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2365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兩、三個家庭合體 DIY夏令營走紅

兩、三個家庭攜手自創夏令營,是很多家庭今年的選擇。(美聯社) 兩、三個家庭攜手自創夏令營,是很多家庭今年的選擇。(美聯社)

雖然很多夏令營努力從新冠肺炎疫情的陰影中走出,以遵守美國疾病防治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簡稱CDC)的安全規範為前提,在這個夏季照常推出實體營地,但仍有家長擔心人員過於集中、存在健康隱患,轉而邀請好友或鄰居DIY夏令營,兩、三個互相信任的家庭「抱團兒」,既容易隨時掌握孩子的身體狀況,又可以靈活安排活動內容和時間,成了疫情下催生的獨特風景線。

Kristen Johnson是佛州一名律師,也是一位有著三個孩子的母親,日前她就邀請了另外兩個家庭,在南卡租下三棟小木屋,為三個家庭的共計七個孩子打造了一處迷你營地(mini camp),由其中一個家庭的媽媽來做輔導員(counselor),每天帶著孩子在固定的時間開展釣魚、尋寶等活動,她自己則能空出時間來工作。

這三家的媽媽們表示,自從3月中旬疫情大規模爆發以來,就嚴格限制孩子外出遊玩,不允許他們和其他的小朋友到彼此的家裡玩、或者到外面的公園玩;不過隨著疫情的緩解,確實應該逐漸回到大自然和現實世界中去,讓孩子們能重新學習、玩樂和社交。

熟悉家庭「抱團」

費城兒童醫院(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的兒科醫生David Rubin表示,雖有疫情發生,但完全與世隔絕非常難做到、也不建議那樣做,持久性地隔離對孩子的自身發展並不好,需要向外界傾倒壓力,且到戶外玩一下所面臨的病毒傳播風險,其實比在室內互動小很多。

疫情導致很多夏令營這個夏季無法照常運營,一些疫情緩和的地方雖有部分實體夏令營,但家長並不放心把孩子送去,然而又有托管孩子的需求,在這種大環境下,DIY夏令營今年也就變得格外受歡迎起來;兩、三個互相熟悉的家庭聚集在一起,比照實體夏令營的活動安排,再加以個性化的調整,還可額外聘請大學生或之前擔任過夏令營輔導員的人加入,照樣能為孩子打造豐富多采的暑期活動。

和鄰居或朋友一起辦夏令營更放心,彼此之間可隨時掌握孩子的健康狀況。(美聯社) 和鄰居或朋友一起辦夏令營更放心,彼此之間可隨時掌握孩子的健康狀況。(美聯社)

民調公司CivicScience最近一項約1400名家長參與的調查顯示,有近60%的家長透露,想在保持社交距離的同時擴大交際圈;哈佛大學陳曾熙公共衛生學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暴露評估學(exposure assessment science)的助理教授Joseph Allen說,如果自己過去一段時間都特別小心、做到了盡量減少和外界的接觸,又有信得過的朋友或鄰居也在謹慎防護,就可以考慮「抱團兒」了。

「家庭營」成趨勢

家住馬里蘭的Ingrid Lund是一名健保顧問,兩個孩子一個七歲、一個五歲,考慮到疫情的影響,她決定今年不再送孩子去夏令營,但又確實為看護孩子頭疼,「如果白天不給他們安排一些事做,我估計我會瘋」;有天她遇到一名曾經做過保母的學生,剛剛高中畢業,本來要去夏令營當輔導員,誰料夏令營因疫情取消,她便邀這名學生來幫忙照看孩子、陪孩子玩。

空間大、有後院的家庭,完全可以自己、或者和鄰居一起DIY夏令營。(美聯社) 空間大、有後院的家庭,完全可以自己、或者和鄰居一起DIY夏令營。(美聯社)

鄰居的孩子和Lund的孩子是同學,聽說之後也心動,於是兩家人把孩子都交給同一個保母帶,每周約40個小時、費用平分,Lund另為保母提供住宿,為了確保安全,所有人最近還都去做了新冠病毒檢測;「之所以兩家願意一起,是因為我們都很注意防護,現在已經居家避疫幾個月了,是時候進入下一個階段,我也希望孩子能有朋友一起玩」。

一些商家看到各個家庭對夏令營的需求後,也開始推出DIY夏令營的相關指導或服務,像紐約的公司MySuperSitter新打造的六周「家庭營」(HomeCamp),就特別針對互相熟識的一、兩個家庭,上門為孩子提供專業的輔導員和活動安排;每個營地孩子最多不超過六個、輔導員不超過三名,活動時間可以全天、也可半天,內容包括後院遊戲、藝術、手工、運動、瑜伽、戲劇等,所有輔導員都要戴口罩,且每天第一項活動內容必須是和孩子討論疫情期間的安全,提醒他們做好防護。

DIY夏令營時應加入一些戶外活動。(美聯社) DIY夏令營時應加入一些戶外活動。(美聯社)

華裔家長張琳有兩個孩子,在照料孩子的同時還要居家工作,承受著不小的壓力;因為公司福利不錯、經濟條件允許,受DIY夏令營的啟發,她和同住一區的朋友商定,為兩家的孩子自創夏令營,輪流到彼此家中學習和玩樂,「這是我們前所未有的嘗試,覺得這種投資也很值得」;目前兩家仍在擬定活動內容,但已購入了單車、蹦床等設備放在後院,還將視需求尋找高中生或專業老師來做輔導員,「今年對成人來說都已經夠難了,更何況小朋友,希望通過DIY夏令營的形式,給孩子多創造一些輕鬆愉快的體驗,日後回想起來也能對今年多一些美好的記憶」。

紐約華人家長會創辦人、理事會主席朱寶玲表示,空間大、有後院的家庭,完全可以自己、或者和鄰居一起DIY夏令營,為孩子請一名專業老師,上午的時間輔導功課、「不需要很深奧、以啟發為主」,下午開展一些戶外活動,「跑動一下、或者到附近的公園透透氣,哪怕在後院種一些蔬菜,都是現成的、但又非常好的素材,教孩子觀察和了解大自然中的生命」。

空間大、有後院的家庭,完全可以自己、或者和鄰居一起DIY夏令營。(美聯社) 空間大、有後院的家庭,完全可以自己、或者和鄰居一起DIY夏令營。(美聯社)

朱寶玲說,日程可以靈活調整,「如果無法做到一周五天,縮短到三天也行」,重點在於鄰居或朋友之間彼此了解,每個家庭的健康狀況也都知道,統一安排孩子的暑期生活便更放心,住公寓樓的家庭也可以考慮這種方式,但需注意保持社交距離;她同時也提醒,市面上的老師或輔導員質量參差不齊,家長可以聯繫子女所在學校的家長協調員(parent coordinator),詢問是否有老師感興趣,從而找到真正有資質且可信任的老師。

戶外活動不可少

夏令營的一大意義就在於走出家門,夏令營營長Sarah Kotko建議,DIY夏令營的家長不管為子女安排什麼樣的活動,「都應該到室外去」,藝術相關、科學相關、哪怕只是玩電子產品,也可以到外面的大樹下去玩,「走出家門之後,做事情的整個感覺都會發生變化」;充足的日曬對孩子的身體健康也有好處,基督教青年會(YMCA)日間營(day camp)主管Nikki Murray說,缺乏體育活動和日曬會讓孩子無精打采、昏昏欲睡,嚴重的甚至會變抑鬱,所以家長應該多給孩子創造待在戶外的機會。

DIY夏令營時應加入一些戶外活動。(美聯社) DIY夏令營時應加入一些戶外活動。(美聯社)

尋找組團的家庭時不能貪多,以一、兩家為宜,且孩子的年齡要相近,家庭之間應坦誠布公地交流,確保大家的健康意識和衛生觀念都一樣,並在夏令營推出後如何繼續防護、保持社交距離、用餐、室內外活動等問題上達成共識;活動內容方面,可以制定不同的主題和計畫,盡可能豐富多彩、室內外兼顧,正式開營前最好先試行一下,若有任何問題可靈活調整。

Murray強調,大部分家長都沒有DIY夏令營的經歷和經驗,但千萬不用因此過於擔心,疫情籠罩下的這個暑期,最重要是讓孩子忙起來、有事做,而不是多慮忙什麼。

相關報導:

實體變線上,今年夏令營怎麼選?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