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25336/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別了,永遠的江姐

「烈火中永生」劇照:江姐和戰友許雲峰相互攙扶著走向刑場。(取材自微信) 「烈火中永生」劇照:江姐和戰友許雲峰相互攙扶著走向刑場。(取材自微信)
于藍與田壯壯。(取材自新京報) 于藍與田壯壯。(取材自新京報)

中國演員于藍日前在北京去世,她曾在電影「烈火中永生」扮演經典角色「江姐」而聲名大噪。于藍年輕時作為「22大明星」非常耀眼,60歲後組建、領導兒童電影製片廠,是中國兒童電影界的旗幟性人物,夕陽時期還能這麼絢麗,很少見。

2020年6月27日午夜,導演尹力看到了導演田壯壯發的朋友圈:「媽媽走了,現在你的感官不再起作用,你的心獨立,赤裸,清明且處於當下,你以前從未經歷過,現在體驗的一切,這即是佛。」

尹力記得,3月時,他和老同學陳凱歌、田壯壯聚會,田壯壯告訴他們,醫生很有信心,希望能發生奇蹟。

早在2月,就傳過一次「于藍去世」的消息,後經證實是誤傳,只是深度昏迷。但這次,奇蹟沒有發生。

•官方背書 榮膺「22大」明星

于藍拍的第一部影片是1949年的「白衣戰士」,扮演中國的「南丁格爾」、醫療隊長莊毅。她才知道,銀幕和舞台不同。她被認為沒有「開麥拉face」(上鏡的臉),一舉手一投足都不知所措,十分苦惱。

1950年,于藍進入北京電影製片廠,在「翠崗紅旗」中擔任女主角。在畢業於耶魯大學戲劇研究院的知名導演張駿祥的指導下,她打開了銀幕視覺,開始體會到視覺藝術的魅力。

1951年3月至4月,新中國進步影片第一次大規模展映啟動,展出了「翠崗紅旗」、「白毛女」等27部影片。張平、于藍、田華等出身解放區的「文藝戰士」集體亮相,躍上新中國舞台。這一年,于藍登上了「大眾電影」的封面。「謙虛、質樸而又真誠」,成為她的形象特質。

50年代,于藍還出演了「龍鬚溝」、「林家鋪子」、「革命家庭」。尹力說,于藍的身分與「龍鬚溝」、「林家鋪子」等影片中的底層勞動婦女有一定距離,但是她貢獻出了教科書級別的演出,戲份不重分量重。

田壯壯則說,相較於母親擔綱主角的影片,「林家鋪子」和「龍鬚溝」更打動他,因為這兩個角色更難處理,超出她的生活經驗範疇。

60年代初是困難時期,國民經濟面臨調整,在電影界則提出培養「無產階級的明星」。1962年4月,22位「新中國優秀電影演員」誕生,俗稱「22大明星」。

名額被首先分到四大電影製片廠,上影廠最多,其次是北影廠、長影廠和八一廠,各廠自行篩選後上報。其中既包括趙丹、白楊、秦怡等解放前已成名的上海灘明星,也包括張平、于藍、田華等解放區文藝戰士,還有祝希娟等新中國培養的青年演員。于藍獲選時,已經43歲了。

一時間,全國各大影院都懸掛起22大明星的巨幅照片。8個月裡,北京市美術公司銷售了71萬張明星照。但風氣很快變化。1964年9月,電影局下達「關於撤銷影院懸掛電影演員照片的通知」,改革開放前唯一一次被官方背書的追星潮就此結束。

•善於思考 江姐一角植人心

1961年冬,于藍從中國青年報上讀到連載的小說「紅岩」,被深深吸引。不久,她接到副導演歐陽紅纓和多次合作過的導演張水華的電話,三人一拍即合,開始籌拍這部片子。

劇本三易其稿還是不行,最後終於說服了夏衍來幫助完成文學本。在廣東休養的夏衍用3天時間聽他們講完材料,忽然問:「你們怎麼不寫江姐?」一周後,夏衍的文學本出來了,把本來只有兩場戲的江姐改成了貫穿全劇的主要人物。

起初,于藍看了這個劇本後並不滿意,覺得不像小說那樣感人,革命的勁頭寫得不夠足,許多精彩鬥爭沒有寫進去。日後回想起來,她覺得自己當時真是「左」得可觀,文藝知識又極其淺薄。事後她從幾代人的口碑中逐漸明白,夏衍才是真正的行家裡手。

于藍琢磨出,江姐感情豐富而熾熱,又有著超出常人的冷靜與從容。她努力捕捉這兩種色彩的反差,終於找到了江姐的沉靜氣質的根源:善於思考。

北京電影學院57級表演班的劉詩兵當時已留校任教,帶著學生去北影廠的外景場地看于藍拍攝這部片子。

那是一場江姐看到丈夫的頭顱被懸掛在城牆上的戲。于藍被澆得渾身濕透,但是拍完了仍然留下來幫著收拾場地電源線,沒有馬上離開去換衣服、卸妝。此後很多年裡,劉詩兵多次對學生們回憶起這一幕。

劉詩兵說,于藍扮演江姐,有她得天獨厚的條件,一是她的形象、年齡、氣質都與江姐接近,二是她的革命經歷使她能很好地理解和把握這個角色。每個角色的創作,最終都要從自身找到和角色共同的東西。

•文藝黑線 慘被批鬥吞安定

1964年12月,拍攝工作結束,工作樣片也已經周揚和林默涵審過。忽然有一天接到通知,「江青同志」要來看片。

江青一身黑色斗篷到來。審片時,她說許雲峰的氣質不對,又說江姐沒有英氣,簡直像個小教員,影片太糟了,小改沒用,就這樣上映,供大家批判吧。

影片以「烈火中永生」之名上映時,文藝界已開始批「夏陳(荒煤)路線」,編劇沒有署夏衍之名,而用了「周皓」這個筆名來代替。

不久,于藍自己也成了「文藝黑線代表人物」。「烈火中永生」副導演趙元總是被叫去陪鬥。她回憶,于藍總是淡然地由著造反派押進押出,批鬥回來就躺在鋪板上,悄悄吞一片安定,掏出一塊小手絹往臉上一蓋睡覺,養精蓄銳準備迎接下一次衝擊。

•投身童影 餘生最後牽掛

1981年,中央工作會議號召「全黨全社會都要關心少年兒童的健康成長」,文化部黨組決定成立北京兒童電影製片廠(後改名為中國兒童電影製片廠),推薦年屆60的于藍為廠長。

八一電影製片廠的盧剛調來童影廠做導演時,北影廠只有6個人,兩間辦公室。

盧剛說,「22大」老藝術家他接觸過一半,年輕一代的演員更接觸過很多,于藍是最好打交道的。她辦事不來虛的,沒有架子,讓無職無權的普通人感到親和。

童影廠分管技術的副廠長谷守利回憶,兒童電影的發行很難,為爭取發行渠道,于藍經常去尋求鄧穎超、康克清等老領導的支持。

1999年,童影廠等8家單位合併成立了中國電影集團公司,童影廠的員工被打散分到各個部門,生產任務也轉而由集團下屬的第三製片公司承擔。第二年,79歲的于藍正式退休,依然擔任中國兒童少年電影學會名譽會長。這年2月,她給朱鎔基寫信,呼籲要保護民族品牌。

童影廠的品牌維護,成了于藍餘生都未曾放下的牽掛。

童影廠撤銷後,與于藍同住一棟樓的谷守利經常看到于藍家燈火通明。她的身邊圍繞著很多兒童電影從業者和愛好者,「那一幫人都是兒童電影狂人」。

•簡樸生活 酬勞全捐孤兒

退休後,于藍應邀在黃宏導演的兒童影片「二十五個孩子一個爹」中友情出鏡,這是她自28年之前參演「偵察兵」後首次出鏡,得到了平生最高的2萬元人民幣酬勞。拿到酬勞後,她直接去銀行把錢捐給了吉林省白山市孤兒院。

于藍的家陳設樸素,牆上掛著于藍和周恩來、鄧穎超的合影,還有已故愛人田方的照片。她70多歲時開始學電腦,有不懂的地方就給住在樓上的盧剛打電話,請他下樓來教她。

于藍每天都要畫畫,在樓道裡鍛煉。她說人活著就是要順應自然規律,保持心情愉快、心態平和,簡簡單單地生活,死而無憾。

2018年,97歲的于藍出演了為紀念抗戰勝利73周年而拍攝的「那些女人」。雖然戲份不多,但她開心極了。她說:「還能演戲,真的太好了!很想再演下去。」

于藍飾演程娘子。(取材自微信) 于藍飾演程娘子。(取材自微信)
于藍曾在电影「烈火中永生」扮演經典角色「江姐」。(取材自微博) 于藍曾在电影「烈火中永生」扮演經典角色「江姐」。(取材自微博)
于藍。(取材自1905電影網) 于藍。(取材自1905電影網)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