裡練就了「不吃虧」、「不吃你這一套」的處世之道。(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